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6章 呦呦鹿鸣

    几个女人泥塑木雕一样看着我和萧宁儿,只有苏珊冲我翘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昨晚,我见到那条大蛇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句话一出口,萧宁儿和安琪立刻脸上变色。她们两个是见过那条森蚺的,也知道那家伙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昨晚所见,对她们讲了出来,那残酷的争斗。让几个女人都听的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“它不会是追踪我们来的吧……”安琪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哑然失笑:“怎么可能,它只是一条蛇啊,再说和我们无冤无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以前我看过一部电影。那里面的蛇为了报仇,追踪仇人追踪了很久很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电影!”我揉了揉她的头发,转向了琳娜。

    “琳娜,你学过射击?”

    琳娜急忙点头,说自己是曼彻斯特一家射击俱乐部的金牌会员。

    难怪那天看她开枪的动作那么娴熟。我告诉她,拿上枪,跟我走。我们去打猎。

    萧宁儿疑惑的问我,不是说,先盖房子吗?

    我笑了笑,古人曾经说过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干活。

    我给女人们每人发了一把枪,教会她们简单使用之后,带着琳娜离开石缝,去了捕捉到水鹿的那条河流边。

    这条河流水草丰美,而且天敌很少,确实是食草动物不错的栖息地,上次那群野牛就是在这里捕捉的,野牛被我们赶尽杀绝之后,应该是一群水鹿趁虚而入了。

    但是水鹿和野牛不一样,野牛会主动攻击人,上次被我们撩拨之后,它们疯狂的冲向我们,才导致了全军覆没,可是水鹿的胆子很小,遇到惊吓会立刻逃跑,而且水性特别好,不可能像对付野牛那样对付它们。所以尽管子弹宝贵,我还是绝对要动用的。

    我们沿着河流,寻觅水鹿的踪迹,在上游两三里地的样子,我们找到了它们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头水鹿,在岸边悠闲的吃着草,还有两只在水里游泳。

    我拉着琳娜伏在地上,用手势比划,让她和我一起开枪,能打多少算多少。

    琳娜俏皮一笑,两根拇指伸出来碰了碰,示意要和我比划一下,或者是打个赌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真心笑了,虽然枪法不是我的强项,但怎么也不会输给你吧。

    琳娜看到我不以为然的样子,傲娇一笑,忽然一个标准的伏地出枪动作,毫不犹豫的开了火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已经来不及嗔怪她擅自行动了,我急忙出枪瞄准。

    视线中,一头又一头的水鹿倒下了,每一只都是脖子中枪,本来我打算能打几只算几只的,谁知道我甚至一枪未发,那十几只水鹿已经完全倒下了,甚至水中的那两只都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琳娜,她得意的冲我笑了笑,闭上眼睛嘟起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算讨要赌博的奖励吗?我从来都一个愿赌服输的人,立刻把嘴唇贴了上去,打算好好奖励一下她。

    谁知道,琳娜想要的,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吻。她一边接受我的吻,一边开始解开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坦开襟怀之后,她用力一推,把我推倒在了地上,红唇在我胸膛上不停的游离起来,我这才知道,这英国妹子感情是食髓知味了。

    水鹿流淌着鲜血,悲鸣声越来越微弱,琳娜的红唇,不停的刺激我的敏感和强壮,让我在快乐的巅峰,忽然想起古人的诗句。

    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,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……难道古人已经预见了我的今天?

