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2章 残酷的选择

    我冲出密林,就听到了巨大的声响,抬头一看,陡峭的岩壁上。挂着一帘瀑布,巨大的水流轰鸣着倾泻而下,溅起的水花,在阳光下散发出七彩的光晕。

    虽然美丽。却让我无比的失望。

    我原来曾经有过一个想法,却因为要照顾陈丹青他们,始终未曾尝试。我曾经想过,如果我沿着荒岛边缘的石壁。一直向前攀援,是不是在石壁的尽头,就能够走出这个荒岛?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到这个瀑布,我明白了,那真的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只凭这里银河落九天的巨大瀑布,我就走不过去。那水流如此的湍急,根本就无法横渡过去。

    当兵的时候,我曾经去过黄果树瀑布,那个瀑布已经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瀑布了,可是据我目测,它的规模,远远不及眼前的这个瀑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么庞大的水量,是从哪里来的,总之除了飞过去,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瀑布倾泻而下,在水流轰鸣中,冲入了下面的大河,那河怕不有七八十米宽,水流湍急无比,水面上好多的漩涡,证明下面的地形,也是复杂无比的。

    河的对岸,不再是原始森林,而是类似于云南石林那样的地形,一个个几十米高的石笋,如同宝剑一样,密密麻麻的矗立在荒草萋萋间。

    而古蔺,竟然出现在了河的对岸,安琪和萧宁儿蜷缩在他的脚下,生死不知。他双臂抱在胸口,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留给你的时间,已经不多了!”

    是啊……时间已经不多了!我看看日头,知道我已经没有别的时间考虑了。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几步助跑之后,毫不犹豫的跳下了大河。

    水花四溅中,冰冷的河水包围了我,一股强大的冲力,从瀑布方向传来,把我的身体冲的向下游急坠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我随波逐流的话,分分钟就会到了下面几里地远的地方。我不敢浪费时间,我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气和水流搏击。

    我的双臂拼命划动,溯流而动,在河水中勉勉强强的稳住身形,然后艰难的向着河对面划过去。

    河水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,我大部分向前的力量都被消弭,我只能一寸一寸的前进,虽然体力无穷无尽,可是那种事倍功半的无力感,却实在让人憋闷。

    我艰难的跋涉着,忽然,我发现前面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从水下一闪而过,迅速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好快的动作,若不是我的视力超强,根本就注意不到它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黑影带给我一丝不祥的预兆,我飞快的拔出海事刀叼在嘴上,继续向前艰难的游动。

    我的预感,很快就得到了证实。我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从十几米外出现,潜水悄悄的接近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毫无阻碍的透过湍急的水流,把这个家伙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东西长得蛮可爱的,头部有点像是海豹,圆圆的脑袋上凸出尖尖的吻部,没有耳朵,小眼睛,鼻子和耳朵退化到几乎看不见了。身体很像老鼠,前腿短小,后肢倒是蛮发达的,肚子也是大大的。

    这个是……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我在哪个电视节目中见过这玩意,它叫巨濑。在外面的世界中,这已经是极度濒危的珍稀动物,原因就是它的皮毛非常的好,号称入水不湿,甚至比起貂皮还要名贵。所以被人过度捕杀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上面介绍过,这东西最大的特点,就是贪吃无度,它们以鱼为食,堪称捕鱼高手,可是它们就算吃饱了,依然会捕杀鱼类,哪怕吃不下也要糟蹋了,这也是好多渔民对它们深恶痛绝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警惕的看着巨濑,它以为我看不到它,依然小心的从水底向我接近。

    我屏息凝气的顶着它,看着它距离我越来越近,就在我们相距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,它忽然加速,如同一枚无声无息的鱼雷,眨眼间到了我的下方,张开嘴巴就去咬我的大腿。

    它满口白森森的牙齿,看得人触目惊心,我飞快的屈起腿,膝盖用力的顶在它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巨濑没料到我早有提防,被我直接顶的直接从下面翻上来。但是我知道,由于水的阻力,再加上这家伙的皮毛太油滑,我这一膝盖根本就没让它受到什么伤害。但是我也在同时从口中拔出海事刀,迅速的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海事刀插进它的脖子,直至末柄,一抹鲜红尚未在水面荡漾开,巨濑的头就哗啦啦的冲出了水面,和我的脸相距不过十公分,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它狰狞扭曲的脸,甚至还有那几根猫一样的小胡子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河水在我周围剧烈的动荡起来,那是巨濑在我的身边拼命扭动着身体,我的身体扭曲闪避,躲过它的爪子,可是它那蝾螈一样的尾巴横着挥过来,重重的抽在了我的腰上。

