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4章 下面没有了

    我早就提防着他,也知道这货的速度快的不像人,我低低对安琪叫了一句快跑,提着链伽反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追逐古蔺的途中。我无数次的分析过他,和他交手了几次,我总结归纳出,这货有两个特点。一个是速度太快,还有一个是抗打击能力强,但是他肯定也会受伤,因为上次我捅了他一刀。他马上就遁走了。

    这也证明了他的一个弱点,他太自私,太爱惜自己,稍微受到一点伤势,就会放弃战斗。想想也能理解,在此之前,他只是一个副机长,也算是高级技术人员吧,并不像我一样,当过兵,曾经在生与死的边缘摸爬滚打,受过严格的忍耐训练,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。

    上次我捅了他一刀就证明了这一点,其实他比我厉害的多,可是我不怕死!

    眨眼间我和古蔺的身体就险险撞在了一起,我的链伽还没挥起来,他已经屈膝顶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我胸口传来锥心的剧痛,像是被一辆飞驰的汽车迎头撞上,喷出一口鲜血向后直飞,他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,如影随形而至,伸出手去抓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我观察过他很多次,抓别人脖子这个动作,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习惯性的攻击方式,而我,就在等待着这一刻。

    我左手的海事刀脱手飞出,飞向他的脸,他冷哼一声,微微偏头,让海事刀贴着他的脸颊飞过,原式不变的抓向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在投掷出海事刀以后,就拼命的扭腰,身体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刚刚接触到我的脖子,我已经凭借转身的力量,挥出了链伽。

    这就是预判,是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人才有的技能。我用投掷海事刀稍微争取了一点时间,还顺带麻痹了一下他,认为我已经黔驴技穷,然后才挥出了链伽。

    链伽上面那钢刺的球体,带着呜呜的风声,向着他的脑袋扫了过去,迅疾如电。

    因为我是预判,所以有一定的提前量,古蔺没想到我的还击会这么快,这么坚决,闪避已经来不及了,他去掐我脖子的手急忙竖了起来,挥拳去挡钢球。

    我丢出海事刀留下链伽,就是考虑到这一点,这个东西的伤害力,远远超过了海事刀,加速度之后的钢刺球,后面的锁链在他手上绕了几圈,狠狠的撞击在他的手上,他的拳头立刻扭曲变形,却依然没有半点鲜血。

    在他惊愕的表情中,我用力一拉链伽的柄,接着拉扯的力量,合身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,为了限制他鬼魅一样的速度,我只能用链伽上面的锁链缠住他,和他贴身肉搏。

    这是我刚才所想到的,对付他的所有办法,现在全部都顺利实施了,剩下的,就交给天意了!

    眨眼间我撞在他的身上,单手抱住他的腰,伸脚到他身后一绊,肩膀一扛,我们两个一起滚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古蔺这才从受伤之中回过味来,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发出了一声差点震聋我耳朵的尖叫,没被链伽缠住的那只手抬起来,又去掐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你特么真执着啊!我一低头,用下巴护住了脖子,曲起手臂,手肘重重砸在他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在我所学的格斗知识之中,小腹是人体最柔软的部位,里面有很多的脏器,受到重击之后,会迅速传递剧痛瓦解敌人的战斗力。可是这对古蔺似乎并无作用,他的小腹被我撞得凹陷了一下,脸上却没有半点动容,依然伸手去掐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冰冷如毒蛇的手触到了我的下巴,我猛地一扭腰,搂着他打了一个滚。

    体|位一变化,古蔺的手贴着我的脸落空,我曲起膝盖,狠狠的顶在了他的两腿|之间。

    麻蛋,你欺负了我这么长时间,劳资让你连男人都没得做!

