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1章 林尽水源

    那两个留守女生倒伏在她们的藤房子门口,一动也不动,身下有一大滩血迹,看不到她们身体有一丝一毫的起伏。应该是已经……

    那血迹还在缓缓流淌,显然她们是新死不久,我急忙大步跑过去,把她们的身体翻转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脖子上有一个边缘整齐的深深伤口。鲜血依然在流淌着,从气管那里噗嗤噗嗤的冒着血泡,她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脸的惊恐。我几乎是瞬间回过味来,迅速的转身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惊呼声在同时响起,我扬起斧子,却无论如何再无法再动弹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令我咬碎牙关的一幕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苏姗倒在地上,闭上了眼睛,所幸身体还在微微的起伏,应该是被打晕了。

    古蔺依然穿着那件黑色的西装,双臂伸开拎着两个人,左臂萧宁儿,右臂安琪,他拇指的指甲,轻轻搭在两人细嫩的脖子上,我立刻想起那两个女生脖子上整齐的切口,原来她们就是这么死的!

    恐惧如同勒住我咽喉的命运之手,让我喘不过气来,我对她们两个,已经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,我不敢想象,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在我眼前死去,会是怎样难以承受的打击。

    我暗骂自己实在大意,两个女生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摆明了凶手尚未远去,我却疏忽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怎样!”我一字字的说着,随手扔下了消防斧,高高举起双手,表明了我任凭处置的态度。

    只要不杀她们,什么都可以谈!哪怕……是我放弃抵抗!

    古蔺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:“想要我不杀她们?”

    我默默的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我知道,他既然这样说,一定是有什么条件要谈,或者,是像猫抓耗子那样,把我肆意的侮辱虐玩之后,才残忍的毁灭我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来玩一个游戏吧!”古蔺淡淡的说道:“上次我们玩了一个游戏,你藏我找,你赢了!可你没有等我发放奖品就离开了。这次,我来送你一个彩蛋!我给你十天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天之内,你要是能够追上我,我把她们两个还给你!否则……”他舔了舔猩红的嘴唇,古怪的笑了笑:“你永远都不可能再看见她们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大声应了一句,飞快的说道:“给我两分钟时间,游戏开始!”

    古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我跑到陈丹青和苏姗的面前蹲下,掐住两人的人中,她们很快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几天,你们两个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!”我指了指消防斧,含糊的说道:“还少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微不可查的冲我点点头,她明白了我的意思,我们留守了三个人,现在两个女生已经死了,路德却始终没有出现,我把斧子留给她们,就是让她们警惕,防身。

    “游戏开始!”古蔺没有给我太多时间,提着萧宁儿和安琪转身奔向岩壁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似乎克服了地心引力,身体整个横过来,提着两个人,却能够轻轻松松的一步步走上岩壁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回来的!等着我!”我冲苏姗和陈丹青大声喊了一句,把那张白纸扔在地上,头也不回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保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下面传来,我不敢回头,攀着岩壁,迅速的上升,可是前面看似闲庭信步的古蔺,速度居然比我还快,轻轻松松的消失在了火山洞口。

    等我翻到火山口上面,发现他已经到了半山腰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拼了!

    我咬紧牙,双手抱住头,直接往下滚,身体被不停的撞击着,不时有尖利的岩石划过我的皮肉,留下了累累的伤口。

    反正我的自愈能力那么强悍,我豁出去,就是为了赶紧追上古蔺。

    古蔺听到乱石滑落的声音,转头一看,怪笑了一声:“你也是蛮拼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身体弹了起来,落地后,已经是几米开外。

    他像一只大号的青蛙,一蹦一蹦的,眨眼间下了岩壁,消失在了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尼玛!”

    我气的骂了一句,无法控制的向下急坠,随着一堆碎石噼里啪啦的,滚下了山。

    我撞上了一棵茂密的大树,树干剧烈颤抖几下,叶落如雨,我昏头昏脑的爬起来,正好看到古蔺的身影,消失在一棵树的后面。

    我擦了一把鼻子里长流不息的鲜血,大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古蔺在林间走的行云流水,我追的跌跌撞撞,脑子完全在刚才被撞蒙了,只是用血色模糊的视线,锁死了古蔺的背影,咬牙追着。

    唯一幸运的是,古蔺所过之处,都会踩出痕迹,所以尽管我和他的速度有差距,咬牙急追之下,始终能够若隐若现的看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一路追赶,强大的自愈能力渐渐发挥了作用,身体上的面伤势不断痊愈,脑子也随之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热带雨林的危险,不深入其中的人,是永远无法了解的,它还有一个别名叫做绿色地狱。里面的毒虫危险数不胜数,有可能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毒蜘蛛,就会让你永远的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以前我在密林中探索的时候,都会小心再小心,谨慎再谨慎,可是这次,我完全豁出去了,根本就是大步狂追。可是奇怪的是,就是这样,我都没遇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运气够好?我觉得这个想法真特么扯淡,或者……是古蔺做了手脚?

