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8章 不欢而散

    胡渣大叔安格斯,带领两个士兵迎接了我们,他们似乎也没想到,我的身边会有这样两个绝色的女人。眼中都闪过了诧异和惊艳。

    我警惕的看着他们,担心他们会因为两个女人的美丽而对我们不利,这也算怀璧其罪吧。

    不过安格斯表现的很有风度,言谈之间并无异样。开始我担心歪果仁都喜欢一见面就拥抱或者亲吻什么的礼节,也随时准备着阻止,但是这一幕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安格斯和陈丹青以及苏姗,很快就谈笑风生起来。完全没有考虑到旁边的人听懂听不懂……而且两个女人,也没有和我解释的意思,这让我有点小郁闷。

    我咳嗽了几声,他们仿佛这才意识到我的存在,安格斯笑眯眯的说了几句,苏姗告诉我,他邀请我们共进午餐。

    我不爽的说道:“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直接说正事吧!问问他们怎么来的!呃,还有,刚才你们聊什么,怎么一个个装作笑的很开心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巴赫,舒曼,勃拉姆斯……就谈这些!”苏姗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挠挠头:“这些人,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德国最著名的音乐家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晕过去,我们现在身处荒岛,你们一见面先聊这些有的没的的,心是有多大啊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社交的开场白,在国外一般都是这样的!通过这些,可以初步判断一个人的教养,歪果仁很看重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虚伪!”我酸溜溜的说了一句,看看和一个帅哥说的眉开眼笑的陈丹青,重重咳嗽一声:“咱们能说点正事不!”

    陈丹青不满的瞥了我一眼,苏姗笑眯眯的说道:“好好好,都依你,说点什么正事?”

    我正色道:“我来说,你翻译!”

    我问安格斯,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的,结果苏姗转译回来的答案是……这涉及到军事秘密,在未曾得到上级的批准之前,不可以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我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,上级……据我所知,安格斯就是他们七个中军衔最高的,他哪来的上级,要是能找到他的上级,我什么都愿意!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想说就算了,我继续问,他们有什么打算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点很重要,我必须要知道,这些人有没有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安格斯回答说,他们在保障必须的生活条件之后,会持续驻扎在这里,不停的释放求救信号,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个答案确实是很靠谱的回答,虽然这货并不知道,永远都不会有人来救援的。

    我继续试探,要是永远等不来救援呢?

    安格斯傲然笑了,说他的国家,永远不会放弃每一个公民的!

    苏姗翻译完这句话,告诉我其实安格斯并不相信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,是在百慕大,关于这个问题,也不要和他说的太细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,他打算如果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呢?还有那些吸{毒者?

    安格斯表情肃容,说了一段,翻译过来就是,他们是军人,而我们是平民,在我们没有对他们造成危险的情况下,大家各安天命。当然,如果我们申请需要他们的保护的话,他们可以本着国际人道主|义精神,对我们伸出必要的援手。

    这话……有点拽的二五八万了。

    我按耐不住,盯着苏姗,告诉她我马上要说的话,她不许擅自篡改意思,必须要把我的意思完整的转达到!

    “在你们没有前来的时候,我们就生活在这里,我们生活的很好,很快乐!所以,我们不可能申请什么保护!还有,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帮助的话,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下,我们可以对你们适当的帮助!”

    苏姗没有马上翻译我的话,皱起眉头对我说道:“这些话并不理智,或者我可以换一些委婉点的说辞!”

    我不满的摇头,示意她直说便是!

    苏姗还没开口,陈丹青已经飞快的说了起来,她的声音落地,安格斯脸上浮现出不满的表情,盯着我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我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,片刻之后,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说了几句,翻译过来就是:“你真的是中国人?中国人不都是很谦卑的吗?”

