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7章 德国战车

    巨大的水柱,在海中不停的旋转,呼啸的声音震耳欲聋,一条条巨大的鱼类被甩了出来。有的落入海中,更多的摔在沙滩上,挣扎着翻滚着。

    我看到一只巨大的乌贼,从水柱中被甩了出来。砸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乌贼是软体动物,它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,它挥舞腕足,缓缓向着大海爬去。

    可是。它却永远到达不了大海了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黑影,从水柱中分离出来,旋转呼啸着划过长空,无巧不巧的砸在它的身上。看到那巨大的黑影,我情不自禁的呻/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还真是,一切皆有可能啊。

    那个压住乌贼的东西,虽然残破变形的厉害,但是我仍然一眼就认出来了,那是一辆陆军装甲车。

    在那辆装甲车上,喷涂着黑红黄三色的国旗,我知道,这辆装甲车,应该是德国的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伏在地上,看着那辆装甲车,狂风携着暴雨,砸在我的身上,我每一个部位都被打的隐隐作痛,但是为了得到第一手的消息,我只能忍耐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龙吸水消失了,风雨收住,月亮和群星悄悄探出了头。

    那辆装甲车依然静静的躺在沙滩上,我暗暗决定,日出之时,若是里面还没动静的话,我就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,让我湿透的身体感到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我站起了身,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肢体,大步朝着装甲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距离装甲车还有十几米的时候,装甲车上面的盖子忽然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戴着军帽的年轻外国男子,从盖子里探出头,看到我之后,他和我一样,都是张大嘴巴,一脸蒙圈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对视几秒钟之后,他叫喊了一句,双手一撑,从里面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跳出来之后,身后鱼贯有人跳出。

    1,2,3……加上这个年轻人,一个是七个,身上都穿着笔挺的军装,虽然**的有些狼狈,并无法掩盖他们身上勃勃的英气。

    七人中,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踏上一步,对我说了几句,我耸肩摊手,他又说了一句英格丽是?

    这个我倒是听懂了,他问我懂不懂英文,我依然摇头,英文字母我认识,连在一起就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语言不通,中年大叔皱起眉头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两个军人立刻上前,一左一右的去抓我的胳膊,看意思想控制我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乐意了,后退一步,双臂扬起来格开了他们。

    两个军人挺死心眼的,不依不饶的又上来抓我,我沉着脸,飞起一脚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的脚刚伸出去,就停止了,胡渣大叔手里出现一把手枪,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两个军人一左一右的控制住了我,我和他们七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,我知道他们想问什么,应该是想问这里是哪里,我是什么人之类的。

    这些我完全能够回答他们,但是我说了他们也听不懂啊……

    一个军人忽然跑回装甲车,不一会,拿了一副世界地图出来。

    我用手指指自己,在东方的雄鸡上点了一下,他们了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又用手画了一个圈子,把我们所有人都圈进去。在百慕大那里指了指。

    这下子军人们的脸色全变了,看我的眼神都有点不友善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,虽然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,但是肯定接受不了自己一下子到了地球的另外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,嘀咕起来,就在这时,我看到海边的邮轮甲板上,出现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那些吸|毒者,他们很快发现了岸边的我们,看到我之后,他们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军人们也发现了吸|毒者,他们迅速的回去拿了武器,人手一把MP40冲锋枪,向着邮轮而去。

    我现在是想走了走不了了,被他们押解着,一同上了邮轮,军人们开始和吸|毒者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我仔细留意他们的表情,发现随着吸毒者的描述,军人们并没有对我露出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当他们结束交谈之后,军人们很有礼貌的和吸毒者告别,带着我离开了邮轮。

    胡渣大叔找出一张纸,刷刷刷的写了几行字递给我,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愣住了,这剧情完全出乎我的意外啊……

    毕竟他们都有枪,又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,按说现在是岛上最强大的一股力量了,如果他们想称霸的话,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,可是他们非但没有对吸毒者如何如何,现在又礼貌的请我离开,这…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我接过那张纸,转身走了几步,猛回头,发现他们正在有礼貌的冲我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我嘿嘿笑着挥了挥手,向前又走了几步,再次回过头,人家已经转身往装甲车走了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放我走?我这次不再犹豫了,撒开丫子飞快的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我钻入了密林,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转头看去,并没有人跟踪在我后面,以我现在的视力和听力,这世界上还真没人能无声无息的跟踪到我。

