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0章 去救我的女人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跟随李美红一起投奔我们的三个女人之一,她的脸上,写满了痛苦和屈辱,我看到她一塌糊涂的下面。愤怒和恐惧一起填塞了我的心。

    我伸手合上了她死不瞑目的双眼,转头低沉的告诉萧宁儿和安琪,让她们两个贴着石壁站着,遇到危险立刻大声喊我。

    两人也知道洞天里面必然发生了变故。都苍白着脸,含着泪水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我纵身跳上了洞口,来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眼前所见,让我咬紧牙关。头发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辛辛苦苦编织的藤房子,已经付之一炬了,地面上还残留着未曾烧完的残渣,还有大片焦黑的痕迹,一个女人仰面躺在距离房子不远的地方,她的头颅几乎被砸碎了,旁边放着我经常使用的那把消防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外国女人,也是那些曼彻斯特大学的女学生之一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温泉中,我看到如海藻一样漂浮的黑发,我急忙奔过去,两具红果的女尸在温泉中半沉半浮,也是外国女学生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苏姗,李美红……她们去了哪里?这些人为什么死在了这里?

    焦虑几乎要把我的胸膛撑爆了,我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,让自己尽快的平静下来,匆匆忙忙的四下搜寻,寻找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但是最近下了几场大雨,应该是把所有的痕迹都冲刷了,我茫然的停止奔跑,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陈博,陈博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在叫我的名字,我浑身一震,飞快的抬起头,就见到神农从岩壁的一个裂缝中钻了出来,冲我拍打着翅膀。

    “神农!”

    虽然以前一直看这货不顺眼,但是此刻见到它,我却感觉无比的亲切和激动,我急忙向它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它扑棱扑棱的飞到了我的手上,飞快的说道:“小心……路德……海盗……”

    “路德?海盗?”我还想再问,忽然听到了安琪和萧宁儿的尖叫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转身,跑到洞口趴着一看,路德用枪顶着萧宁儿和安琪,还有一个海盗正在两人身上摸索着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我大喊一声,从洞口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我埋伏起来,伺机杀死他们才是最好的应付办法,但是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在身上到处乱摸,我实在忍不了!

    我尚未站稳,密集的枪声就响了起来,不过并没有打中我,因为那个海盗托了一把路德的枪,子弹全都打空了。

    海盗声色俱厉的对路德说了几句,路德谦卑的点头,低下头,不敢去看我喷火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们的船长请你去商议一些事情!”

    萧宁儿翻译给我听。

    “问问她们,陈丹青和苏姗在不在船上?”

    萧宁儿对她们说了之后,很快告诉我,所有的女人都在海盗船上,海盗船长对她们很客气,很有诚意的打算和我商量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我心念电转,红胡子约翰找我,应该就是寻找出路之类的事情,难道他也知道了,我成为了破咒者?不应该啊……

    “ok!”我对海盗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盗指着我,说了几句,萧宁儿告诉我,说实在对不住,要把我绑起来才可以上船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我举起了双手。

    路德用枪指着我,畏缩的眼神躲躲闪闪的,不敢直视我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个海盗警惕的走到我的身边,从腰里摸出一副手铐。

    我坦然平伸双手,他踏上一步,拿着铐子往我的手腕上磕,我的右手忽然一翻,海事刀从袖子里无声无息的滑出,飞快的捅入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海盗的眼睛一下子瞪大,惊愕的表情在脸上定格,我欺身而近,用肩膀狠狠一撞他,他向着路德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哒哒哒的枪声响起,路德慌乱的开了枪,海盗飞起的身体,被打的连连颤抖,我就地一滚,瞬间到了路德的脚下,扬起手臂一记冲天炮,打在了男人最关键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次鸡飞蛋打的感觉是真实的,路德惨嚎一声,身体弓了起来,脸上鼻涕眼泪一起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翻身而起,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枪,右臂锁住他的咽喉,曲起膝盖,一下一下暴烈的顶在他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路德的惨嚎变了音,像是杀猪一样,我揪住他的双肩,近身一扛,他从我的头上直接翻了过去,像是破口袋一样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他翻着白眼,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安琪和萧宁儿,刚才这一串变化实在太快,两人惊愕的张大了嘴巴,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安琪,去洞口看着,宁儿,你转过身做翻译,没有我的命令,你们谁都不许回头!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吩咐,她们两个乖乖的各就各位,我蹲下去,扬起海事刀,上面锋利的钢刺,立刻刺穿了路德的右手掌。