    麻蛋,我的火一下子升上来了,这话太毒了,我们中国人怎么就只能谦卑了?谦虚是给你脸,为毛要卑?卑你妹啊!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陈丹青已经沉着脸,迅速的说了一大通话,安格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苏姗急忙插口说了几句,一手拉着陈丹青,一手拉住我,对安格斯道别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苏姗看着气呼呼的我和板着脸的陈丹青,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还真是一样爱国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我和陈丹青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,陈丹青瞥了我一眼,露出了许久未曾对我展露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们陈家,在抗日战争的时候,满门男人都上了战场,最后活着回来的只有两个……”我骄傲的说着,陈丹青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国家,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也有一些人出去之后,做了让人瞧不起的事情,但是我们自己说可以,别人说半个字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只是想利用一下他们……毕竟他们是正规军,可能在探路的时候用得到……”苏姗对我们两个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!”我昂然说道:“刚才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,在这里,我们代表的,不仅仅只是我们自己,还代表着我们的祖国!”

    苏姗不再说什么了,我们沉默的回到了木屋。

    德国{军人的到来,比起以前任何一拨人的到来都要平静,接下来的几天,我除了去打猎之外,就是暗暗观察他们,他们的生活单调而规律,七个人各司其职,两个放哨的,两个求救的,两个寻找食物的,还有一个做饭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最靠近海边的岩壁下,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窝棚,从质量上来看,远远不如我所搭建的,所以可以看出,从野外求生这一方面来说,他们非常的业余。

    但是往深处一想,我又有些敬佩他们,那艘海盗船和邮轮,就在他们前方两三千米的地方,那里的居住条件,应该比他们自己的窝棚好得多,可是这些人却并没有前往那里居住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想去的话,吸}毒者也不可能阻拦的住的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吸毒者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,海盗船船上住了一部分,邮轮上住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两方面的人偶尔见着,都是用仇恨的目光彼此相望,我估计他们肯定是内讧过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但是不会太久了,随着毒}品的消耗,早晚他们会自相残杀的。

    不过,管我鸟事?

    我确定这些人暂时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之后,把重心放在了如何破咒上面。

    我挑了一块比较完整的鹿皮,晒干之后,带着它深入了密林。

    我用海事刀上面的钢刺,在鹿皮上刻下了方位和我所探索过的地形,我要凭借自己一己之力,绘制一份附近的详细地图。

    绘制地图的过程中,我也在不停的打猎,木屋周围已经挂满了我带回来的猎物,女人们都劝我不要太拼了,我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只有苏姗担忧的看着我,终于在一个夜晚,她拉着我来到了树林中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的眼睛!”苏姗一直都是对我柔情蜜意的,很少有这样声色俱厉的时候,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,知道我心里的算盘,是瞒不过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我指了指头顶的月亮,笑眯眯的说道:“月色如此美好,我们是不是做一些爱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不要岔开话题……啊……”苏姗惊呼一声,衣服被我一把扯掉,如羊脂玉一样的身体,果露在了皎洁的月光下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解释了!快上车!”我把她挤压在一棵大树上,手和嘴唇一起上去了,苏姗无力的挣扎抗拒着,却根本阻挡不了我的侵略如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苏姗的惊呼刚出了半截,就被我用嘴堵上了,她羞恼的瞪着我,得到的后果就是被我攻陷了禁区。

    苏姗的抗拒很快就变成了含糊的吟唱,我贴着她的俏脸,在她耳边轻轻说道:“我必须要去了!我不想……不想那些该死的热带病,把你们一个个的带走,最后只剩下我孤独的一个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破咒!我要把你们带离这该死的荒岛!若我回不来,你们拿着地图就可以离开,去找那些军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,我进攻的频率被打断了,苏姗冷冷的盯着我,浑身因为气愤而不停的颤抖着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只是你泄}欲的工具?”苏姗一字字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急忙摇头:“胡说,你是我的爱人!我愿意用生命去呵护的人!”

    苏姗冷笑起来:“既然你愿意用生命去呵护我,为何吝啬给我一丝应有的尊重?”

    “若你死了,我不知道别人会怎样,但是我绝对不会再单独活下去!你以为自己很伟大,牺牲自己去找出路,让我们可以活得更久……但是你知道不知道,不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,就算活到一万岁,又有什么意思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