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8章 古怪的猴子

    苏姗的预言似乎这次并不准确,接下来的几天,安琪见到我就躲着走,甚至有一次因为太慌张。直接摔了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我看的心疼不已,但是我担心我搀扶她的话,她可能反应更激烈,所以我只能默默的远离她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萧宁儿最近练习瑜伽。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,随时可以看到两人把身体拧成匪夷所思的形状,看的人挺揪心的。

    我每天都出去转上一圈,远远地监视一下海盗的垦荒。看着密林在一点点的消失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我多多少少会带上一些猎物,但是现在洞天里面住着十几口人,收入远远比支出要少得多。坐吃山空了几天,我觉得这样不行了,必须要搞一次大型的狩猎的活动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次狩猎行动,我开始了筹备,长藤编织成套索,削尖的树枝做成标枪,熬煮了大量的海盐,又用牛皮做了很多的大口袋,一切具备之后,我提着消防斧离开洞天,开始寻找猎物。

    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个湿地,最近已经成为了我布置陷阱的场地,猎物持续有收获,但是这里的大型动物似乎很少,我已经想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动物都是有领地的,这块领地,应该属于那群野牛所有,它们被我们杀死之后,其他的大型动物还没有侵入这里,所以这次我打算再换一个地方看看。

    我挥舞斧子,在密林中开辟道路,现在的我,精力充沛的似乎永远用不完,直接向前都不带喘气的,很快,我就深入到了一块从未来过的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我没有计时的设备,但是我一直在锻炼自己,走路的时候,会默默记住自己的呼吸数和步数。

    步数可以让我清楚自己离开了多远的距离,呼吸数则是用来计时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我在平静状态下,每分钟呼吸十六到十八次,这样计算出来的时间,虽然和实际时间要有一些偏差,却聊胜于无的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估算,我应该是走了七八十分钟,我停了下来,拿出水囊,喝了几口水,忽然感觉大腿上有点痒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两只大蚊子正在我腿上吸血呢。

    我拍死了两只蚊子,攀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蚊子是水繁殖的生物,并不能离开水源多远,既然见到了蚊子,水源应该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树顶凑到望远镜前面,就看到了一幕奇景。

    一条七八米宽的河流,欢快的流淌着,河流里面,挤满了数不清的猴子。

    这种猴子的尾巴是卷起来的,我感觉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卷尾猴。它们在河里扑水嬉戏着,显得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重点在于,在它们的背后的河岸上,有一片独特的树林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说独特呢,热带雨林之中,植物是共生的,大树上有藤蔓,树下有乔木灌木和草丛,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可是这片树林,每棵树都是干干净净的,上面没有藤蔓,下面没有草丛,就好像公园里面人工种植的树林一样。

    这片树林中只长着一种树,非常的高大,树杈千奇百怪,酷似树根,树形壮观,上面挂满了足球一样大的果实。而且树干太粗了,五六个人都合抱不了。

    这就很不科学了,一般来说,热带雨林中的大树,和人类社会中的人很像,必须努力往上长,否则接触不到顶端的阳光,就会被其他的树木挤压死。当然想做低矮灌木或者小草的例外。

    所以在粗这一方面来说,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粗的树干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点失望,这群猴子在河里洗澡嬉闹,就说明这附近应该是它们的领地,可是我对猴子肉并无兴趣,虽然它们肯定也能吃,可是那类人的体型,还是让我感觉挺别扭的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正要收起望远镜,寻找下一个狩猎地点,忽然我看到……

    几个猴子,采摘了那种足球一样大的果实,从树上爬下来,居然在树干上打开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仔细一看才看出端倪,那很粗的树干上,确实有一道门,里面被掏空了一部分,装满了这种果实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我以为自己到了童话王国,怎么猴子都会像人一样,储存食物吗?而且那道门……太类人了吧!不应该掏个洞就算了吗?