    最后,我背着瘫软一团的琳娜,回到了石缝,在她们复杂的目光中,招呼大家一起去搬运战利品。

    这次的收获的鹿肉,远远不及上次野牛肉的数量,但是数量也算不少了,再采集一些西谷米和猴面包果,至少可以让我们一两个月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衣食有了着落,我们要直面造房子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电锯船钉等工具,这次我们建造的房子,是原木的,外表粗犷的小木屋,里面铺着鹿皮地毯,赤着脚踩上去,真是有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李美红不愧是知名设计师,本来不大的房间,经过她巧妙的构思之后,并不显得如何拥挤,我们围着火炉,吃了一顿鹿肉火锅,都感受到了造房子的疲倦,一个个倒在床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我又梦到了那条大蛇,它疯狂的追逐着我,我慌不择路的逃窜,忽然发现古蔺拦在前面,和大蛇前后包抄围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拔出海事刀,正要和它们拼了,忽然听到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被吓醒了,睁开眼睛一看,李美红双手捂住脸,胸膛急速起伏,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尖叫。

    女人们全醒了,纷纷围了上来,陈丹青伸手要拍醒她,却被苏珊一把拉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苏珊脸色凝重的说道:“她在做噩梦,贸然弄醒她的话,很可能会造成不可逆的精神创伤。”

    陈丹青着急的问道:“那怎么办才好呢?”

    苏珊牵起我的手,让我拉住了李美红的手,沉声说道:“让她在梦中,也能有安全感,这样她会慢慢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抗拒,紧紧握住李美红的手,心里被内疚所充满。

    我知道李美红为什么做噩梦,她一定是梦到了被她杀死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种恐惧,我曾经经历过,所以我非常清楚,是何等可怕的滋味。

    李美红浑身不停的颤抖着,冷汗浸湿了她苍白的脸,我紧紧握住她的手,把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冰凉的手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睁开了眼睛,看到近在咫尺的我。

    我脸上的关切,让她眼神变得迷离而恍惚,用力揉了揉眼睛,可能是以为自己还在做梦。

    苏珊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,让我用自己最厉害的本领,驱走李美红心中的魅魔。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知道她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我抱起李美红,她浑身颤抖着,不知所措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把她抱出屋外,和她一起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下。

    “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李美红身体再次颤抖起来,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心有愧?”我盯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眼中一片迷茫,慌乱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要害怕?”我指了指石壁上悬挂的鹿肉:“我杀了这么多鹿,要是怕它们死后来复仇的话,我早就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啊……”李美红轻叹:“它们是动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杀的也是!”我握紧她冰凉的手:“你杀的也是畜牲!你就当自己被一头狗熊压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李美红忽然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哭简直是稀里哗啦,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感觉她这样发泄,其实远远要比藏在心里无处宣泄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她哭的月亮都躲进了云层,天与地变得一片漆黑,无边的黑暗将我们两个完全笼罩,才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“抱紧我好吗?”她怯怯的说道:“我还是有点怕……”

    我搂住她,把下巴抵在她的头发上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:“不要怕,我会一直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未落,天空忽然划过一道强烈的电闪,差点把人的眼睛刺瞎。

    李美红尖叫一声,使劲抱紧了我,胸口那一对山峰,几乎要压平了。

    闷雷声轰隆隆的响起,我盯着银蛇狂舞的天空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先进去吧,我要去海边看看!”

    海盗全部都死光光了,我一直在等待,如果龙吸水再次出现,并且带来新的遇难者的话,那么我们所有的推测就全部成立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单独封闭的空间,根本就无法以正常途径逃出去,要想回到文明社会,只有……破咒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……嫌我脏?”李美红的声音幽幽响起,一道闪电划过,让我看清了她楚楚可怜的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!绝对没有……”我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李美红忽然搂住了我的脖子,把嘴唇印在了我的嘴上。

    她的唇轻轻的颤抖着,像是暴风雨后蝴蝶无力的翅膀,我心中怜意大声,舌头顶开她的红唇,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李美红的所以恐惧和自卑,慢慢融化在了我的深吻之中,天上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掉落的时候,我把她抱进屋子,自己飞奔出去,向着海边奔跑。

    风雨如晦,瓢泼的大雨把天与地紧紧联系在了一起,伸手不见五指中,我超强的视力,可以清晰的看到,海中那贯通天地的巨大水柱。

    终究,还是来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