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6章 有点想那个

    “哼,陈大哥还是苏珊姐的呢!怎么又成了你的了!”萧宁儿和安琪斗嘴惯了,简直就是随口就能应战。

    安琪的小脸红了一下,嘟着嘴说道:“是啊。是我和苏珊姐的!没有你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”萧宁儿撇撇嘴:“你说了不算!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”安琪瞪着眼睛:“就算!”

    “不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……”我急忙打断了两人,要在一个月以前,我就算做梦都不可能想到,一个肤白貌美的空姐。一个娇俏可人的富二代,会因为争我而吵起来,估计连正眼都不会看我一下吧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,关于我的问题。我们先不谈,我们先想办法回去再说吧!”我站在古堡的外面,看了一眼陡峭的岩壁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种地形,担架肯定是不能用了,我只能把安琪抱下去,可是下去的时候,肯定会不可避免的有颠簸,我担心她骨折的地方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表情,她们以为我在生气,两个女人不争吵了,安琪扬起手,怯怯的拉了拉我的衣袖:“陈大哥,别生气啦,大不了……安琪把你分给她一点点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你分,陈大哥又不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又要争吵,我低喝一声够了,她们才乖乖的闭上嘴巴,互不相让的你瞪着我,我瞪着你。

    安静下来之后,我继续思考,其实留在这里,等安琪的伤好一点才是最稳妥的,可是我们实在等不了,陈丹青她们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,而我们身后的古堡,也是诡异莫测,能够远离就尽量远离。

    要是安琪的伤能稍微稳定一点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我低头思索,目光无意中滑过手掌,一个念头忽然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刚才为了阻止古蔺割我小丁丁,用自己的手掌攥住了刀刃,那里被割出一道很深的伤口,可是现在伤口那里已经结疤,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经过饮用圣泉,拥有了超强的自愈能力,我不清楚,这种能力是不是存在于我的血液之中,但是,可以一试……

    “安琪,乖不乖?”我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安琪得意的瞟了萧宁儿一眼,甜甜笑道:“最乖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闭上眼睛,一切听陈大哥的话,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琪用力应了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安琪,张开嘴巴,宁儿,你不许出声!”我说着,拔出了海事刀,飞快的在自己脉门上划了一刀,一串鲜血,滴入了安琪刚刚张开的嘴巴里面。

    鲜血的味道让安琪有点蒙圈,她眼皮一动,还没张开,我另只手已经覆盖在了她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“乖,吃点东西!”

    萧宁儿双手紧紧捂住嘴巴,眼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,我的鲜血宛如红色的珍珠,一串串的滴入安琪的小嘴里面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我超强的自愈能力让伤口收缩了,我再次划了一刀,继续用鲜血滴入安琪的口中。

    一直到我的头变得眩晕,我才停止,萧宁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我的手离开,安琪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,也跟着一起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!”我装作满不在乎的笑了笑:“你们忘了,我可是不死鸟一样的存在啊!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从后面用力抱紧了我,脸紧紧贴着我的脸,哭着说道:“你好伟大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受着她胸前那丰盈对我的挤压,含糊的说道:“是挺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担心安琪的哭泣会牵动她的伤势,急忙捂住她的嘴,柔声安慰,好一会,两个女孩才平静下来,我问安琪觉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安琪告诉我,伤口那里不那么疼了。我精神一振,感觉这个想法确实管用。毫不犹豫的再次用鲜血滴入安琪的口中。

    大概一两个小时之后,我解开了安琪的衣服,一对乳鸽蹦出来,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我,在夜风中微微的颤动着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要不是失血过多的话,搞不好鼻血都会喷出来。

    我的手微微颤抖着,按在了安琪的伤处,断骨自然不会这么快愈合,可是那里因为骨头摩擦而造成的淤青,却已经完全消散了。

    我抱起安琪,另只手牵着萧宁儿,并没有选择下山,而是沿着石壁,横着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寻到了一个避风的石壁陷凹,在那里蜷缩着过了一夜,一夜之中,我又喂了安琪很多次鲜血,第二天早上,安琪告诉我伤口那里已经完全不疼了。

    我又摸索了一下,骨头还没长死,但是已经不能摇动了,应该是稍微长在一起了,这样的话,只要我下山的时候小心一点,应该可以避免她骨头错位的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抱着安琪,另只手搀着萧宁儿,开始了谨慎的下山之旅。

