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1章 全都狗带吧(早上好,求推荐票)

    那些人怔怔的看着我拎着斧子大步靠近,估计他们已经认出了我,那天我当着他们的面跳下海,他们应该是不明白。我怎么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们肯定是知道我是敌人的。现在,他们为了毒}品,已经没有了自己半点人格。为了表达对海盗的中心,很快就有几个男人冲向了我,

    他们这一带头,其他人跟着蜂拥而上。挥舞着电锯和各种工具,眨眼间就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的胸中,完全被一股惨烈之气充满,我侧过身,让过了嗡嗡嗡直响的电锯,挥舞斧子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双手拿着电锯的,他的双手,被我的斧子一起砍断,随同电锯跌落地上,鲜血也喷了我一身。

    这残忍的一幕,让冲过来的人群凝滞了,我弯腰捡起电锯,单手执着,另只手提着斧子,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挡在我前面的人群,下意识的挥出了棍子,我不闪不避,任凭棍子打在我的头上,鲜血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手中的电锯,直接劈从这人的腰间划过。

    电锯飞速旋转,他身体立刻断为了两截,肠子腰子什么的洒落出来,鲜血染红了土地,这恐怖的一幕,让其他人再也凝聚不出半点勇气,一起发了一声喊,四散着后退,远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举着电锯,大步向前,这些人远远的包围着我,一直到我来到了海盗船下。

    “捞乡……”山东男子从甲板上探出头,用力的向我挥手,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些人看到海盗如此的对我,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随手扔掉了手中的电锯,冲着山东男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捞乡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快上来,灯尼好久咧!”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别看他如此的热情,只怕暗处已经有好几把枪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但是我别无选择,我只能赌一把,赌他们得知了我破咒者的身份。那样的话,如果他们想离开,就不会轻易的杀我。

    红胡子约翰哈哈大笑着,在甲板上迎接了我,看到只有他和山东男人两个人陪着我,我知道自己猜中了,其他人肯定在暗中监视我。

    “不多说废话!”我指了指红胡子约翰,对山东男子说道:“捞乡,你告诉他,把我的女人带出来,我带你们离开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山东男子惊诧的瞪大了眼睛,我拔出海事刀,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刀。

    我平伸手臂,身体笔挺的如一杆标枪,默默的等候着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我的伤口开始收缩,鲜血停止了流淌,红胡子约翰表情有点激动,对山东男子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捞乡,你真的是什么破咒者?可以带我们离开这里?我们想听听你的计划!”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呢?”我盯着他一字字的说道。

    山东男子明白我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意思,对约翰翻译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翰转过头,对着后面叫嚷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等的就是这个,就在他转头说话的时候,我用力蹬地,身体飞快的冲了过去,海事刀迅疾的划过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鲜血如花在他的脖子上绽放,约翰无声无息的仰面栽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的肩膀向前一顶,约翰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,倒向了我的前方。

    山东男子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,约翰被我割喉的同时,他脸色大变,伸手拔枪,可是反应与预判比起来,总归差上一线的。

    我向前扑倒,身体贴着甲板平平滑出,他的枪刚刚拔出来,我已经攥住了他的脚腕子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山东男子身不由己的跌倒,哒哒的枪声响起,却是对着天发射的。

    我反手拔出腰间的消防斧,横着一剁,他的手臂连着枪支,一起落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我向前滚翻,抄起了他的枪,继续向前匍匐前进,同时反手对着他的位置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密集的子弹从对面一堆油桶后面射了出来,我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,借着各种障碍的掩护,接近了舱房的入口。

    刚才红胡子就是对着舱房里面叫喊的,所以陈丹青她们应该是关在了下面,我刚才立即发难,就是因为如果陈丹青她们被押着出来,投鼠忌器之下,我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我从来都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的手中,我最相信的,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我冒险一搏,杀死了约翰和山东捞乡,然后我直接滚入了舱房。

