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0章 树中死尸(打赏过一百加更)

    “那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动!”我站起来吩咐了她们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你一起去吧!”看我拎起斧子,陈丹青拉住了我:“吓跑它们就可以了,不要杀它们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我嘲讽的笑了笑:“可惜这里没有手机可以百度,不然你搜一搜峨眉山猴子。你就不这么说了!”

    这些女人,只看到了猴子可爱的一面,并不知道,这种动物。其实也蛮可恶的。

    我有一个峨眉山附近居住的战友,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,就是被猴子抓伤的。

    峨眉山的猴子,本来就是当地的一大特色景观。所以当地有专门针对猴子的保护}法。人们打伤打死猴子,都是触犯法律的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猴子们就变得肆无忌惮了,抢劫调}戏游客,那都是习惯性的了,更可恶的是,它们抢东西的时候,经常的抓人咬人,我战友脸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据说有一年,有一个外国游客打了一只猴子,然后猴子们蜂拥而上,竟然把他活活的从悬崖上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它们就好像那种没有教养的孩子,已经有了一定的行动能力,可是相应的文明礼貌教育却没有跟上来,所以我并不认为,它们会很容易被我驱赶。

    我的预感也得到了证实,看到我游过河流,出现在它们的面前,猴子们离开摆出了警惕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些年幼和年老的猴子,开始往后退,而身强力壮的猴子则涌到了前面,对我呲牙咧嘴的示威。

    我拎着斧子,大步走近它们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女人的叫声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激灵,想都没想就往前一扑,身后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,我立定后转头一看,几块海碗大的石头,砸在我刚才战立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仰头往上看,几只猴子在树上冲着我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握草,都特么会偷袭了啊……我对几只猴子比出中指,拎着斧子大步前进。

    看到我气势汹汹的样子,一只粗壮的猴子发出吱吱尖叫,所有的猴子蜂拥而上,向我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一大堆毛茸茸的爪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的功夫,我上身的衣服就烂了,身上出现了很多数不清的抓痕。

    我疼的呲牙咧嘴的,并没有挥砍它们,而是一只胳膊曲起来,护住了头脸,另只手随便揪住一个猴子的爪子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那只猴子被我拉到身前,我迅速的后退几步,脱离了猴子的围攻。

    猴子们自然不肯罢休,尖叫着追了过来,我抓住的那只猴子也吱吱叫着,伸手在我身上乱抓,呲牙咧嘴的伸头过来咬我。

    我等的就是这个,猛地扬起斧子用力劈下。

    这只猴子的脑袋,被我硬生生的劈了下来,鲜血从无头的腔子里磅礴喷出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场面,让女人们吓得大叫,那些猴子也同女人一样,止步不前,吱吱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挥舞着猴子无头的尸身,冲着那些猴子一扬,鲜血从猴子的脖子洒出来,淋向那些猴子。

    猴子们就好像看到最恐怖的东西,吱吱叫着转身就逃。眨眼间有的上树有的跑远,我面前一下子就变得空无一猴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啊!我心里暗暗感激那个被猴子抓过脸的战友。他曾经告诉过我,猴子最怕两种东西,一种是芝麻。

    因为芝麻长的像虱子,猴子特别不喜欢虱子跑到身上,平时我们说人抓耳挠腮,像是猴子一样,这说明猴子抓痒已经是它们强迫症的初期表象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样东西是鲜血,猴子对血有一种本能的恐惧,见到血以后,它们立刻就会被吓跑。所以民间菜流传着杀鸡给猴看这句话。

    猴子看的,不是杀鸡,而是鸡血。

    果然,猴子鲜血一洒,其他的猴子立刻被吓跑了。

    我算是占领了猴子的根据地了,我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一棵面包树的前面,打开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记得当时猴子们曾经从这里弄出一种液体来喝,喝完就癫狂不行。

    我一打开,一股熟悉到浸入骨髓的味道就扑鼻而来。我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,满脸的陶醉。

    那是酒的味道!

    果然,传说中的猴儿酒是真实存在的!

