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8章 狂蟒之灾

    我冲着满脸担忧的两个女人点了点头,握紧了手里长长的树枝。这根树枝的外面,被我用长藤细细缠裹,坚韧性和承重力方面。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行动的时候,萧宁儿忽然跑过来,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她眼睛亮亮的看着我:“你还从来没有亲过宁儿呢!就是那种……恋人之间的亲亲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萧宁儿对我异想天开的计划。并不是特别的放心,所以才抛开女孩家的羞涩,主动过来索吻。

    “放心啦!”我拍了拍她翘翘的丰臀,她嘤咛一声。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拍在了果冻上,粉粉嫩嫩颤颤的。

    “等陈大哥把你带过河,你想跑也跑不了!”我哈哈大笑着,因为她的依赖涌起强大的斗志。

    笑声中,我加速前冲,临到河边的时候,我扬起长树枝往地上猛地一戳。

    树枝立刻弯成了弓形,然后迅速恢复原状,带着我的身体弹身而起,高高的来到了河面上。

    这些巨濑太特么执着了,始终留着两只监视我们的动静,看到我高高跃起的身体,两只巨濑从水中冒出头,仰面看着我,白色的牙齿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。

    飞起的力量迅速被地心引力所消弭,我的身体向着河水中央坠落,两头巨濑飞快的游动到我的下面,摆出了一副守株待兔的架势。

    呼呼的风声从我耳边吹过,我猛地张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两扇韧麻编织出来的薄膜,从我的肋下出现,迅速的被风鼓起,让我急速下坠的身形,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头巨濑傻眼了,仰头看着我,一脸懵逼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扭动腰肢,身体向左方倾斜了一下,借助风力,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我曾经驾驶过滑翔伞,在滑翔的时候,除非风力特别大,否则不可能直来直去的飞行的,必须要盘旋,螺旋形的飞行,这样才最符合鸟类的仿生学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在河面上绕着圈子,圈子越来越大,大批的巨濑闻讯而来,一个个的脑袋探出水面,傻傻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最后一圈的时候,我收拢了双臂,整个人以奥特曼的姿势直冲向了对岸。

    我迎头撞在一棵大树上,枝叶纷飞中,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揉了揉头上鼓起的大包,我晃晃脑袋,攀上了那棵大树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我的手聚拢成喇叭,冲着河对岸的安琪和萧宁儿大吼。

    河水湍急,瀑布的声音盖住了我的吼叫,但是她们已经看到了我,两人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冲着我不停的挥手。

    我呲牙咧嘴的笑了,从腰里解下了长藤,系在这棵大树的上面,用一截长藤搭在这条长藤上面,像是缆车一样,迅速的滑过了河面。

    当我横空而过的时候,巨濑们发出了呜呜的鸣叫,声音有些像是小狗,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着降落,萧宁儿飞快的奔跑过来,一头扑入我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宁儿……好喜欢你!”为了做翅膀,我们所有的衣服都用上了,她身上只|穿着三点式,我的身上只有一条遮羞的内}裤,所以她扑入怀中,那柔腻香软的身体,几乎是和我坦诚相对了。

    我感受着和她肌{肤相亲的美妙,低声问道:“陈大哥帅不帅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萧宁儿仰头看着我,满眼都是挚爱:“陈大哥不止帅,而且聪明,不止聪明,而且勇敢,还有坚强……”

    我夸张的掏掏耳朵:“你说啥,我刚才没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萧宁儿咯咯的笑了起来:“丹青说陈大哥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恋,果然没说错哦!”

    “淘气!”我反手一巴掌拍在萧宁儿的丰}臀上,她娇呼一声,脸上泛起红晕,媚眼如丝的看着我:“苏珊姐说,陈大哥最喜欢打别人这里,是征服欲太强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莫名的惆怅了一下,陈丹青,苏姗,你们现在怎么样?千万……千万不要有事啊!