    我来了兴致,站在树上仔细的观察,一些猴子洗完澡之后,**的上了岸,躺在地上吱吱吱欢快的叫着,有几个小一点的卷尾猴,跑到一棵树前面,又打开了一道门,拿出那些足球一样的果实,跑过来递给了岸上躺着的猴子。

    两只卷尾猴抬着一个片状的石头,用力一切,果实裂开,我甚至看到浅色的汁液在阳光下闪耀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果实被切开,猴子们有序的拿着果实开始吃,甚至吃完之后,它们把果皮和籽收集在了一起,放在宽大的树叶上,被几个猴子拿走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是要成精啊!这已经具备了社会主|义初级形态了好吧……

    更让我吃惊的事情,很快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一群猴子鱼贯的走到一棵树面前,用果皮壳做成的碗状物,伸到树干前。

    一个猴子用树枝戳了一下,树上流出一种液体,流入果皮壳中。

    猴子们先后接满自己手中的果皮壳,放在嘴边畅饮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我发现喝过这种液体的猴子,开始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它们吱吱乱叫着,有的在地上打滚,有的爬到树上,长长的尾巴卷住树枝,在空中荡起了秋千,还有的步履蹒跚,东倒西歪的……

    那癫狂的样子,让我很容易就想起来,以前看别人喝高了,就是这艹蛋模样的……

    我看这些猴子折腾了好久,肚子传来抗议,我才感觉在这里耽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我溜下树,在这里做了好几个重要的标记,然后换了一个方向,去寻找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运气并不好,在密林中晃悠了一天,也没见到什么成群的食草性动物。我只能暂时会洞天,打算明天换一个方向寻找。

    踏进洞天,我看到藤房子的屋顶,冒着袅袅的炊烟,肉汤的香味钻入鼻子,心里不禁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或者,这就是家存在的意义的吧,不管走多么远,多么累,只要看到属于自己的房子,以及房子里面等候自己的人,心里就会把所有的疲累融化。

    安琪捧着一大堆韧麻从屋子里面走出来,差点和我撞上,她惊呼一声,慌里慌张的转身,可是脚下却绊了蒜,身不由己的向我跌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伸出双手,扳住她的肩膀,关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我忽然发现,只是几天功夫,安琪已经瘦了一圈,下巴变得很尖,苍白的脸上挂着黑眼圈,显得特别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我的心不由一痛,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不是……”安琪结结巴巴的说了几个字,眼圈红了,转身跑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又欺负人!”陈丹青沉着脸,瞪了我一眼,走过去询问安琪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苏姗走过来,冲我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跟她出去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温泉旁边,她轻声说道:“你这次真的让我挺失望的!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在讲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安琪不再理你,其实不是生你的气,而是害羞,这个时候,身为男人的你,就应该主动一些啊!可你在做什么?你一直在和她赌气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我沉声说道:“我是那样的人嘛!我只是觉得,她可能真的对我失望了……所以我不愿再去打扰她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本心的话!”苏姗盯着我:“你知道你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嘛?”

    “坚强?勇敢?正直?”我挠挠头,这个太多了,还真不好全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自恋!”苏姗忍住笑:“你这么自恋的人,怎么会忽然自卑呢?其实,你心里怎么想的,我完全可以猜出来!你其实是在畏惧陈丹青,也担心对不起我,然后才是怕安琪其实并不是如我所说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胡说……”我的声音有点无力……苏姗这个家伙……

    “今晚,我会把安琪约出来,如果这次你不能抓住机会,和她说清楚的话,你就会永远的失去她!”

    苏姗说完,转身进了藤屋,里面传来叫我开饭的喊声,我慢慢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她们问起我今天在外面探查的情况,我耸耸肩,说并没有找到理想的狩猎地点,但是,我见到了很神奇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我给她们讲了一下,我所见到的那些猴子,苏姗同步翻译给了那些学生,几个学生开始激动的叽里咕噜起来。

    “猴面包树!”苏姗把他们的话转译给我:“他们说,你见到的,是猴面包树!那种果实,是不是这么大……然后外壳是土黄色的,里面的籽形状有点像西瓜子,但是要饱满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我连连点头,他们说的全对。

    然后一个女生说了几句,所有的女人都露出激动的表情,纷纷转头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明天,我们跟你去那里!必须去!”陈丹青不容置疑的说道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