第090章 相互误会

    “一会你千万不要冲动!”我慎重的嘱咐陈丹青。

    她嘿笑一声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我和她对视一眼,同时笑了。

    大概在初三的时候,有三个小混子经常劫学生要钱,有一天劫了陈丹青的好朋友。她听说之后,拎着板砖就去了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能让她自己去啊,劈了条凳子腿就就追了上去。追上她我告诉她不能冲动,结果到了那里。听到小混子对她嘴里不干不净的,我自己先冲动了。

    那一回,我在医院躺了三天,差点没被学校退学。幸亏陈丹青的姥爷是学校以前的校长。把事情给我摆平了。那三个小混子也没好受了,以后再没敢在学校附近出现过。

    青葱岁月的回忆让我们两个心中泛起一阵温馨,但是陈丹青笑了笑,脸很快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陈博,以前真没看出来,你挺有种{马潜质的,记得那时候你跟女生说话都脸红啊!”

    “是,千万别跟人说,我曾经纯净过。”我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陈丹青闷哼一声:“你和别人怎么胡天黑地的我不管,宁儿是我最好的朋友,要是你并不是真心爱她,你别碰她!要不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我一手举在眉心,认真的说道:“爱!真的爱!”

    “那苏姗呢?安琪呢?琳娜呢?”她怒视着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:“都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!”我看她扬起手有暴走的先兆,急忙一把拉住她的手,诚恳的说道:“你可能不理解,一个男人怎么会同时爱几个女人?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了!我敢对天发誓,我对她们每一个人都是真心的!我爱宁儿的娇俏,我爱苏姗的聪慧,我爱安琪的单纯,也爱琳娜的热情。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吸引我的一面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把无耻进行到底了!”陈丹青瞪着我,目光渐渐变得复杂起来,叹息道:“我也管不了你了!在这里,没有束缚欲+望的道德和法律,我只希望,你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善良未曾泯灭!记住,我们老陈家已经出了一个陈世美了,你别当第二个……”

    我肃然说道:“若我不死,我不会负了每一个爱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然后我飞快的加了一句:“也不负你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说的太快,陈丹青并没有听清楚,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干笑,忽然伸手,把她头上的一个发卡拿下来。

    那发卡是从海盗船上顺来的,我送给她,她一直戴在头上。

    “以后送你个更好的!”我对她说了一句,把发卡改造了一下,做成了一个简易版的指虎,套在了手指上。

    “我用个什么好呢?”陈丹青四处踅摸,拿了几块石头,放进鹿膀胱里面,晃了晃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礼后兵,先礼后兵!”

    我和她说着话,眨眼间已经快要走出丛林了,这时候我忽然停住了脚步,陈丹青好奇的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示意她不要说话,因为我的听力现在远远超过她,我似乎听到,风中传来了喊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乱而嘈杂,似乎很多人一起发出来的,我急忙攀上了一棵大树,登高望远,我看到了两群人在打架。

    是那些幸存的吸}毒者,他们分成两派,以最原始的方式在搏斗着,揪头发挖鼻孔猴子摘桃什么的,甚至连女人都动了手,乱的实在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那些德国|军人,就站在战局的旁边,冲着人群大声叫嚷着,但是完全没有人鸟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一看,我更加的诧异了,那两艘船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邮轮和海盗船,全都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这是?

    “他们打起来了!”我从树上下来,对着陈丹青说道。

    陈丹青疑惑的看着我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些吸}毒的家伙!不知道为什么打的很凶!”