    路德的身体剧烈颤抖着,却始终闭着双眼,我知道他在装死,我冷笑一声:“和我飙演技,没关系,我很快就可以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路德依然不睁眼,我拔出海事刀,刺穿了他的左手掌,毫不停留的继续刺下,刺穿了他的大腿根……

    “no!”路德惨嚎一声,再也装不下去了,他睁开了眼睛,恐惧的看着我,飞快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是被逼的……被古蔺逼得……求你放过他,他可以帮你把女人们救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翻译完,我收起了海事刀,说道:“问问他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宁儿和路德交流的时候,我攥住了路德的脉门,我和苏姗闲聊的时候,曾经听她说过,人在说谎的时候,脉搏会不由自主的加快。

    萧宁儿和路德交流了一会,呜呜的哭了起来,一边哭,她一边把我们走后发生的事情,讲给了我听。

    我追踪古蔺离开后,苏姗和陈丹青找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路德的影子,她们立刻把洞天与石缝通道的那个洞口封锁起来,布置好了我曾经留下的安全防卫措施。

    她们告诉众人,在我回来之前,任何人都不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女人们把自己关在了这洞天之中,心事重重的过了一天,当她们进入梦乡之后,灾难来临了。

    消失不见的路德,引着海盗悄悄摸进来了,他们破坏掉了我留下的防御措施,没有半点警惕心的女人们,在睡梦中被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海盗们似乎知道,苏姗和陈丹青对我有极其重要的意义,所以他们欺凌这些女人的时候,并没有对她们如何,期间有几个女人反抗,就是现在死去的这几个,剩下的全部被海盗抓走了。

    我听得目眦欲裂,勉强按捺住,让萧宁儿问路德,为什么要背叛我们。

    路德说了几句,萧宁儿正要翻译,我摆手制止了她,海事刀贴着路德的脸缓缓滑动,手腕一颤,路德的脸上被我削下来一块皮肉。

    路德鬼哭狼嚎,我让萧宁儿转告他,如果再说一句谎话,我把他的皮剥下来!

    就在刚才,我感觉到路德的脉搏变快,应该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路德继续惨嚎着,看到我举起海事刀又凑上他的脸,他吓得飞快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,那天晚上,古蔺悄悄的潜入了我们的洞天,先把他带了出去,让他配合自己,路德起初是拒绝的,可是古蔺稍微修理了他一下,他就屈服了。

    古蔺送他回来的时候,正好被那两个女生看见,于是古蔺就顺手杀了两个女生,然后听到我们回来的声音,古蔺带着他从火山口离开,让他去找海盗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情,就是刚才他所说过的,他给海盗带路,把所有的人都抓走了,而他和被我杀死的那个海盗,则被留在了这里,等待我归来。

    刚才两人蜷缩在石缝的里面,我看到尸体后心神大乱,也没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趁着我进入洞天的机会,控制了安琪和萧宁儿,本来打算用他们逼我就范的,没想到我却把海盗杀了,并且控制了他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,脸色阴晴不定。这也就是说,路德一直都没回海盗船,现在陈丹青和苏姗什么情况,他并不清楚。那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我扬起刀子,在他惊恐的目光中,缓缓的割断了他的喉咙,让他的恐惧在脸上定格。

    路德睁大眼睛死去了,我盯着他的尸体,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,以后,我绝不在慈悲泛滥!他的命,是我捡回来的,他的背叛,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……

    人性,已经让我失望了……

    然后我带着安琪和萧宁儿,来到了水帘洞,让她们两个藏在里面,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!

    两人当然不肯同意,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了两人。我拎着消防斧和海事刀,大踏步的直奔海盗船。

    走了没有多远,我就听到了嘈杂的人声和电锯的轰鸣声,十几天过去了,那些人还在伐木,可是他们的数量,却已经少了好多。

    这很好理解,毒|品虽然可以让人亢奋,其实却是在大量的透支人的生命力,再加上吃的不好,体力消耗又大,这些不死的都算得上小强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很快就看到了提着斧子的我,纷纷停下了工作,一双双麻木的眼睛落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把斧子抗在肩膀上,淡淡的说了句:“我要过去,所有阻拦我的,都是我的敌人!”

    我知道,他们很可能听不懂我的话,我知道,他们很可能要阻拦我。我也做好了准备,不管挡在我面前的是谁!结果都只有一个下场,你死,我活!

    我要去救我的女人!

    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