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7章 水中无赖

    看看,这就是竞争意识啊……安琪一定是受到了萧宁儿的刺激,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跟我那啥。

    但是不能够啊……她还受着伤,我要是这时候跟她做那种事。我成啥人啦……唉,可惜了……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看着安琪羞红的脸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琪琪。你的心情我理解,但是你现在身上有伤,我不能……还是等你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安琪截断了我,颤抖着说道:“我快忍不住了……陈大哥……你快帮我想个办法嘛!”

    呃……这么饥渴?我正在考虑怎么开解她。安琪抓住了我的衣襟:“快点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,我这才察觉到不对劲,难道她是想……

    哗哗哗的水流声急促响起,怀中的安琪反身搂住我的脖子,带着颤音哭泣:“好丢脸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!”我亲了亲她含泪的眼:“吃喝拉撒睡都是人体的正常生理功能,你不要不好意思啦!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忽然抬起头,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我:“我们已经这样了……如果你以后不要我的话,安琪就没脸活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一直疼你的!”我用力点头,她反手握紧了我的手,轻声道:“不止疼,还要爱!”

    “爱!必须爱!”我握着她的手,忽然发现,不远处的一根石笋上面,有光芒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我睁大眼睛看着,那根石笋上面再没亮起过,就在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的时候,旁边十几米开外的一根石笋,再次亮起了光芒。

    仿佛空气中有一道看不清的电线,把这些石笋连接在了一起,光芒左右前后的闪亮,都是转瞬即逝,仔细一看的话,可以发现,闪亮的都是石笋上面那些古怪的花纹。

    星垂平野阔,广漠的石林中像是银蛇在乱舞,我抱着安琪,静静的欣赏这奇异瑰丽的一幕,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夜未央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们用了多半天的时间,穿越过了石林,巨大的轰鸣中,那道瀑布重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在石林的边缘,背靠石笋搭建了一个窝棚,因为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我留下一些吃的,让萧宁儿和安琪留在这里,我自己反身回了密林,开始伐木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话,可以横渡那条河流,可是加上她们两个,安琪身上又有伤,根本就不可能渡河的,所以我早就考虑好了,要制作一个木筏度过去。

    我手里只有一把海事刀,要想伐木的话,还真是有点杀牛用鸡刀的意思,不过也没别的选择,我的想法是,在兼顾安全性的情况下,尽量做到轻量化。

    所以我只挑选了五根大腿粗的树干作为主体支架,用长藤绑成了日字型,剩下的地方,都是用细而坚韧的长藤编织填充,尽管如此,我也是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,要不是我精力充沛,就要累瘫了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的时候,我终于把简易木筏搞好了,剩下的就是等待明天尝试了。

    融融月光洒在河面上,辚辚波光美丽的让人眩晕,我们三个坐在河边,身边的篝火熊熊燃烧着,萧宁儿把一个剥好的蜗牛放在我口中,我顺势舔了舔她春葱一样的指尖,她羞红着脸,似嗔似喜的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,仰头灌了一口猴儿酒,甘爽滑美的热流很快蔓延了我的全身。

    这酒味道真是一绝,我已经打定主意了,回去之后,无论如何也要再去一趟那个猴儿村庄,不为别的,就为这猴儿酒。

    月下饮酒,身边两个美女莺声燕语,我感觉就是给我个皇帝也不换了。

    然而乐极生悲这句话,真的是挺特么准的,第二天,我就遭到了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为了试验一下,我决定自己先独自渡河,看看木筏的安全性。

    我吃力的把木筏推入河中,跳了上去,木筏向下沉了一下,但是很快就起来了,虽然脚下软软的,河水已经没过了脚面,但是承载我绝对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我冲着安琪翘起大拇指,正是她以服装设计的理念,提出了合理的编织建议,这木筏才拥有如此好的浮力和坚韧。

    我手中长长的树枝在岸边一点,木筏立刻向前而行,湍急的水流冲来,把向前的木筏冲的斜斜向下游,我并没有抗拒河水的力量,也抗拒不了。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过河,哪怕再往下跑,只要过去就可以。

    我用换了两个简单的木桨,划动起来,木筏一点一点的前进,很快就到了河的中间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看到,水底忽然变黑了,仔细一看,那是无数的巨濑,在向我疯狂的扑来。

    握草……把它们忘了,我知道,如果被它们围上我,木筏立刻就会翻掉,我只要落了水,分分钟就会被它们撕成碎片,在水中,我根本就无法和它们抗衡!

