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9章 打开心结

    很快,我就明白她们为什么如此坚决的要去看看面包树。

    据那几个学生物的学生科普,面包树的果实,是猴子猩猩大象等动物最喜欢的食物。它的果实不但巨大如足球。而且甘甜多汁,富含着特别丰富的营养。历史上,非洲闹过几次大饥荒,就是猴面包树拯救了成千上万的人。所以被人叫做生命之树。

    它的价值,还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果实,这树可以说全身都是宝。

    首先,它的树干就非常的特殊。这树的树干木质又轻又软,完全没有木材利用价值,一个成年人,可以一拳在树干上打出一个窟窿。但是别以为这树干就没有价值,很多的非洲人,都把树干掏空,做成房子。也有的人将掏空的树干作为畜栏或贮水室、储藏室。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在猴面包树洞里贮存食物,可以放置很长时间而不腐烂、变质.

    除此之外,面包树的种子含油量特别高,榨出来的油是最上等的食用油,在欧洲卖到了几百欧元每升。它的叶子,可以当成茶来饮用,具有宁静安神的作用,加入汤里烹饪的话,也是一种香料。

    这都不是最重要的,之所以让所有女人都激动的是,世界上的第一款纤体霜,就是一个法国科学家,用猴面包树的树干和树叶提炼出来的,据说当地人把面包树的树干和树叶捣碎了,涂抹全身,皮肤变得细腻光滑,而且还能塑体形。

    这才是这些女人坚决要去找猴面包树的终极原因啊,女人啊女人……

    猴面包树这个话题,出乎意料的让所有的女人都兴奋起来,叽里呱啦的讨论着,我被完全无视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我跑到外面休息了一下,开始攀岩。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种运动,感觉对于眼力体力和判断力的提升,有非常大的帮助,所以每天我都会坚持练习。

    上上下下的爬了几遍,女人们在外面升起火堆,对坐饮茶赏月,我跑到温泉洗了个澡,回去躺在床上,心里乱糟糟,今晚要和安琪摊牌,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。

    这种等候,每分每秒都是煎熬,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,女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到房间,交谈声渐渐停止,细密悠长的呼吸声渐渐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那夜视的眼睛扫过去,女人们各式各样的睡姿呈现在我的眼前,只能说是……美不胜收啊!

    苏姗忽然侧过脸,对我眨了眨眼睛,悄悄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牵着安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等了一小会,心急火燎的跟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苏珊姐,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“安琪,我只是想问你,你就打算永远这样下去吗?”苏姗和安琪躲在温泉边一块大石头后面,小声的说着话,我悄悄走过去,贴在了石头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这样下去啊……苏珊姐,我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安琪站了起来:“我累了,要去睡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回避我,但是你能回避自己的心吗?”苏姗从怀里拽出一样东西晃了晃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是一件背心,韧麻编织的,看那宽大的式样,也只有我能穿的下。想到安琪为了搓开韧麻所耗费的心力,我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安琪惊呼一声,飞快的掩住嘴巴,苏姗得意的说道:“嘴里说不要,身体很诚实嘛!”

    “苏珊姐!”安琪的眼里忽然流下泪来:“你不要这样取笑我了……我……很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!”苏姗揽住安琪的肩膀,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她的额头,亲昵的说道:“是苏珊姐不好,我向你道歉。嗯,只是口头道歉的话,太没有诚意了,不如……我送你一件礼物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的!”安琪摇头:“苏姗姐,你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的!”苏姗掏掏口袋,对安琪说道:“你闭上眼睛,我的礼物会给你惊喜哦!”

    安琪兴趣寡然的叹了口气,不想苏姗难堪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姗笑吟吟的冲我招招手,轻轻的往外走,嘴里说道:“可以张开眼睛了!”

    安琪张开眼睛,发现站在她面前的人,忽然换成了我,她吓得张开小嘴,还没尖叫出来,就被我用嘴堵上了。

    从见到韧麻衣服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,什么都不必说了,安琪的心,我完全明白了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安琪挣扎了一下就软化在我的怀里,死死抱住我,承受着我霸道的侵略,眼里的泪水不停的流淌着。

    好久,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红唇,那里已经微微红肿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……”我用自己的脸蹭去她脸上的泪花,拉起她的手,按在我的胸口上,轻声说道:“我把这里,交给你,要不要!”

    安琪痴痴的看着我,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有点迷糊了,着急的问道:“你到底是要,还是不要?”

    “我要!”安琪柔声细气的说道:“但是不全要!还有苏姗姐一半!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就算我脸皮再厚,也有点无言以对,无颜以对……

    “陈大哥!我心里……很欢喜!”安琪轻轻的说道:“这几天,我已经想通了,我们反正都回不去了,我还纠结别的做什么,就好像苏珊姐说的那样,也许哪一天,我们就会因为一场意外而生离死别,那个时候,心里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没有对陈大哥说出自己的爱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为什么这几天一直躲着我呢?”我困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安琪的脸腾地红了,拼命摇头说道:“我不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说嘛?”我做出呲牙咧嘴的样子威胁她:“那我,就对你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,做出爪子的形状,缓缓抓向她胸口,安琪啊了一声,双臂交叉护在胸口,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可是她背后就是温泉,脚下一失足,她仰面跌进了温泉中,她张开嘴想叫,却被水灌入嘴里,只是冒出了几个气泡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急忙跳下去,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我内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琪剧烈的咳嗽着,好一会才安定下来,满脸通红的看着我:“我是不是很笨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笨,你傻,你什么样,我喜欢的,就是这样的你!”

    我温柔的话,让安琪一头扎进我的怀里,我搂着她,柔声安慰她,渐渐的她情绪平复了下来,我又问起她为什么躲着我的事情,这次安琪终于说出来了,答案也让我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一见到陈大哥……我就会想起,那天的事情……然后身体就会变得很奇怪……会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,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……我……我感觉自己变成坏女孩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哑然失笑,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原因……很快,我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……

    因为仔细一想……这是一个如白雪一样纯洁的女孩子啊!我已经俘虏了她的心,这是何等的荣幸,我发誓,以后一定要保护她呵护她,让她永远活在雪一样的世界中……

    我心疼的拥着安琪,我们两个身体紧紧靠在一起,自然能够感觉到她身体细腻柔软,可是奇怪的是,我的心里竟然生不起半点欲}念,只想这样抱着她,疼着她,一直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安琪靠着我的胸膛,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,给我讲起她小时候的趣事,一桩桩一件件,一直讲到她疲惫的睡去。

    我抱着她,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间,把她放在床上,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喜悦如同花朵,在我的心里绽放,睡意被驱赶的无影无踪,我翘着二郎腿,悠闲的摇晃着,忽然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
    我急忙转头,所有的人都在沉睡,也不知道这叹息声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女人们很早就开始做饭,吃完之后,一个个兴致勃勃的催促我,要我带她们去看猴面包树。

    我留下了路德和两个女学生看家,然后带着女人们,浩浩荡荡的出发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我昨天开辟过的通道,我们走的并不慢,很快就到达了昨天所见的那条河流旁边。

    我们躲在了树丛后面,扒开草叶看过去,那些粗大的面包树下面,猴子们正在紧张的忙碌着,有的采摘猴面包果,有的拿了树枝,把切开的面包果捣烂,放进了一棵树里面。

    那紧张有序的模样,让人想到了人类的集体劳动。女人们看到猴子们憨态可掬的样子,连呼好可爱,我问她们,猴子这么可爱,你们还忍心打扰它们,要它们的面包树吗?

    “当然要啊!”

    女人们毫不犹豫的回答,让我翻了翻白眼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