    我疼得差点岔了气,失去了和河水搏斗的力气,随着水流向下游而去,海事刀也因此从它的脖子上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十米之后,我才勉强稳住了身形,就见到刚才那个地方,河水中一圈圈的红色被稀释,那只巨濑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斜着向前方艰难前进,挪动了不到几米,一幕可怕的情景,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我看到水流之下,无数的巨濑从四面八方,向我包抄而来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想起来了,巨濑还有一个别名,叫做水中之狼。它们是群居的动物,捕食的时候,遇到大型的鱼类或者鳄鱼群什么的,都是一拥而上的,就连鳄鱼都要惧它们三分,我对付一只两只都勉强,更不要说这围过来的,数不清多少只了。

    这些巨濑,已经把我周围所有的方向都封死了,我无论从哪个方向逃跑,都逃不开它们,我暗叹一声,深深的看了安琪和萧宁儿一眼,握紧了海事刀。

    纵容已经无法幸免,可是我也不甘心就这样毫无抵抗的死去!想要我的命,至少也要付出点代价吧!

    眨眼间,巨濑已经在我的周围形成了合围,一双双小眼睛紧紧盯着我,默契的向我逼近。

    我扬起了海事刀,等待着我在人间最后一刻的降临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形容,就好像站在家里,隔着密封良好的玻璃,看着外面的吊车在施工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明明知道,那里一定有很大的动静,可是因为墙壁和玻璃的阻挡,那声音根本就听不到,只能去想象一样。

    再看那些巨濑,像是忽然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,在我的周围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了古蔺,因为我忽然想起来了,类似的情况,不是第一次发生了。上次遭遇了鳄鱼的围攻,后来鳄鱼都伏地不动,就是因为古蔺出现了,而且似乎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古蔺的双手呈喇叭状,放在他的嘴边,我看不到他的嘴唇动弹,但是我就是特别相信,这种诡异的情形,就是他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,我试探的接近了最近的一只巨濑,一脚踢出去,它被我踢开了一米多远,原本的包围圈露出了一个空隙。

    我不敢怠慢,急忙从那个缺口游了出去。

    满脑子疑惑着古蔺为什么救我,我挣扎了十几分钟,终于来到了河的对岸。

    “对手太弱,还真是无趣的游戏啊!”古蔺叹了口气,提起安琪和萧宁儿,转身再次离开。

    我顾不得喘气,急忙拔脚就追,进入了那一片高耸密集的石林之中。

    这片石林的面积,也相当的不小,我隐约看到,一些石笋的顶端,似乎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,但是我根本就无暇去仔细看。

    古蔺似乎已经摸准了我的速度,始终和我保持着同样的距离,就是那种我只要稍微一慢下来,就会看不到他身影的距离。

    我只有咬紧牙关拼命追赶,奔跑了不知多久,太阳移到了正中的位置,我的心也一点点的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古蔺忽然停止了奔跑,纵身横着走上了一个高耸的石笋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逐渐接近的我,他的嘴角绽放开一抹残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时间了!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双臂张开,把萧宁儿和安琪一左一右的平伸出去。

    “做个选择题给你!”他盯着我微笑,宛如捉到老鼠的猫:“你要我松开左手还是右手?”

    左手安琪,右手萧宁儿,无论哪个都是我不能舍弃的,我大口的喘息着,攥紧双拳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还是不能明白自己的本心啊!没关系,我可以帮你!”

    我立刻意识到他想做什么了,撕心裂肺的大喊道: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古蔺哈哈大笑着,两手一起松开,安琪和萧宁儿从空中急坠而下,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,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我的心像是被血淋淋的撕碎了,我只能救一个,剩下的一个就会被活活的摔死……

    不管我救了谁,都是放弃了另外一个,从此之后,我将会永远的活在愧疚之中,永远不能原谅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呼声变得嘶哑而微弱,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向着一侧冲去……

    虽然残酷,依然要做出选择……我要救的是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