    “我们快点走吧!“我推开了萧宁儿,我感觉我再这样抱着她光滑香软的娇躯,就什么事情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我用长藤把萧宁儿背在背上,带着她跃上了河面上空的长藤,我的手交替攀援,向着河对面而去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的身体不停的摩擦,我红果的后背,能够感觉到,萧宁儿胸前的两朵蓓蕾,慢慢的变硬,她搂着我的腰,细细的喘息喷在我的背上,滚烫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了一眼,萧宁儿的脸鲜红欲滴,像是要渗出血来,她紧紧闭着双眼,张开小嘴喘着气,夹着我的双腿,非常的用力,我这才明白,她刚才叫我,只是无意识的。

    我放开了萧宁儿,她星眸迷离的坐在地上,痴痴的看着我再次渡河而去。

    把安琪带过河的过程就比较慎重了,我怕让她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错位,小心再小心的把她带过了河。

    总算是渡过了这条大河,我也累出了一身臭汗,我回到河边洗了下,一边洗一边挑衅的望着那些巨濑,竖起了中指。

    那些巨濑其实是两栖的,完全可以上岸,但是在水里我怕它们,到了岸上,它们就是个渣渣。

    巨濑可能自己也明白这一点,冲我呜呜叫了几声,竟然散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它们在水中远去,心里又惦记起了它们那身油光水滑的皮毛,琢磨着以后有时间再回来一趟,想办法弄死几头,做几身衣服送给我的女人们,这玩意比貂皮可强多了。

    我的女人……想到这四个字,我的心里就涌起一股暖流,我转身回到她们身边,拉着她们再次上路了。

    我是追踪古蔺穿过这片密林的,整整走了九天半,回去的时候,我并没有循原路回去,因为密林中未知的危险太多了,上次来是古蔺开路,并没有遇到什么,这次回去就不敢保证了。

    所以回去的时候,我选择贴着岩壁走,这样的话,可以把危险系数降到最低,而且不用再费心去寻找方向,只要沿着石壁一直走下去,就能够回到我们的洞天,

    来的时候,我追逐古蔺,几乎昼夜不停的走了九天半,回去的时候,我估计时间还要多,我可以不眠不休的始终赶路,可是萧宁儿和安琪却受不了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之后,我暗暗估算了一下步数,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,照着这种速度,只怕最少也要十六七天才能返回去。

    希望……一切都平安!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萧宁儿和安琪,两人都累坏了,吃完了晚饭就和衣而睡了,我往火里面添了一把柴,正要躺下去,忽然听到了石块噼里啪啦滚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在石壁上面,一个一米多的石缝里面,空间很狭小,睡觉都只能靠着石壁坐着睡,因为太着急,要把所有的时间争分夺秒的用在赶路上,也实在没有时间去挑选更好的住所了。

    此刻,就在我们前方几十米的地方,有一道深深的石缝,那里正在不停的滚落小石块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反应,就是要地震了,就在我要叫醒她们两人的时候,我看到了两盏灯。

    大概有婴儿头颅那么大,散发着幽幽的绿光。

    那并不是灯,而是两只眼睛!

    我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,怔怔的看着两只眼睛下面,那三角形的嘴巴,闪缩不定的红信子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好大只……的蛇!

    不是蛇,这应该是一条森蚺,可是实在是太庞大了,光是头部就有一台QQ车那么大,,向前缓缓的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它脑袋伸出石缝,碎石噼里啪啦的纷落如雨,安琪和萧宁儿都被惊醒过来,睡眼朦胧的正要说话,却被我慌乱的捂住了她们两个的嘴巴。

    我示意她们不要出声,迅速的把火堆熄灭,扒着石壁,大气不敢出的盯着那条巨大的森蚺。

    它已经把脖子伸出来了,左右晃动了一下,继续往外探身体,却好像被什么卡住了,它用力摇摆起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碎石随着它身体的摇动,噼里啪啦的掉的更厉害了,我感觉这座岩壁都在摇动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停留了,我们距离并不太远,万一它真的把整座岩壁弄垮了,我们岂不是要被活埋了。

    趁着森蚺还没有出来,我弯腰抱起安琪,拉着萧宁儿,飞快的跑出了石缝。

    我们反身向来处跑,刚跑了几步,一股猛烈的风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风太大了,刮得我们简直无法再往前跑,随着风踉踉跄跄的往后退,我转头一看,不由亡魂大冒。

    这特么不是风……

    森蚺张开巨口正在吸气,密林之中,很多的飞鸟,还有枝叶,以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都被它吸入了嘴巴。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,这家伙是在吃饭啊,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……可是,我不想成为它的粮食啊!

    我拼命拉住萧宁儿的手,左腿伸出去,勾住了旁边的一棵树,勉勉强强的固定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我们仿佛在和台风抗衡一样,头发向着那个方向笔直的竖起来,勾住的那棵树,已经倾斜的不行了,我扭头一看,吓得差点没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那条森蚺,一大截身体已经探出了石缝,还在不停的向外增加着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