    我的膝盖暴烈的撞在他的要害部位,可是那里反馈回来的触感,让我浑身一震,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不是第一次对人使用这一招了,膝盖撞上去是什么感觉,我心里有数,那是一种鸡飞蛋打的快|感。可是现在,我的膝盖没有碰到鸡,也没碰到蛋……只有一马平川……

    握草……难道古蔺其实是个公公?可他脸上有胡渣啊……

    我这么一愣神,也把刚才费尽心思得到的优势全部失去了。

    古蔺的手,终于在我迟钝的时候,勒住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太大了,我感觉脖子都快被他掐断了,呼吸断绝之后,脑子里面因为缺氧而嗡嗡响,嘴巴张开,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我依然在笑,扭曲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,用促狭的眼神拼命传递给古蔺这个信息——兄弟,你原来不是个真正的男人啊……

    古蔺应该是读懂了我的眼神,他眼中涌出羞愤欲狂的杀意,拇指的指甲按在了我的颈动脉上。

    只要他轻轻一划,我就会和那两个女生一样,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身体忽然震动了一下,一个亮闪闪的东西,砸在了他的后背上。当啷落在地上,是一个铁质护手。

    “魂淡!放开陈大哥!”

    安琪从那具盔甲上面,卸下了头盔,尖叫着冲了过来,她的小脸上,写满了愤怒和坚决,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。

    原来,小白兔也有怒吼的一天……敢于直面饿狼……

    古蔺转头看着安琪急冲过来的身影,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,我努力的抬起手,轻轻的一记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浑身无力,这一记耳光,连瘙痒都比不上,可是古蔺霍然转头,连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我冲他挑挑眉毛,挑衅的意思很明显,古蔺的手指用力,尖锐的刺痛从我的脖子上传来,我的眼前绽开了一蓬血雾。

    血色模糊的视线中,安琪张开嘴巴,大声呼唤我的名字,她跌跌撞撞的声音虚幻而缥缈,我忽然感觉到无比的疲惫。

    甚至连睁着眼睛,都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情,我努力看着越来越模糊的安琪,看到古蔺抬起脚,踢在了她的胸口上,看到她倒飞出去,沿途洒下了一蓬血雾……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苏珊姐说,当你有要保护的人的时候,你会拥有无比强大的潜力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的话在我耳边响起,可我的潜力在哪里……我只能无助的看着她……在我面前死去……

    内疚和愤怒,让我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,我忽然希望自己变成一个火药桶,炸的粉身碎骨,和这个艹蛋的世界一起毁灭……

    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,鲜血大量的流逝,让我已经连眼皮都睁不开了,古蔺随手把我丢在地上,缓步走向安琪的背影,是留在我视线中最后一抹残影,我彻底坠入了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永夜一样的虚空中,我像是流星一样下坠,鲜血从我身体里喷出来,绽放出血色的光彩,一个低沉的声音,忽然在我耳边响起,说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我身边如光芒流逝的血色,忽然倒卷回来,涌入了我的身体,我仿佛跳入了炙热的岩浆,浑身被烧灼的要烤熟了,锥心刺骨的疼痛席卷了我,我的身体像是失落的叶子,在虚空之中漂浮摇摆,直到,一种涅槃重生一样的力量,充斥了我的全身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安琪躺在地上,痛苦的扭曲着,古蔺还在向她走去,这还是我昏迷之前看到的一幕,似乎刚才我所经历的的一切,全部流逝于时间的断层。

    古蔺忽然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着我,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居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太监!”我呸的吐了口唾沫,摸了一下脖子,伤口完全消失,那里平滑一片。

    我攥紧双拳,大步走向古蔺,一字字的说道:“虽然你不是个男人,但是我需要,你像是男人一样,和我战斗一场!”

    古蔺的脸还是惨白的,却诡异的扭曲起来,应该是很生气的样子,他怨毒的瞪着我,下一秒,明明他还站在安琪的身前,可是另外一个古蔺,却突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一记重拳砸在我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是残影!这货的速度已经快到能够拉出残影了……

    我被这一拳打的倒仰着飞了出去,眼角的余光中,安琪身前的古蔺已经消失,古蔺如影随形跟着我而来,一条腿竖起来,凌空下劈,劈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我重重砸在地上,尘土飞扬中,古蔺踩住了我的脸,我的半边脸贴着地面,半边脸感受着他的鞋底,斜眼上挑,看到古蔺脸孔狰狞的扭曲,冲着不远处一伸手,那把海事刀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,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握着海事刀,目光落在我的大腿那里,我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我明白这货想干什么了……他想让我和他一样……

    握草!我差点没哭了,我可以伤,可以死,怎么都可以,就是不能没有哪里啊……

    古蔺盯着我表情的变化,脸上露出残忍满足的笑容,弯下腰,海事刀缓缓接近了目标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