    据我的判断,海盗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,应该是五到六个人左右,在洞天被我杀死了一个,甲板上杀死了两个,油桶后面有一个,那么下面还有一个或者两个,应该是去押解陈丹青他们的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听到了上面的枪声,但是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那样的话,最好的打算,是他们会回来查看……

    果然,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一个海盗提着枪迅速的从转角奔了出来,随即就看到了趴在地上的我。

    他一愣之下,还没来得及举枪,一串子弹就从地上飞起,穿入了他的小腹。

    这个海盗倒在了血泊之中,痛苦的呻|吟着,其实我刚才完全可以打死他,但是我只是打伤了他,因为我留他还有用。

    我屏息凝气,仔细分辨他的声音,感觉应该不是求救或者示警,只是单纯的呼痛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实处。他既然没有呼救,说明下面已经没有了他的同伙,看起来,残余海盗的数量,应该是五个,不是六个。

    我来到了海盗船之后,处处在赌,时时刻刻在赌,所幸老天爷眷顾,我每一次都赌赢了!

    这……应该是苏姗对我的影响吧,会随时考虑猜度对方的心理。这个思维转变确实蛮管用的……

    我一枪打在这人的胸口上,结束了他的痛苦和罪恶,然后大步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舱底的黑暗之中,乱七八糟的放置着缆绳破网还有咸鱼之类的东西,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,几个女人被五花大绑着,蜷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靠近她们,能够闻到腥臊的味道,显然连大小便都是在附近解决的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我的脚步让她们身体不由自主的颤粟起来,我急冲而上,一把抱起了其中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们发出恐惧的尖叫。

    我的喉咙有点发硬,眼睛热热的,低沉的说道:“是我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,尖叫声戛然而止,我割断了她们身上的绳索,四只手臂立刻把我勒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陈博……”

    哭泣声像是连绵的秋雨,怎么也止不住了,我解开了其他几个女人的绳子,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还剩七个女人……除了陈丹青苏姗李美红,还有琳娜她们四个女生,剩下的人,恐怕已经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人……是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的哭诉,也证明了这一点,他们除了没有动苏姗和陈丹青,其他的女人,都受到了他们的蹂躏,不止海盗,还有那些吸}毒的人……有几个女生,被他们带走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!”我柔声安慰着她们:“现在,我们回家!”

    “回家……”抽泣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们往回走,经过那名死去海盗的身边的时候,我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,拿上他的枪离开。

    来到了舱房的入口,我用斧子挑着海盗的衣服,试探的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枪声立刻响起,把那件衣服打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外面仅剩的那一名海盗,很快就发现自己上当了,枪声停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又探了出去,枪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我的衣服直接被打飞了,枪声也戛然而止。几乎就在同时,我如同豹子一样的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海盗,还躲藏在油桶的后面,从油桶的缝隙中露出了枪口。

    我的出现,让他的枪口冒出了十字形的火光,我趴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,来到一堆障碍物后面,举枪还击。

    射击并不是我的强项,那人露出来的地方也实在太少了,油桶倒是铛铛响了几声,可是他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人都死了!”我的声音从障碍物后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只剩你一个了!”

    那个海盗不吭气,我这才想起来,语言不通的啊!

    陈丹青的声音也响起来了,是英文,她应该是在舱口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继续顽抗,或者你能杀死我,或者两败俱伤,可是为什么,我们不能联起手来,一起出去呢?”

    那边依然在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相信我!但是,我可以以我对上帝的忠诚发誓,若你放下武器,我一定和你携手,带你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那边终于有反应了,叽里咕噜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,你把枪扔掉,然后站出来,再对着上帝发誓,他就会相信你!”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把枪扔了出去,缓缓站了起来,举起手,对着上空。

    “我以我对上帝的忠诚发誓,若是你肯和我携手,我们完全可以一起闯出去!”

    那人举着枪,缓缓从油桶后面站了起来,张开嘴巴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狗带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还在尽职的翻译,我大喊一声,手里再次出现了一把枪,扳机一搂到底,子弹密集了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身上出现了好几个血窟窿,愤怒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喃喃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信上帝的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