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3章 神秘古堡

    我冲向了萧宁儿,同时转头,目光与安琪在空中碰撞,她起初茫然。随后释然。然后凄然。她读懂了我的歉意,读懂了我的坚决和选择。

    我打算救萧宁儿,放弃安琪,这不是说在我心中。萧宁儿的地位要比安琪重要。而是我和安琪,已经相互吐露心扉,她心变我心。我今天放弃了她,把萧宁儿送回去之后。我会陪她一起死!

    她那么胆小,一个人在下面,应该会很害怕和寂寞吧!若说地狱天堂没有将我和她分开,我会一直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飞坠的身影,在我眼中越来越大,我的心如同刀割一样疼痛,就在她们即将坠落到我头顶的时候,她们的身形忽然停顿了。

    古蔺一跃而下,揪住了两人,向上攀升,嘴里发出疯狂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终于知道,哪个对你更重要了!”

    他松开了安琪,任凭她坠落到了我的怀中,自己提着萧宁儿,用力一蹬石笋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在十几米之外落到地面,沉声说道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这次是最后一次,同样,也会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带着怀里的女人,渡河离开,我不会阻拦你!若是你想救萧宁儿的话,很简单,翻过这片石林,再次进入雨林,我会在那里等你!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萧宁儿的惊呼声戛然而止,因为古蔺已经飞快的奔跑起来,呼呼的风灌入她的口腔,把她的后半截话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横抱着安琪,迅速的追赶了过去,困惑如同此刻石林的阴影,在我心里密密麻麻的延展开。

    古蔺究竟想做什么?为什么要试探我,看看谁在我心里的地位更重?他带着萧宁儿离开,让我继续追赶他,他到底安的什么心?我真希望苏姗此刻就在我身边,也许能帮我分析出什么。

    我想的脑袋都疼了也没想出个答案,却懵懵懂懂的跑出了石林,不远处,一道河流欢快的流淌,河流的另一边,又是一片茂密的热带雨林。

    古蔺和萧宁儿已经不见了踪影,我毫不犹豫的追了进去。

    沿着古蔺留下的痕迹,我不停的深入着,追着追着,古蔺前行的方向,似乎出现了偏差,不再是笔直向前。而是转了方向。

    我攀上一棵大树看了一下,眼中所见,让我浑身如同遭受了雷击一样,不敢置信的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怎么会……”安琪搂着我的脖子,同样不敢置信的看着远方,小嘴张开,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古蔺所引导的方向,是通向了密林边缘的石壁,这里的石壁已经陡峭到近乎险恶的程度了,甚至云彩都在半截腰那里飘荡,这石壁的海拔高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最令我们震惊的,不是这石壁太高了,而是石壁上面,矗立着一座城堡!

    这城堡我们两个不是第一次见了,前两天我和安琪乘坐热气球出海,见到了海市蜃楼,里面的古堡,就和这个一模一样,那雄浑险恶的气势,让人印象特别深刻,所以我们两个是绝对不会认错的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面面相窥,都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搁,古蔺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,带着萧宁儿向古堡攀爬。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有点明白了,古蔺的最终目的,就是让我进入那座古堡!

    那古堡里面到底有什么?为什么古蔺从大老远的把我引过来?他究竟想做什么?

    一个荒诞的念头忽然从我的脑海里面闪过,随即迅速的扎根生长,让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古蔺他其实知道我就是破咒者?而他……则是引导者?

    这念头让我情不自禁的呻}吟几声,眼中所见的那个古堡,似乎变成了恶魔狰狞的微笑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看着怀里的安琪,她用关切的目光痴痴看着我,我们两个的目光相对,她挤出一个很勉强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的脸色怎么忽然这么难看了?”

    “安琪,你怕不怕死?”我没有回答她,反而问起了别的。

    安琪楞了一下,认真的想了想,说道:“当然怕啊!死会很疼吧!但是有陈大哥陪着我的话,安琪就不怕啦!”

    我低头,用自己的额头顶住了她的额头,低沉的说道:“其实,我也怕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陈大哥决定放弃安琪的时候,安琪就当自己死过一次了呢!”安琪伸手轻轻抚}摸我的脸,认真的说道:“但是我是欢喜的,我知道,陈大哥选择放弃安琪,其实是因为陈大哥想和安琪同生共死,对不对!”