    我当机立断,立刻舍弃木筏跳下了水,拼命往回游。

    这次,是我超强的视力救了我,总算是发现巨濑发现的早,我翻身上岸的时候,离我最近的一头巨濑,牙齿距我超不过十厘米。

    我仰身躺在岸上,大口的喘着气,刚才的玩命狂游,让我差点没抽了筋。然后我就看到,那些巨濑把我辛辛苦苦做好的木筏顶了起来,你一口我一口的,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麻蛋,这是红果果的羞辱啊!我看到一只巨濑的脖子上,还残留着一个伤口,那是我的海事刀留下的,难道这些巨濑的报复心,居然这么强大吗?它们有这种智商和脑容量吗?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,巨濑是非常非常聪明的,它们可以用石块砸开蚌壳,吃到里面鲜美的蚌肉,除了猴子猩猩之外,几乎很少有动物懂的使用工具的……”安琪叹了口气:“陈大哥,你也不要生气,我们换一个地方渡河好了!”

    换一个地方渡河,说的蛮轻松的……可是一切都要从头再来,光是木筏材料的采集,就够我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但这是唯一的办法,我用了多半天的时间,才又重新搞好了一个新的木筏。这次我没有急于下水,而是等到了夜幕降临,我才拖着木筏,朝下游走了三四里地,心说这次应该不会再遇到它们了吧。

    谁知道我下水之后,两只巨濑就从河里出现了,它们一只尾随着我,另外一只掉头就跑。没过一会,一大群巨濑就杀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浑身**的回到了她们身边,一脸的沮丧,麻蛋,这巨濑还和我扛上了!不用睡觉的嘛你们……居然还有放哨的……

    “陈大哥别生气……它们太无赖啦!难怪叫巨濑呢……”安琪和萧宁儿安慰我,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睡吧,总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虽然是这样说,但是办法在哪里呢?我仰面躺着,眼睁睁的看着满天星斗,苦思冥想的却想不出办法。

    太阳并不因为人的烦恼而缺席,第二天早上照常升起,我决定给两个女人换换口味,跑到了树林中去掏鸟蛋。

    一只翠绿色的鸟儿发现我正在祸害它的子孙,愤怒的鸣叫着,冲着我俯冲过来,我仰身躲过了它,看着它尖叫着绕着我盘旋,一丝灵光忽然在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劳资可以飞过去嘛!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不停盘旋,我托着一捧鸟蛋回到了她们两个身边。

    听说我要飞过去,两个女人都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问我不会是想再造一个热气球吧,这里也没有材料啊!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这个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助。

    我采来了很多的韧麻,让安琪指点我和萧宁儿,编织两个翅膀出来。

    安琪曾经送过我一个韧麻的背心,我亲手编织的时候,才知道这是多么繁琐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要把韧麻的外部用石头砸开,才能露出里面细密的纤维,再把这些纤维搓出一小缕一小缕的,然后才可以编织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来说,这真的是一件太折磨人的事情,所以我只负责韧麻的搓制,剩下的大部分交给萧宁儿,安琪勉强可以帮助她一些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处理韧麻的时候,我也没闲着,跑回密林,采集了很多的长藤,开始编织绳索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,把翅膀编织好了,但是无论她们编织的多么用心,始终不能和现代机器的织物相比,中间缝隙还是蛮大的,漏风的现象必须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所以,我只能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固定在翅膀上,然而还不够,萧宁儿和安琪也被我剥的只剩了三点式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在阳光下舒展着玲珑有致的身体,完美的好像大理石雕塑,这里也没有别人,她们也已经把心交给了我,所以并不觉得如何羞涩,脸上流露的,是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你一定要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成功的话,一定要注意拉我回来!”我再次叮嘱了一遍她们,把长藤一端捆在了最近的一根石笋上,另一端系在我的腰上,望了一眼湍急的河流,深深吸了一口气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