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9章 不会怀孕吧

    我背着一个拉着一个,紧紧的贴着石壁,大气不敢喘一口,悄悄的往后溜。

    我就是再自恋。也知道自己和这条森蚺完全没有可比性。它打个喷嚏都能弄死我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惊动它,我也不敢退的太快,走了大概几十米之后,森蚺也终于把整个身体脱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条森蚺具体有多长我目测不出来。但是百米总是有的,它直接沿着石壁滚落下来,带动的噼里啪啦乱石如雨,撞在树林中之后。草木摧折的声音不绝于耳,露出了很大一片的空地。

    森蚺可能下来之后有点蒙,静止了几分钟之后,那一对绿油油的大眼开始左右梭巡。我不敢再动了,按着萧宁儿悄悄伏了下去,就见到森蚺张开嘴巴,红信子闪缩不定,发出了嘶嘶的声响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,就好像雨点砸在树叶上,刷刷刷的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月色下,密密麻麻的一片黑影,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,向着森蚺聚拢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黑影是无数猫一样的动物,我并不陌生,这就是那些带着我们找到洞天的小老虎,自从我们占据了洞天之后,萧宁儿她们都曾经敦促过我,要我去捉一两只来当宠物养,可是我始终都没找到它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它们。

    它们明显是冲着这条巨大森蚺来的,可它们究竟想干嘛?和森蚺拼个你死我活?那就太搞了,森蚺一个翻身,能把它们全都压成肉饼。

    我正在猜度着,森蚺已经长大了嘴巴,那些小老虎一只接一只的钻进了森蚺的嘴巴,义无反顾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得我目瞪口呆,这尼玛……自动献身啊这是!

    这群小老虎,怕不有上百只,头尾相连的钻进森蚺的嘴巴,速度很快,眨眼功夫就全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惊讶,忽然发现,森蚺的尾巴那里有东西在动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那是一只小老虎,它嘴里叼着一样黑乎乎的东西,跑到了森蚺的前面,放下之后,转身跑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一只接一只的小老虎,从森蚺的尾巴那里出现,嘴里或多或少的都叼着东西,有的是树枝,有的是石头,有的也看不出什么来了。我终于明白了,这些小老虎,算是森蚺的肠道清洁工了。

    它们从森蚺的嘴巴钻进去,到了胃里把森蚺不能消化的东西叼上,再从粪门出来,这尼玛不是自动献身,而是肮脏的PY交易啊!

    虽然觉得挺神奇的,但我知道这并不离谱,我曾经听说过,有一种小鸟,专门给鳄鱼剔牙的,它的名字就叫做牙签鸟,如果没有剔牙鸟,鳄鱼的牙齿就会坏死,如果剔牙鸟离开鳄鱼的话,也会难以找到食物,所以说两者之间都是相互依赖的。

    大自然的造物就是如此的神奇,就好像树上共生的藤蔓,植物和动物,都会因相互依靠着彼此得利。甚至比起人来还要默契团结一些。

    我心里默默感慨着,小老虎已经全部都出来了,它们转身跑开,很快四散在森林里面,巨蟒悠悠闲闲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爬行,很快就进入了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浑身都出了不少的冷汗,我不敢再耽搁了,拉着萧宁儿抱着安琪,迅速的攀上了石壁。

    这巨蟒太特么恐怖了,我可不想留在这里变成它的点心。所以我让萧宁儿她们忍耐一下,必须连夜赶路了。

    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攀上了石壁,迅速的往前走,我向下望去,那条森蚺就在林中若隐若现,它前进的方向,似乎就是朝着沙滩的方向的,也就是说,如果它一直向前的话,始终会路过我们的洞天的。

    但愿它只是吃饱喝足了做做饭后运动,一会还回巢穴去,最好再来个冬眠什么的就更完美了。我心里嘀咕着,拉着萧宁儿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我再也不敢让她们两个从石壁上下去了,饿了的时候,我会自己下去弄一些食物上来,这样走了一夜加上一上午,萧宁儿一屁股坐在地上,累的实在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放下沉睡中的安琪,看到萧宁儿一脸的痛苦,我坐在她的身边,扒掉了她的鞋子。

    萧宁儿的脚底,有四五个紫色的血泡,还有一些血泡已经磨破了,变得血肉模糊,她眼里含着泪水,如弯月一样的洁白小脚在我的手掌中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我看的心疼无比,急忙燃起一堆火,用烧灼后的海事刀挑破了她的血泡,我手头也没有别的药品,最后我把仅剩的一点猴儿酒倒在了她的伤处,酒精是杀毒的,想来着猴儿酒也管一点用。