    传说中,猴子会储存百果,藏起来做储备的粮食,可是猴子的忘性又很大,往往储存起来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百果存放久了,就会发酵,变成果酒,猴子闻到酒味,才会想起自己曾经在那里储存过百果,试探着喝了之后,会喜欢上这种东西,以后就会主动酿酒了。

    由于猴子是以果实为粮食的,它们对于果实是否鲜美可口,有一种直觉,它们挑选的果实,都是最熟最甜的,所以它们酿造出来的酒,也是最美味的!

    我小口抿了一口,鲜美甘甜的味道立刻充斥了我的口腔,微醺的感觉顺着我的喉咙滑下去,进入了我肚子,一股暖流很快就蔓延了我的全身。

    还真是好喝啊!

    可我并不敢贪杯,贪恋的看了那酒一眼,挥舞斧子卸下猴子的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鲜血再次涌出,我用力挥洒,那些猴子们本来只是远远的看着,看到我又洒出鲜血,吱吱叫着隐没到了树林的后面。

    我冲女人们招招手,她们很快就跑了过来,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牛皮口袋。

    我挥舞斧子,直接砍断了一棵猴面包树,这树看起来很粗,但真的是没有什么硬度,砍起来就好像砍泡沫塑料那么的轻松。树倒之后,面包果,树叶,树枝树干,女人们分门别类的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期间那些猴子自然不甘心,数次冲了过来,被我用猴子鲜血吓退,反复几次之后,它们很快就明白了一切都是徒劳的,索性不再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把带来的牛皮袋都装满,我把水囊的清水倒掉,把所有的猴儿酒都灌上,不过那个树洞里面的猴儿酒并不太多,只灌了半水囊。

    我有点意犹未尽,想再找点。我拎着斧子,绕着这片面包果树林转了一圈,在树林的中央,我看到了一棵半截的猴面包果树。

    这棵树是被拦腰截断的,树冠全部失去了,只有七八米高的树干矗立着。在那个树干上,一样有一个门。

    难道这也是酿酒的地方?我满怀期待的打开那道门,里面的东西映入眼帘,我吓得后退几步,心脏不受控制的猛跳起来。

    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里面,竟然坐着一个人!

    一个死人……

    我的惊吓平复之后,我才凑上去细细打量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半腐烂状态的男人,脸上大部分露出骷髅,只有一些干瘪的皮肉包着很少的地方,他上身穿着一件皮夹克,也腐烂的差不多了,随着我打开门,几块皮子立刻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他腿上的裤子完全消失了,也不知道当初穿没穿,反正现在就只剩下白骨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腰上,还有一把手枪,不过那款式,我从来都没见过,应该也是挺古老的了。

    我拔出枪,枪口已经腐朽的差不多了,半点用场也排不上,我随手就扔掉了。

    那件皮夹克迅速的腐朽着,一片片的掉落下来。我估计之前是密封的好,皮夹克没有什么损毁,现在一见到氧气,就坏的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看到,一张白纸从他夹克的口袋露出一角,我急忙小心翼翼的取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我又在这人身上翻找了一下,再没找到什么有线索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打开白纸看了一眼,发黄的纸上,写满了弯弯曲曲的字母,我也不认识,就到了苏姗他们那里,让她们翻译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让我大失所望,据她们说,这张纸上,写的是俄文,很遗憾,现在队伍里面,没有人懂这种文字。

    但是陈丹青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,她绕着尸体转了几圈,很肯定的告诉我,这个男人身上穿的皮夹克,是飞行员款式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件夹克上,找不到任何一枚扣子,还有拉链这些东西。她说扣子和拉链这些东西,会影响机子上的一些仪器,更重要的是,这些小零碎万一掉落的话,会影响发动机的工作,甚至造成事故。

    所以所有的飞行员夹克,款式可能各不一样,可是这种风格,却是极度一致的。

    我们扛着东西满载而归,在路上,我始终不停的思索着,这个飞行员为什么被封在树洞里面,是他自己临死前做的,还是猴子的恶作剧?

    这家伙到底什么人,为什么会佩戴这么古老的枪支,难道……

    我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洞天,刚一进去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传来,我急忙从从洞口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中所见的一切,让我咬住牙,攥紧了手里的消防斧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