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7章 爱与死的接力(五百票加更)

    “安琪,你觉得自己没用?”我轻声说道:“若是没有你,我根本就活不下去!你说,你有没有用?”

    “好肉麻啊!”安琪掩着嘴笑了几声。身体忽然不停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脸上痛苦的表情,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哪条腿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安琪瞪大眼睛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现在海水这么冷,体力消耗又大,抽筋是正常的。像我这样气不长出才是不正常的,我怎么会猜不出呢。

    “哪条腿?”我再次重复。

    “两条!”安琪小脸皱的像个包子,看起来疼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我换了个姿势,仰面躺在海水上。两脚用力蹬着水,类似于蛙泳的动作向前游。

    安琪趴在我的身上,为了能够够到她的腿,我只能把她往上放,于是她胸口的两团软软的,就压在了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揉着安琪的双腿,把她舒筋活血,她舒适的呻{吟几声,明显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是好多了,我可难受坏了。

    安琪胸口的软肉,压在我的脸上,随着我的呼吸,完全把我鼻子和嘴巴堵住了,开始还好一点,随着胸中氧气的用尽,我的脑袋开始眩晕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能伸出舌头,顶出一点小缝隙,贪婪的呼吸着空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安琪像是被雷击了一样,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悲鸣。两条腿一下子伸得笔直,哆嗦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我觉的听该是我的舌头惹的祸,但是现在我的舌头还在忠勇勤奋的为我争取呼吸的权利,我总不能卸磨杀驴吧……

    当安琪的两腿终于恢复正常的时候,我这才收回已经僵硬的舌头,把安琪换了个姿势,重新背她在背上,继续往前游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安琪的上下牙齿开始不停的打架,身体也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热……热……好热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安琪的眼神已经迷离涣散了,她现在应该是快要被冻僵了。人在快要冻死的时候,反而会出现幻觉,觉得很热,就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。

    她松开了抱住我腰的手,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,我急忙控制住了她的双手,安琪不安分的使劲扭动着。

    “我要吃冰激凌……好热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脸孔,已经泛起了灰白色,我知道,她快要不行了……

    不可以!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我咬着牙,用力揉搓安琪的身体,想要为她舒筋活血,可是效果却实在太差,她的呼吸,都已经变得若有若无了。

    麻蛋!那就只有用出最后一招了!

    我放弃了向前游,两腿盘住了安琪,和她身体紧密的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张开嘴,把她的小嘴包了进去,用力吐气,给她提供氧气,同时一只手伸了下去。寻到了她身体最隐蔽的地方,开始用力揉搓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春日里花园中刚刚绽放的花朵,上面还凝结着露珠,在我的手下颤粟着。

    安琪的嘴巴被我堵住,鼻腔里面哼出了腻人的声音,随着我的手加快动作,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起来。两条修长的腿紧紧并了起来,把我的手夹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我不惧困难,努力的工作着,渐渐的,安琪本来僵硬的身体,开始放松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猥琐要占她便宜,而是人在那个的时候,肾上腺素会大量分泌。

    肾上腺素可以让心跳加速,心脏的输出功率增加,身体的供氧量提升,血糖含量增加,使人体各部分获得更大的能量补充。和强心针的原理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很快,安琪的双眼恢复了神采,美眸流转一圈,她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被我堵着的双唇里有焦虑的呜咽要冲出来,我结束了供氧,低声说道:“这都是不得已,刚才你的情况很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呜呜……”安琪实在说不出话来了,脸孔扭曲着,身体完全绷紧,嘴里发出一声呐喊,用力抱紧了我,她的颤抖一丝不落的传递给了我,我急忙把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安琪羞红着脸转过头,再也不肯看我,我重新把她放在背上,继续向前游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圣泉的缘故,我的体力,居然一直都没有枯竭,我背着她,努力的向前游动,这时候已经月上中天,海水结束了潮汐,游起来速度就显得很快了。

    安琪伏在我背上低低的抽泣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黑暗和海水狼狈为奸,把我们包围的毫无方向感,我一个人孤独的在大海中游着,永不疲倦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安琪又颤抖起来,我只能故技重施,再次从死神的手里的手里把她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我知道,人体内的肾上腺素毕竟是有限的,现在我所做的,只是渴泽而渔罢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安琪已经习惯了我的侵犯,她不再哭泣,只是已经红肿的双眼,变得毫无神采,茫然的望着远方,无论我如何逗她,她也不肯再说一个字了。

    时间在尴尬与沉默中飞快的流逝,一抹鱼肚白出现在了天边,在它淡淡的微光下,不远处那片洁白的沙滩,竟然显得如此的亲切美丽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回来了?

    我有些不敢置信,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潮汐呼应着太阳,一波}波的涌起,把我和安琪的身体,推向了海岸。

    我爬在洁白细软的沙滩上,身边几只小螃蟹飞快的爬过,我抓起最后一只,丢进了嘴里,用力的咀嚼着。

    体力虽然没有枯竭,可是肚子却已经瘪得要命,这只小螃蟹化成腥咸的汁液,顺着我的喉咙进入肚子,我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安琪趴在我的旁边,以鸵鸟的神髓,双手垫在脸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涨来的潮水从她身边温柔冲刷,她黑色的长发随之摇摆,像是美丽的海藻。

    我双手扳住她的肩膀,强迫她转过身,和我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嗯,是不是觉得我很下}流?”

    安琪紧紧闭着眼睛不看我,不言不动。

    我暗暗叹了口气,在这场爱与死的接力中,我们赢了,可是在安琪的心中,那个陈大哥的形象,却已经崩塌了。想想也很正常,她从生与死的边缘醒来,就看到她的陈大哥,正在对她做一些猥琐的事情,那种被信任的人伤害的难受,肯定是非常强烈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没有再理我,在她心中,我已经渺小的不得了了吧……

    浑身湿漉漉的我,背着湿漉漉的安琪,出现在洞天洞口的时候,我看到了很多双关心的眼睛。

    女人们都是一夜未睡,始终在这里眼巴巴的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终于无恙归来,她们欢呼着垂下了藤梯,与此同时,安琪轻而坚决的推开了我,一个人攀了上去。

    熊熊燃烧的壁炉前,我大口的喝着牛肉汤,对几个女人说起海市蜃楼,还有无形囚笼的事情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脸色都黯淡下来,乘坐热气球离开,本来就是我们最大的希望。我出发之前,女人们对我也是抱着很大的信心,现在她们终于知道,想离开这座荒岛,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天上海上,没有路!

    苏姗站起来:“但是不管怎样,我们努力啦!但是我们还没有努力到无能为力的地步,所以,现在绝望,还太早一点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牵起我的手,柔声说道:“你也太累了,我去帮你洗个澡,然后你好好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我半躺在温泉边上,苏姗用韧麻编织出来的毛巾,仔细的为我擦拭着肩膀后背,热水包绕的感觉,让我舒适的想要呻{吟,苏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知道我和安琪之间的微妙变化,也只有瞎子看不出来,更何况是苏姗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隐瞒苏姗,把事情的经过对她讲了。

    苏姗哑然失笑:“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只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我反手拍了她的丰「臀一下,没好气的说道:“只是这样……你说的倒是轻松,有没有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你真的以为,安琪是生你的气?”苏姗低头,轻轻咬了我的耳垂一下,低声说道:“其实不是这样的,她只是脸皮薄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惊讶的看着苏姗,真的是这样嘛?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!”苏姗轻笑:“看起来,很快就有人会和我一起伺候你了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