    这个想法虽然荒诞,却不是没有可能,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我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是咬着牙继续追。

    不知道追了多久,我的肚子开始抗议了,口干舌燥,饥饿的感觉如潮水淹没我,心里开始慌得不行。

    我从怀里摸出水囊,打开后却是酒香扑鼻,我这才想起来,我已经把水换成了猴儿酒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是回去之后,让神农尝试一下猴儿酒再喝的,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,我打开灌了一口,一股热浪弥漫了全身,轻飘飘的感觉,让我脚步都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酒劲头真不小,我不敢多喝,把水囊收起来,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古蔺的身影早已经看不见,但是留下的痕迹还在,我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,这货可能就是故意给我留下追踪线索的。

    特么的他在玩我!让我充满希望的追赶,直到最后绝望的倒下!

    可是这货并不清楚,我曾经饮用过圣泉,我虽然打不过他,可是论起体力来,我相信我并不输与他,甚至还有过之。

    夜幕很快降临,我的夜眼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。我能够清晰的看到,古蔺在前方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我扯着嗓子大叫,惊起了无数宿鸟。

    “她们饿了……给点东西吃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古蔺的冷笑随夜风飘来,他身形一晃,骤然间加速,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原来刚才还不是他极限的速度啊!

    我咬着牙,循着痕迹继续前行,走了一段,我忽然发现,地上躺着一条死蛇。

    这条蛇的脑袋已经没有了,身体在地上还在微微的扭动,显然是新死不久。

    这难道是……我皱眉捡起这条蛇,心里猜度着古蔺的用意。

    难道,他怕我饿了,留下这条蛇给我吃?他真的有这么好心吗?

    管他呢!这次追他,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!只要能能够取得这场游戏的胜利,救出她们两个,就算死,我也会含笑的!

    我不再犹豫,掏出海事刀划开这条蛇的皮,把它的肉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蛇肉晶莹洁白,隐约可见里面的环形软骨,看上去卖相不错,但是我知道,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肉眼看不见的寄生虫,可我已经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我咬了一大口蛇肉,入口微腥,味道却还可以,然后这时候我忽然想到,酒精可以杀菌,也不知道猴儿酒有没有这个作用。

    我打开水囊,把蛇扔进去,过了一会拿出来咬了一口,蛇肉的腥味已经被酒消去,入口有一种甘甜滑爽的感觉,味道居然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我一边疾行,一边吃,眨眼就把这条蛇吃的干干净净,继续追踪古蔺的踪迹。

    一直追到了一道金光透过林间的缝隙,古蔺的身影,在远处的树木间若隐若现。在地上,我发现了一堆死掉的野蜂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……早点?

    我捻起一只野蜂,拔掉毒刺后丢进嘴巴里。

    它的茸毛刺激着我的舌头,环状小腹部被挤出一股甘甜的汁液,味道倒是蛮不错的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吞吃了这堆野蜂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从清晨,追到了中午,我见到一只被扭断脖子的浣熊,这个就很难吃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为了维持必要的体力,我还是咬着牙吃了几口生肉,胃里一阵阵往上翻,拼命才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渐渐熟悉了这种生涯,从早到晚,从昼到晨,古蔺始终在前面若隐若现,让我感觉自己就好像一头前面吊着胡萝卜的驴子,拼命的追赶,却始终吃不到。

    期间,我曾经听到过安琪和萧宁儿的咒骂尖叫,这让我心里安慰了不少,至少,她们还活着,那样的话,我所有的努力,都是值得的!

    可是,努力并不代表着就会成功!我默数每一个新鲜的朝阳,一直数到了第九个,可是我和古蔺之间的距离,还是如第一天那样,不管我如何努力,都是可望不可即。

    期间我想过各种各样的办法,比如大喊挑衅还有隐蔽自己的身形,悄悄的前进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用什么办法,却没一个管用的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朝阳升起的时候,我已经快要绝望了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的眼前忽然一亮,我这才发现,那本来以为永远也走不出去的密林,竟然已经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透过密林边缘最后几棵大树的间隙,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水流,在不远处磅礴汹涌着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