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9章 两个线索

    苏姗眼中的愤怒和哀伤,像是利刃狠狠划过我的心,我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,黯然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你要坚持的准则。我们有我们炙热的感情,当两者发生冲突的时候,你会如何?”苏姗满眼期盼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默然垂下眼帘,这个问题。并不好回答,我确实可以随口说一个皆大欢喜的答案骗骗她,但是我知道,瞒不过她。就算能瞒的过他,也骗不了我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苏姗的手指,在我的胸口上不停的画着圈圈,幽幽说道:“其实这个问题,我没必要问你的,如果不到了那一刻,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会如何抉择!所以,你现在根本就不是最强大的你!”

    我愕然抬头看她,她目视星空,轻轻说道:“天上的星星那么多,却没有一颗可以和月亮相比,因为它们太多太杂。人的拼搏也是这样,不要想得太多,坚定一个信念,等到抉择的那一刻,你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才好!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说这些很深奥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我一直在反复的思考,关于岛上的一切!”苏姗幽怨的看了我一眼:“当初说好的我们一起玩拼图游戏,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的拼图,你根本就不参与进来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:“我这不最近事情太多嘛!”

    苏姗撇撇嘴:“事情太多根本就是借口,你只是用下半|身思考的时间太多了!如果你真的想玩拼图游戏的话,你会在吃饭睡觉,甚至做ai的时候,都在不停的思考这件事情。人的潜意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,你反复的去想一件事,就会形成一种习惯,并且得到成果!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,比如先拼出其中的一片拼图,或者先找出一点的蛛丝马迹,这个岛上,任何一棵草木,都有可能泄露出原始的信息,比如一棵树的年轮,它证明这座岛存在的最小历史,比如岩壁上岩石的构成,证明在造山运动时候,最早的雏形……”

    我呻|吟着捧住了额头:“我原来就是一个保安啊,我要是懂这么多,我干脆直接去领诺贝尔奖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,你是我们的王!”苏姗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我们的生和死,都在于你的能力!疾病和灾难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悄然而至,而你则沉浸在一些小小的成就中拔足不前,你可知道,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游戏,你应该知道中国象棋,所谓的破咒者,应该只是过河的小卒,只能进,不能退,规则之下,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强大存在出现,车马炮发动的时候,你这个小卒子,能够幸存吗?”

    我听得心惊不已,问道:“你究竟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苏姗叹了口气:“这可能是我的个人习惯,思考问题的时候,喜欢从最坏的结局开始想,目前所有的想法,都只是非常不靠谱的猜想,我不会对你说的。如果你想知道的话,我们一起破迷,一点点的寻找散落在岛上的点点滴滴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找?”我被她说的引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苏姗伸出两根手指头:“我目前想到的两个线索,一个是猴子的村庄,飞行员哈克曾经在那里生活了很长时间,我希望可以找到他曾经留下过痕迹和线索,就算没有的话,也许那些猴子,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东西。并且,我想尝试一下驯服它们,哈克能够做到的事情,我们没理由做不到的!”

    我挠挠头,狐疑的看着她,我怀疑这是她为了阻止我前往古堡,而施展的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苏姗洞悉了我的想法,淡淡的说道:“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,选择直接前往古堡。莽撞的把我们所有的希望都断绝,但是你要想想,充足的复习之后再考试,和连书都没看就去考试,哪一个过关的可能性更大!”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蛮有道理的样子,我点了点头:“好!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线索,是那个使你成为破咒者的洞穴!”苏姗沉声说道:“你一直忽略了那里,为什么那里会有三百万年前就应该灭绝的穴狮?那里的骷髅为什么是那种样子?还有,上一代破咒者为什么会选择在那里死亡,石板上的古怪花纹,到底在预示着什么?”

    苏姗这么一说,我确实犯起了嘀咕,感觉自己太忽视那个洞穴了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,那个洞穴有多长有多诡异,单单只是联通大海处那些排列古怪的尖石,就大有学问,怎么能就那么恰到好处的形成漩涡,阻止海水的进入呢?

    可能在那里面的两次经历,都是险死还生,让我下意识的抗拒再回到那里吧!不行,真的要回去看看了!

    现在劳资有枪,还特么怕什么!穴狮再敢来撩拨洒家,我分分钟废了它!

