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4章 喔奈泥

    上次和苏珊尝到禁果之后,我为了救萧宁儿和安琪,追踪古蔺离开了她,一晃十几天才回来。早就憋的不行了,所以我抱起苏珊蹿上了大树,站在粗壮的树丫上,我立刻心急火燎的伸出手握住了那一对朝思暮想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苏珊呻|吟一声。吐出甜美而滚烫的气息,喷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她娇柔的拒绝让我以为她是在欲拒还迎,可是很快她就用力推开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喘着粗气盯着她。

    苏珊的脸色黯然下来:“我不想瞒你……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什么……”我粗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海盗……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老实,我被他们……”说到这里。苏珊捂着脸,开始抽泣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之后,只觉得一股火从胸口熊熊燃烧起来,遍及我的全身,让我狂躁的想毁灭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我重重一拳,砸在身边的树干上,树叶纷纷落下,我的拳头也传来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看着捂脸哭泣的苏珊,那孱弱无助的模样,让我的狂躁渐渐平息,我搂住了她,让她俏脸贴在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我把下巴抵在她的秀发上,温柔的摸索她的后背,柔声说道:“这不是你的错,是那些该死的海盗。不管如何,此刻你还在我的怀中,这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你!不管你经历了什么,我对你的爱始终如一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说到这里,苏珊忽然扬起了脸,俏脸上映着月光,满是狡彗的笑意,哪有半点泪痕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不清楚,被这小妖精耍了,我生气的一巴掌拍在她的丰|臀上,力道不小,啪的一声脆响,苏珊娇呼一声,俏脸绯红,美目流波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人家这样,是有用意的嘛!”她委屈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苏珊诡秘一笑:“现在先卖个关子,一会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我含住了她小小的耳垂,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,含糊的说道:“先把正事办了再说!”

    苏珊被我一撩拨,几乎化成春泥软在我怀里,她的俏脸涨得通红,用力撑着我的胸口:“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快爆炸了,不满的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说说哈克的遗书,还有,我想听听你去救她们的时候,到底遭遇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办完正事再说嘛!”我喘着粗气说道。

    苏珊柔柔白了我一眼:“你那么强壮,到时候我连动都动不了了,哪有力气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话让我男性的自尊无比膨胀,在她温颜软语的哀求下,我平息了一下焦躁情绪,听她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哈克在猴子的帮助下,又得到了一些球员们的遗物,上面的字迹已经含糊不清,唯一能够辨识的一些文字是……

    于是……引导者和奴仆……终将带领破咒者前进……使命……第七十三个……

    哈克日夜参详,也不能明白,心情抑郁,再加上疾病,导致了他的死亡。

    苏珊分析,她说自己一直觉得很奇怪,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,引导者和破咒者,并不应该是敌对的啊。

    一个引导,一个破咒,本来应该是相互帮助的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那个羊皮卷轴上说,破咒者会死于引导者手中呢……

    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,那个女生的翻译并不到位,有时候一字之差,意思可能就完全变了,可惜那个女生已经死在了海盗的手里,这件事情也就无从说起了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是,哈克在遗书中反复提到的疾病,在这密林中,我们没有药品,哪怕被一只蚊子叮上一口,都有可能是致命的灾难,而这些,是防不胜防的,非洲丛林土著的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岁,就是因为这个,为了避免恐慌,我才单独对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办法……现在先说我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告诉苏珊,除了引导者,还有裁决者和守序者,另外古蔺说到最后就闭口不言,似乎除了这些之外,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什么者。

    我把离开之后的所有经过,原原本本的讲给了苏珊。

    苏珊闭上眼睛思索了一阵,缓缓的说道:“你有没有玩过天黑请闭眼的游戏?”

    我挠挠头:“没玩过,但是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苏珊眼中闪动着光芒:“我感觉,那个游戏,和我们目前的处境,有些相似,但并不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裁决者,只听名字的话,有点类似于游戏中的法官,守序者,和警察有点接近,至于破咒者和引导者,谁是杀手谁是平民呢……这个并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我,认真的说道:“这个游戏中的角色,除了地位超然的法官之外,并没有绝对的谁强谁弱,一切都是靠智慧,再加上运气来决胜的。我相信,胜利一定属于我的王!”