    这些德国人,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我满腹疑惑,却没有直接回去,在密林里面兜了几个圈子,这才回到了我们的小木屋。

    看到我回来,女人们纷纷围上来,她们知道我去海边验证龙吸水的事情,七嘴八舌的问我怎么样,发生什么没有……

    我脸色凝重的点点头,把那张纸拿出来给她们看。

    除了我之外,其他的几个女人全都精通英文,所以很快就把上面写的什么告诉了我。

    信的内容如下:尊敬的中国先生,中国女士,德国陆军中尉安格斯向你们问好。

    我们与各位处于同一逆境,本应做一个友好的磋商,可惜中国先生与我们语言不通,若你们能够明白纸上的意思,盼来到我们的营地,与我们协商为好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心里不停琢磨着,总感觉自己成了一个人形鱼饵,难怪那些德国|军人把我放回来,这是要放长线钓大鱼,把我们一网打尽么……

    “我和你去吧!”苏姗拉了拉我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我果断摇头,开玩笑,那可是七个训练有素的军人,再加七把枪啊!我虽然自愈能力超强,可是我并不认为,被打成筛子后,我还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姗盯着我,忽然笑了:“你担心自己是鱼饵,他们用你来钓我们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苏姗轻笑道:“你想多了,其实他们并不能肯定,我们这里有人能懂他们的意思,这只是他们的礼貌!”

    “礼貌?”我诧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姗点点头:“我的导师就是一位德国人,所以我对德国的文化了解的比较多一些。这是一个很难形容的民族,他们的想法,你根本就无法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当初二战的时候,德国一共才只有五千万人口,可是他们的军人,与当时几乎半个地球的军人在作战而不露下风!他们凭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武器装备?还有众所周知的闪电战作战方式?”我自认为对军事历史还是了解一些的。

    苏姗摇头:“你所知道的德国|军人形象,是完全错误的,当时的胜利者,是轴心国的对手同盟国,而历史,都是胜利者书写的。事实上,德国|军队并不像电影中演的那样,凶残而疯狂,他们纪律严明作战勇猛,是全球所有军人的楷模。我记得有一个笑话流传的很广。如果长官命令一队士兵向悬崖走而不喊停,走到悬崖边上原地踏步的,是日本士兵,调转枪口和长官玩命的,是美国士兵,笔直向前摔下悬崖的,一定是德国士兵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傻……”我无语了。

    苏姗继续说道:“每一个德国士兵都有一个笔记本,上面抄写着军人十诫,他们完全都是以十诫的内容,来严格要求自己的。我记得其中几条,我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德国士兵为争取胜利而战斗,残酷与无意义的破坏都与他们的身份不称……投降的敌人,包括游击队和间谍,一律不准杀害,他们应由法庭进行合理的惩罚……不准虐待侮辱俘虏,不准侵犯他们的个人财务……任何条件下,严禁使用达姆弹……红十字会是不可侵犯的,敌方医务人员和随军牧师在执行救人活动时不得阻挡……平民是神圣不可侵犯的……中立国的土地,不得成为任何军事行动的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说的我目瞪口呆,这尼玛是德国|军人?中国历史上那些久负盛名的王者之师,也没做到这种地步吧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放回了你!”苏姗双手合十:“应该感谢上天,来的是德国|军人!”

    我撇撇嘴,酸溜溜的说道:“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好啊!”

    “我绝对肯定!”苏姗点点头,拉起了我:“我们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陈丹青大步走到了我们的旁边,一脸的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劝她不要去的,不过苏姗扯了扯我,不让我说,于是只能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前往了。

    当我们到达海滩的时候,我惊讶的发现,沙滩上用树枝摆了个大大的SOS求救信号,两面镜子安装在石壁上,发射着光芒,还有一堆火,在地上冒着浓密的黑烟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国际通用的求援方法,并不出奇,奇怪的是,我这才走了多一会啊……这些人的动作也太麻利了吧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效率吗?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