    我脸上的表情一变化,苏姗肯定能看出我在想什么,她轻轻亲了我一口:“亲爱的,你是最棒的!你一定可以破开迷咒,把我们全部带出去的!就怕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她闭口不言,我急忙问道:“到时候怎样?”

    苏姗咯咯娇笑起来:“外面世界多少人还打着光棍,你一个人有了我们这么多女人,你就不怕有人对你这个淫|贼下手啊!”

    我干笑两声,忽然懂了她的言外之意,外面的世界,其实是个物质的世界,我在岛上和她们相濡以沫,回到外面的世界呢?我买不起她们想要的任何东西,甚至我连房子都没有……只怕……

    “好啦!”苏姗推了推我:“现在想那些东西,太遥远了一点,你放心,如果能够回去的话,不管别人如何,我会死心塌地的做你的女人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……我们先想办法找线索,玩拼图!”

    我和苏姗悄悄溜回了木屋,刚躺了一会,天色已经蒙蒙亮了,阳光从细藤编织的窗子洒进来,变成星星点点碎金一样的斑点,女人们先后爬了起来,毫无顾忌的在我面前穿衣梳头。各种慵懒各种媚态,看得我又开始人如其名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出去,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,伸手往腰间摸了摸,脸色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我的海事刀不见了!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这把刀对我的意义,它几乎伴随了我在岛上所有的日子,若是没有它,我只怕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昨晚和苏姗激|情的时候,掉在地上了?

    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招呼也不顾的和女人们打了,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昨晚的大树下,我仔细的寻找了好一会,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海事刀的痕迹,我叹了口气,心里空空落落的回到了木屋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发现,女人们乱成了一团,一个个在屋子里四处乱翻。

    “刀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拽住萧宁儿,问她到底怎么回事,萧宁儿告诉我,她们起来本来想做饭的,可是没想到,切菜刀忽然都不见了!

    她们的切菜刀,其实是我从海盗船上缴获的一把匕首,我一听,觉得这事似乎有点……诡异的很啊……

    我急忙爬到地上,掀开我床铺下面的夹层,往里面看了一眼,我整个人都呆滞了。

    这个夹层,是李美红专门为我设计的,用来储存用不到的武器。我把缴获的枪支,还有暂时用不到的消防斧,都放在这里,此刻里面空空的,什么都没有了!

    难道……昨晚进贼了?

    我有点后怕,昨晚光顾和苏姗那啥了,根本就没留意木屋里面的情形,如果昨晚进来的人,不是只拿走武器的话,女人们现在恐怕已经遭遇了不测!

    我还是太麻痹大意了!

    越想我心里越别扭,猛地站了起来,目光看向女人们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在苏姗和陈丹青之间游移不定,我想找一个翻译,陪我一起去德国人那里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因为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里并且偷走武器的,吸|毒者肯定做不到,只有那些训练有素的军人才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麻蛋!脸上正气凛然的,暗地里却偷鸡摸狗,劳资最看不起这种人了!

    但是仔细一想,我觉得这次去了,一言不合就要开撕,她们都不适合去,干脆我还是自己过去吧。

    虽然语言不通,但是有些东西是国际通用,不需要翻译的!

    比如……拳头!

    “我和你去!”苏姗看出了我的心思,一把拉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出去透透气!”我装出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千万不能鲁莽!”苏姗着急的说道:“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是他们做的,而且你赤手空拳的,他们又有枪,你去了会吃大亏的!”

    苏姗这么一说,女人们终于明白我要干嘛了。有的劝有的支持的,乱成了好几台戏。

    我脑袋都快大了,最后还是不赞成的女人占了大多数,我被她们死死按住了。

    我们把干鹿肉熏了熏,草草吃了一顿早点,陈丹青拿起几个鹿的膀胱。

    “陈博,跟我去打水!”

    她冲我眨了眨眼,我知道她肯定有话对我说,急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们把房子建筑在这里,也有水源的因素,溪水就距离我们的房子不到二十米,我们两个走过去,她一把拉起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找他们算账!”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,其实陈丹青从小就是个不吃亏的脾气,初中的时候和男生都打过不少次架,她肯定也是咽不下这口气,拉我一起去找那些德国人了……

    身后的女人传来呼喊,我和陈丹青头也不回,一溜烟的朝着海边而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