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5章 我想给你生孩子

    他故意把动作放的很慢,应该是想要加大对我的心理折磨,我这才知道,古代那些太监大都心理变态。应该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非常荒诞的想法。我既然拥有强悍的自愈能力,那里被割断之后,会不会像是壁虎的尾巴一样,自己又长出来?

    虽然也有可能。但是我绝对不敢去冒险,我猛地扬起右手,用手掌死死攥住了刀刃。

    鲜血立刻从手掌涌出,刺骨的疼痛反而刺激了我的身体。我感觉刚才黑暗之中,那个赐我重生的存在,给予我的,远远不只是涅槃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股澎湃的力量,随着刺痛渐渐复苏,我另只手伸出去,拉住了古蔺踩在我脸上的脚腕,用力一扯,古蔺仰面栽倒。

    他的手在地上微微一撑,沾地即起,手中的海事刀划出一道闪电,直奔我的胸膛。

    我拼命扭身,海事刀贴着我的胸口擦过,刺入木地板,我四肢一发力,像个鱼雷一样撞向了古蔺。

    我的脑袋撞上了他的小腹,古蔺被我撞得向后踉跄了几步,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双手撑住地面,翻了一个跟头,双腿搭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一绞,施展出了传说中的夺命剪刀脚。

    双腿的力量,远远比双手大得多,古蔺被我双腿绞的脖子发出嘎巴的骨爆音,向着一侧歪倒。

    我和他以6|9的姿势倒在了地上,我双腿死死锁着他,一只手伸出去,从地板上摸到了古蔺没来得及拔出的海事刀。

    锋锐的刀锋毫不犹豫的刺入古蔺的大腿内侧,那里有人身体上最重要的主动脉,可是刀锋入肉,没有半点鲜血出来,我就势横着一划,把他那里的肌腱割断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,凭借着脑海中人体解剖部位,把古蔺双腿的肌腱和脚筋全部挑断,他发出凄厉的吼声,可是身体却被我双腿锁的死死的,根本就无法躲避。

    我的双腿松开了他,他想要弹身而起,可是他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。他双手撑地,想要逃离,我的海事刀飞快的划过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鲜血喷洒,但是他的气管被完全割开了,他恐惧的张开嘴巴,似乎想说什么,然而海事刀立刻从他张开的嘴巴穿进去,刺穿了他的后脑,把他深深钉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呸……”我冲古蔺吐了口带血的唾沫,转身飞快的跑向了安琪。

    安琪依然昏迷着,惨白的脸上写满了痛苦,我迅速的检查了一下,发现她左边的一根肋骨断掉了,所幸位置还好,并没有刺穿肺叶,否则她已经导致血气胸而死。

    我不敢唤醒她,小心的为她把断骨扶正,用链伽把盔甲的护手护腿砸扁,做了两个简易的夹板,把她固定好。忙完这一切,我感觉自己最后一丝体力都被透支了,我倒在安琪的身边,等待体力的恢复,同时盯着走廊尽头,心里不停的盘算着。

    萧宁儿下落不明,我必须要找到她,可是我怀疑,这阴森森的古堡里面,还有什么危险,那个给古蔺初拥的家伙,始终没有出现,古蔺为什么带我到这里,原因也不明,但是毫无疑问,这古堡里面,一定不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并不放心把安琪留在这里,自己单独去寻找萧宁儿。可是安琪现在的情况,并不适合移动,否则会造成断骨的移位。这实在是左右为难啊……

    我左思右想了一会,想到了一个笨方法。

    我爬了起来,唤醒了安琪,她睁开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你……我们……是不是都死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迅速的意识到疼痛,小脸皱的像个包子,我怜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,告诉她古蔺已经被我杀死了,但是她的肋骨断了一根,现在不能乱动,我会抱着她去找萧宁儿,她一定一定不能动弹!