    主要是这石壁太陡峭了,萧宁儿只凭借自己的力量,根本就无法下去,我有了一个打算,等到回去之后,应该训练一下几个女人,让她们练习攀岩了。

    我们从阳光初生,走到了日过中天,终于爬下了石壁,萧宁儿已经累得走路都不稳当了,我找了一个平整的石台,把安琪放在上面,让她们两个等着我,我去密林中找点吃的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两人,我并不敢走的太远,不到十分钟,我就匆匆的跑了回来,手里提着一堆树枝和两个树叶做成的包裹。

    我打开其中一个,里面是清水,我找到了一棵旅人蕉,用它的叶子包了清水回来。

    萧宁儿两人早就渴坏了,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痛快,然后看到我打开另外一个叶包,两人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不会是……”萧宁儿苦着小脸,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我伤口有点难受,我要休息一会了……”安琪匆忙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休息吧,休息好了,也就可以开饭了!”我淡淡的说了一句,开始生火。

    萧宁儿蹲在我旁边,看着那个叶包,可怜巴巴的问我:“我们……真的……要吃这个?”

    我吹着了火引子,引燃了火堆,点点头:“当然,这玩意高蛋白,而且在西餐厅里面,貌似价格也不低吧!”

    在摊开的绿叶上,有一堆指肚大小的蜗牛,有的探出头来,用触角探探周围的叶片,迅速的缩回了头,阳光照耀下来,它们在叶片上留下的湿湿的痕迹,反射出了光芒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去餐厅从来不点这个的……我们是中国人嘛!”萧宁儿抱着我的胳膊,撒娇的说道:“人家没胃口,不吃行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”我淡淡的说道:“在我们前面,还有一条很宽的瀑布河流,我们必须伐木做舟,才能越过河流,然后穿越很久的森林,才能回到我们的家,在那之前,我们的食物并不能保证,如果你不吃的话,必要的时候,我只能用自己的鲜血喂你了!”

    萧宁儿沉默下来,咬着嘴唇,默默看着我倒了一些猴儿酒在水里面,然后把蜗牛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,酒水里面就出现了一些渣渣似的东西,我这样清洗了几遍,把蜗牛重新用绿叶包好,挖了一个浅坑埋了进去,把火堆移到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刚才用酒水泡了几遍,蜗牛已经把它们肚子里面的东西全吐出来了,再烤熟了,口味不敢说,至少卫生方面是没有问题的!”

    我说了一句,就闭上了眼睛,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我把火堆移开,连吹带拍的拿出了已经枯黄的树叶,打开之后,捻起一个蜗牛,找了一根很细的树枝,从里面挑出了蜗牛的肉。

    蜗牛已经被烤的缩成一个小团,看不清头尾,白生生的微颤着,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酒香。

    我冲萧宁儿扬了扬眉毛,她咬着嘴唇,慷慨就义般的吐出两个字:“喂我!”

    我把蜗牛送进了她的嘴里,萧宁儿皱成一团的脸忽然绽开,瞪大眼睛:“好吃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我不是第一次吃蜗牛了,以前训练野外生存的时候,蜗牛就算是加餐了。不过那时候吃的没这么讲究,就是直接用开水煮熟了吞吃。

    蜗牛肉的口感比较差,软塌塌的像是鼻涕,味道……总之就是蛋白的味道啦,和一种南方特产的豆干味道有点像。

    我试着往自己嘴里丢了一个,一股甘甜滑爽的感觉,立刻充斥了我的口腔,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这里蜗牛的品种比较特殊,还是猴儿酒起到了奇妙的反应,反正这个蜗牛的味道,真的特别赞。

    我和萧宁儿你一个我一个的吃的香甜,安琪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怎么都没人想到,病人也需要营养的嘛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睡着了吗?”萧宁儿嘻嘻笑了一声,看到安琪扁着嘴巴,她故意叹气说道:“陈大哥偏心,早就给你剥好了一大堆啦!”

    蜗牛进入安琪的口中,她啧啧称赞,说比在法国餐厅吃过的还好吃,我们三个把蜗牛一扫而空,简单的休息了一下,再次踏上了归程。

    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,我们终于走出了密林,来到了石林的边缘。

    我用密林中采来的枝叶,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棚,然后我们三个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外面燃烧着熊熊的篝火,透过枝叶的缝隙,我们可以看到满天的星光,归巢的宿鸟和昆虫不停的喧嚣着,整个天地喧嚣而又安详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话,我让她们两个休息,我在周围布置了一些陷阱,回到窝棚刚刚躺下,安琪就用手轻轻拉了拉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我有点想……那个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