    猴儿酒的刺激,让萧宁儿疼的冷汗一下子冒出来了,泪水噼里啪啦的掉落,小脸上满是痛苦。

    我怜惜的抱过了她,盯着她的眼睛,脸缓缓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宁儿已经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了,她娇羞的闭上眼睛,双臂环绕过来,搂住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的嘴唇落在了她的额头上,上面的汗水咸咸的,我的唇划过她的眼,她的泪水涩涩的,然后,我又咸又涩的嘴唇,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红唇,就好像蜻蜓点水那样,迅疾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萧宁儿紧紧闭着双眼,鼻子里发出了不满的哼哼,我的嘴唇再次凑上去,在她娇艳的红唇上若即若离的轻轻啄着,她痒痒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我依然在轻轻的挑|逗着她,因为我想用技巧,让她忘却脚上的疼痛,

    我伸出舌头,在她红唇上舔了一圈,她微微开启了红唇,等待我舌头的占据。可是我却一触即走,她终于意识到我在逗她,睁开眼睛羞恼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本来蜻蜓点水的嘴唇,忽然重重压在她的嘴唇上,舌头毫不犹豫的侵略了进去,萧宁儿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,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小香|舌不知所措的躲避着我的舌头。

    可是空间就这么大,她哪里躲避的了,眨眼间就被我的舌头俘虏了,我肆意品尝着她的娇羞她的慌乱,眼睛深情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萧宁儿很快融化在我的目光中,生涩的回应着我,我们忘情的纠缠了很久,直到她再也喘不过气来,拼命推开了我。

    “还疼吗?”我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萧宁儿点点头,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:“这里疼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红唇已经微微肿起来了,在阳光下闪耀着湿润的光芒,像是刚刚露出水面的小荷尖尖角,我又爱又怜的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,她发出一声娇呼,向前一扑,把头埋在我的胸口,再也不肯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良久,她闷闷的声音从我胸口那里传来:“陈大哥,我……不会怀孕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晕过去,只是亲亲就能怀孕,那生产TT的厂家不得哭死啊……

    萧宁儿抬起头,我看到她眼中的促狭,才明白这小妮子在逗我。

    “反正……你已经对我这样了……你一定要对我负责!”她嘟着嘴巴说道:“你的心,不止要给苏珊姐和安琪,也要分我一半!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萧宁儿担心得不到我的爱,所以才故意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美人恩重,我心里莫名的感动。

    我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,柔声说道:“你若不离,我必不弃!”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要是离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给你机会的!走到世界的尽头,你都是我的人!”

    “嗯!宁儿好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小猫一样伏在我的怀中,我却不敢再耽搁了,我走过去背起安琪,然后走回来,把萧宁儿公主抱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可以自己走的!”萧宁儿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我故作凶狠的呲了呲牙,顺便拍了她的丰臀一下。

    “嘤……”萧宁儿如丝般的呻}吟一声,咬着嘴唇斜睨着我:“陈大哥坏蛋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你这不是废话嘛!我真正坏起来,连我自己都害怕的……等到回去之后,我们挑个良辰吉日,我好好坏给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咬了咬嘴唇,轻声说道:“那时候,宁儿会好好伺候陈大哥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妖精……我感觉她越来越有苏姗的风范了,那含羞带涩又风情万种的样子,看得我某个部位又开始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然后腰上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,我呲牙咧嘴的扭头一看,安琪的手掐着我腰上的软肉,嘟着嘴唇气呼呼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吃醋了……我臊眉搭眼的没敢言语,快步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我发现那个圣泉真的把我身体改造了好多,虽然打起架来没啥特点,可是精力和体力真的是永无枯竭一样,我背着一个抱着一个,硬生生的走了十几天,终于看到了藏着我们洞天的火山口。

    那一刻,泪水蓄满了我们三个的眼眶,不经历生离死别,真的无法了解我们现在的激动。

    一路跌跌撞撞的艰辛坎坷,在这一刻,仿佛得到了最完美的补偿!

    然而进入洞天外面的石缝之后,我们满腔的欢喜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具女人尸体,倒伏在石缝里面,浑身一丝不挂,身下有一摊鲜血,已经凝结枯干了……

    我满心惶恐的走上前,把她翻转过来,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