    她崇拜的目光,宛如世界上最猛烈的西班牙苍蝇,让我身体的一部分,剧烈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苏珊察觉了我的变化,这次她没有推开我,她伸出手,把胸口的衣襟拉开一截,露出了深深的沟壑和半截隆起的山丘。

    “想要吗?”她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的声音因为灼热而嘶哑:“想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就让你……”苏珊舔了舔嘴唇,那狐媚的样子让我再也把持不住了,紧紧拥住她,嘶声道:“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记住,没有我的允许,你绝对不可以自己再去古堡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满腔的欲/念消散了不少,苏珊低头,轻轻吻着我的胸膛,幽幽说道:“古蔺以及他身后的人,在这场游戏中扮演了什么角色,谁也说不好,在我没有想明白之前,我不许你去探索破咒!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月色下,苏珊哀求的目光如此楚楚可怜,这个智慧无双的女人,因为对我的爱,把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,我感动吻`上了她的樱|唇。

    苏珊一反刚才的抗拒,热情如火的回应着我,小手像是蛇一样钻进了我的衣服,在我身上到处乱摸,我的火山都差点被她引爆了。

    我不再犹豫,粗暴的扯开了她的衣服,低头含住了又香又甜的樱桃,正要大吃特吃的时候,苏珊忽然推开我,让我看看下面。

    琳娜不知何时出现在树下,正在鬼鬼祟祟的四下张望着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。我对这个英国女学生其实很有好感,她是那种运动型的女孩子,阳光开朗,又有良好的教养,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所以此刻,看她鬼祟的样子,我心中就有几分难受了。

    难道,她也想出卖我们?

    苏珊看到我脸上变色,咯咯娇笑起来:“其实,是我刚才告诉她,让她出来的!”

    琳娜听到了头顶的笑声,仰起头,看到了我们,她俏脸红了红,双手搓着衣角,很扭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快上来!”苏珊热情的招呼她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!”我不悦的瞪着苏珊,又叫来这么一个电灯泡,今晚还能不能办事啦……

    “还记得刚才我试探你吗?我说自己被海盗玷污了,其实就是想知道你介意不介意,你通过了考验,所以我送你一件礼物。”

    苏珊坏坏一笑:“送一头洋马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小妖精……我板起脸:“我不是随便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老公……”苏珊的嗲声,能把人骨头叫酥了:“你就给我给面子吧……人家一个人,实在承受不了你的勇猛啊……人家琳娜,可是血统纯正的贵族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琳娜已经爬到了树上,站在我和苏珊的面前,怯怯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苏珊说了一句什么,琳娜眼中闪耀出惊喜的光芒,她一把脱掉上上衣,雪白的肌`肤在月光下闪耀着光芒。

    她骄傲的挺起胸膛,胸前的大白兔颤动着,勇敢的靠近我,我瞪了一眼苏珊,正要让她转告琳娜,我并没有那个意思,琳娜已经把火热的身体投入我的怀中。

    我硬气心肠,把她推开了,琳娜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惊愕,对着苏珊惊愕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珊叹了口气,对我说道:“她问,你是不是嫌弃她?”

    我急忙摇头,还没说话,苏珊就对琳娜举起三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琳娜俏脸绯红,目光柔情似水的盯着我,嘴唇微微开启。

    “喔奈泥!”

    我一愣,很快明白了她这古怪的发音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喔奈泥,喔奈泥……”琳娜怪腔怪调的声音,像是一记记重锤,砸开了我的心门,我知道,一个并不会说汉语的人,能够仓促之间学会这三个字的发音,有多么的不容易……

    我还特么的在矜持什么……

    苏珊轻轻推了一下,琳娜娇呼着投进我的怀中,柔若无骨的玉臂紧紧缠住我,就不再动弹了。

    我们紧紧相贴,我感受到了她剧烈的心跳,低头看去,她美眸中流露出极度的忐忑,像是担心我的拒绝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吻`住了她的唇,她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`,热情如火的回应着我。

    当我和她彻底融为一体的时候,树干在不停的摇晃,一片片树叶被她的手抓下,在掌中碾成绿泥,很快又涂满我的全身……

    随着我的狂暴,琳娜发出了忘情的呼喊,苏珊急忙说道:“轻些,她们会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琳娜已经神志不清了,呼声越来越大,无奈之下,苏珊只能凑上来,用自己的小嘴堵住了她的嘴……

    欢迎加入青衫隐书友群,群号码:1582128/99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