    “打死才好!”陈丹青对于这些吸}毒者深恶痛绝,因为她听我说过船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要出人命!”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吸|毒者是岛上三股势力中,人数最多的,也是对我们威胁最小的,万一他们死伤一大部分,天知道会再出现什么人,要都是德国士兵这种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我也不明白,德国士兵是怎么=找到我们的准确方位的,而且还悄无声息的潜入,实在是让人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眼前豁然开朗,我和陈丹青走出了密林,眼前是那块被吸毒者开拓出来的空地,黑乎乎的让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过在边缘地带,已经有一些小树丫萌生了头,估计用不了多久,这片土地就会重新蔚然成林吧。

    当我们快要接近战局的时候,德国士兵发现了我们,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,转身向我们跑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碰头了,他们七个分散开,把我们两个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安格斯脸色很难看,冲着我们说了几句,陈丹青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,愕然看着他们,竟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愤怒了,用力攥紧了拳头,我以为他们言辞上侮辱了陈丹青,我的洪荒之力实在控制不住了,大踏步走向安格斯。

    看到我脸色不善的走进,两个士兵挺身挡在安格斯的面前,同样铁青着脸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像是丛林中狭路相逢的野兽,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语言,你死我活就是唯一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陈丹青忽然从后面死死抱住我的腰,用力拉扯我:“陈博,不要冲动!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我闷声道:“不管什么,他们骂你就是不应该!你松手,我教训一下他们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”陈丹青焦急的抱住我用力:“他们没有骂我啊!你怎么会想到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有骂你?”我愕然转头,陈丹青俏脸上写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,他们的武器……还有装甲车……全部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我刚才看到那两艘船没了,就挺纳闷的,不过满脑子想着被偷走武器的事情,也没往深处想,现在听说他们的装甲车都没有了,我脑子里似乎模模糊糊的联想到什么,但是那个想法太可怕了,我绝对不愿意这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问问他们,所有的武器全丢了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陈丹青和安格斯交谈起来,两人说的很快,安格斯很快长大了嘴巴,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用力摇了摇头,做了一个把我们先拿下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他们,我们的武器也丢了,以为是他们偷得。同样,他们的武器,也以为是我们偷得。可是他并不相信我,以为我在说谎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飞快的冲着我翻译,同时握紧手里塞满石头的鹿膀胱。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拳头说话吧!”

    我挺身而出,把陈丹青护在了身后,两个士兵已经冲了上来,这次他们有点不客气,直接挥拳就冲着我的脸打来。

    我双脚猛地一蹬地,加快前冲,他们的两拳打在了我的脸上,我的拳头也同时击中了两人的肚子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被圣泉改造过,他们的打击虽然疼痛,但是我完全可以忍受,可是我的手指上,套着陈丹青的发卡,打在人身上,压强要比拳头大得多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双双倒在地上,捧着肚子不停的呻}吟,我傲然盯着安格斯:“还有谁!”

    如果他们没有武器的话,网吧蛋才怕他们!谁让哥有一副超强自愈的好身板呢!

    那些士兵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一个个一脸义愤的要冲上来揍我。

    安格斯却摆了摆手,随手解开了自己的军装。

    他脱掉了军装上衣,丢在地上,盯着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翻译过来,就是他想领教一下最神秘的华夏功夫。

    一边说,他捧住脖子,左右扳动了一下,发出了嘎巴的骨爆音。

    “握草,终结者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未落,安格斯已经闪电般的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的眼前一花,他挥出的拳头在我眼前迅速变大,闪避已经来不及了,我急忙偏了偏头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重重砸在我的左脸上,我的脑子翁了一声,却忽然发现,这只是开胃菜而已。

    安格斯的动作快的像闪电,直拳之后就是一记左勾拳,我简直就成了悲催的沙包,被他一连串的击打打的连连后退,连他的拳头都看不清,更不要说招架还手了。

    麻蛋,这小子居然是个拳击手,看起来还蛮厉害的说。

    我心里不满的吐着槽,看到打了鸡血一样进攻的安格斯,我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了。

    他再次一拳打过来,我的下巴上中了一拳,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格斯微微一愣,大概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被打倒吧,毕竟之前我的抗击打能力相当的强悍。

    “给我躺下吧!”我在地上打了两个滚,抱住了他的腿,用力一别。

    下盘本来就是所有拳击选手的软肋,安格斯立刻被我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反应非常的迅速,落地就闪电般的挥拳,打向我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我大吼一声,伸手就去戳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安格斯侧头避过我的攻击,拳头也因此偏了一点方向,砸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硬生生的承受了他的拳头,一把搂住了他,大喝道:“互相伤害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脑袋撞过去,撞在了他的额头上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