    安琪看到古蔺的尸体,痛苦的脸上挤出笑容,满脸崇拜的说陈大哥真棒……然后保证自己会很乖,一定不会动的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把她抱了起来,动作慢的像是蜗牛,然后一步一步,不抬脚,蹭着往前走,争取不让她感受到一丝一毫的震动。

    我以龟速行进,终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,一道幽深的楼梯,盘旋而上,尽头,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木质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,我一步步的攀上去,来到一条过道里面,过道的两边,是一扇扇房门。

    我推开了第一间房门,里面出现的光芒,差点没炫花我的双眼。

    一口口的木箱子摆在地上,里面盛满了金币,怕不有几十万枚,静静的闪耀着光芒。

    虽然挺诱惑人的,可惜,对我来说没卵用,还不如一个鸡腿更实用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转身,走向第二个房门,推开之后,尽管刚才金币已经给我打了预防针,这里面的东西,依然让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里面是一排排的木架,上面摆满了油画,瓷器,精美的地毯,还有各式各样的古玩。

    麻蛋,这些能把曼哈顿买下来吧……我咽了口唾沫,毅然的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推开了第三个房门,我见到了萧宁儿,她静静的躺在一张床上,呼吸均匀细密,睡的很香甜。

    没事就好……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把她唤醒。

    萧宁儿只记得自己被古蔺捉住带到这里,其他的什么都不清楚了,关于我和古蔺之间那场惊心动魄的恶战,我并没有提及。

    我把她刚才睡过的床拆了,做成一个简易的担架,把安琪放在了上面,和萧宁儿抬着她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我的身后,忽然响起了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回头,身后没有人,这这声音是男人的声音,有些沧桑,说的是英文,我听不懂,也不知道从哪里飘出来的,或者是哪一间房子里面,但是我没打算去寻找。

    萧宁儿转译给我,说那个声音问我,为什么看到那难以想象的财富,却没有半点的动容。

    我懒得鸟他,你问我就一定回答吗?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我没心情……”我对萧宁儿使了个眼色,我们两个加快了脚步,向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我担心,这个说话的人,就是给予古蔺初拥的人,所以我虽然表现的大大咧咧的,其实却在极度的警惕着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在我们背后,不急不缓的响起,但始终没人出来阻止我们。

    萧宁儿和我小心的走着楼梯,她告诉我,那个声音说,我们可以随意离开,但是他相信,我一定会再回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,离开这座荒岛的唯一出路,就在这座古堡之中。

    我有刹那的心动,但是很快把这种渴望压下去了,安琪身受重伤,我必须马上带她回去养伤。而且我也担心陈丹青她们,我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路德的踪迹,我担心他万一叛变的话,会对陈丹青她们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再大的诱惑也不能挽留我,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一楼的大厅。

    这里依然一片狼藉,还保留着刚才我们打斗过的痕迹,但是目光所及,我发现少了一样,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古蔺不见了!

    这个死太监本来被我用海事刀钉在地板上,可是现在,海事刀还插在那里,可是他却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麻蛋,我有点恨自己,刚才为什么不把他的脑袋切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后悔于事无补,我把这件事抛在一边,告诉萧宁儿,我们马上启程回去。

    萧宁儿的体力远远不如我,抬着安琪走了这一会,早已经累的不行了,但是她一直在咬牙坚持着。

    我虽然心疼她,但是我知道,这古堡太特么邪门了,必须要尽快的远离她。

    我告诉萧宁儿忍耐一些,过一会再休息,她乖巧的点点头,然后让我给她讲讲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,我把她离开后的所有经过,给她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宁儿听到古蔺是个太监的时候,连连摇头,说不可能的,原来她们航班上,好几个空姐都和古蔺发生过那种关系,毕竟古蔺长得还满英俊的,又是副机长,他不可能是个太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那就是古蔺后来才变成这个样子的,当时弄死他之后,真应该扒开他的裤子看看的。

    听到我和古蔺惨烈的搏杀,萧宁儿的眼睛都红了,满眼柔情的看着我,咬着嘴唇憋了一会,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想给你生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她勇敢的迎着我的目光,挺了挺胸膛:“每个少女都做过一个梦,自己被恶龙抓起来,躺在古堡里等待救援,会有英勇的骑士到来,斩杀恶龙,救了自己,故事的结局,都是她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故事都这么说了……我还能怎样……

    刚才我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,黑暗之中对我说第一次的那个声音,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明白,但是我知道,既然有第一次,就会有最后一次,我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的。

    在我活着能爱的时候,就尽量去爱吧!

    “陈大哥是我的……”安琪忽然睁开眼睛,瞪着萧宁儿,脸上写满了警惕和愤怒:“你不能夺人所爱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