    我仰望古堡,叹息一声:“安琪,只怕这次,我和你是真的要一起死了!”

    这并不是我太悲观,而是我看着这古堡的形状,忽然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我看过的漫画和电影里面,似乎那种吸血鬼,都是住的这种古堡。我想起我曾经的推测,古蔺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变成吸血鬼的,一定是有更高级的吸血鬼给了他初拥。

    那个高级的吸血鬼,是不是住在这座古堡里面?如果是的话,一个古蔺我都打不过,更不要说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了,我这次进去,肯定不是九死一生,而是十死无生了!

    难怪古蔺刚才让我选择,是不是带着安琪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我又怎能离开!

    不但不能离开,我也不能让安琪自己离开,这里与洞天相距山高水深,她根本就回不去的。与其那样,不让我们两个一起去直面死亡!

    “我不怕啊!”安琪仰起脸,低声说道:“陈大哥,和你在一起,不管生或死,我都愿意!而且我知道,陈大哥为了保护我,一定可以爆发出最厉害的状态的!就算打不过古蔺那个坏蛋也没什么啊!至少我们两个始终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我们的敌人,仅仅只是古蔺嘛?难道破咒者死于引导者这个怪圈,永远都颠扑不破吗?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抱紧安琪,向着石壁而去。

    带着她攀援石壁,耗费的精力简直难以想象,当我终于来到古堡前面的时候,古蔺就站在古堡的门口,目光复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……是破咒者!否则一个正常人,根本就爬不到这上面来的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让我越加相信自己的推测,否则他从何得知破咒者的?

    我默默的把安琪放在地上,活动了一下手臂,盯着他问道:“你是引导者?”

    古蔺缓缓的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!”

    不是?我震惊的看着古蔺,仔细想想,他也确实没有必要骗我,因为只要他愿意的话,只需要挟持萧宁儿,就可以让我乖乖就范,根本没必要说谎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,他不是引导者,那他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这座荒岛上,可不是仅仅只有引导者和破咒者的!守序者,裁决者,还有最最神秘的……”

    古蔺说到这里,身体震动了一下,闭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“萧宁儿呢?”我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古蔺的头向古堡甩了一下:“你进去之后,如果运气够好的话,可以见到她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进了古堡。

    我也不再犹豫,牵着安琪的手,跟着奔进了古堡。

    一进去之后,就是一个宽敞的拱形大厅,就好像影视剧中看到的那样,有拿着武器的盔甲站在角落,有古老的油画挂在走廊,几盏油灯明灭不定,把大厅里面的气氛,渲染的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萧宁儿和古蔺,却都没有在大厅里面。

    安琪紧紧攥着我的手,指尖在不停的颤抖着,我轻轻拍了拍她,示意她不要怕,径直走过去,从盔甲上面,摘下了武器。

    那个武器长得很奇怪,是一根两尺长的铁棍上面,系着一根锁链,锁链的尽头,是一个长满了刺的金属球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,我感觉杀伤力应该还不错。

    安琪告诉我,这个叫做链伽,是中世纪欧洲军队配备的一种武器,我笑了笑,说这玩意应该是从我们中国的双节棍上得到的灵感。

    说完,我挥舞起链伽,用力砸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巨响,那张做工考究的桌子四分五裂,上面那套精美的茶具也随之破碎,散碎的木屑和瓷片四处乱飞。

    我提着链伽,向着走廊走去,沿途看到什么就砸什么,反正我的精力充沛的很,再说,我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通乱砸,还真收到了效果,古蔺再次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,脸色阴沉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做什么啊?”我无辜的耸耸肩,挥舞链伽,把走廊墙壁上的油画砸碎,连后面的石壁都砸出了一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看到古蔺铁青的脸,我的心里升起隐隐的快意,这一路可被这货折腾狠了,现在,让我释放一下吧!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古蔺冷声说着,飞快的向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敢吗?”我故意套他:“你就不怕你背后的主子,一怒之下杀了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主子?”古蔺楞了一下,迷茫的看了我一眼,随即摇了摇头:“不懂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影帝呀你!”我嘲讽的笑笑,手底下没停,抡起链伽,砸向另外一副油画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古蔺冷哼一声,身形化作一道流光,向着我冲了过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