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6章 我也想做你的女人

    已经飞行了这么长时间,那个代表我们岛屿的小黑点,在手指测算之下,却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。我们就好像刚才朝着海市蜃楼飞行一样,怎么飞,都只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这特么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脸上的表情被安琪捕捉到了,她担忧的问道:“陈大哥。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木炭,那一半已经全部投进去了,马上就要动用返程的木炭了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隐瞒安琪,反正这是她早晚会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玻璃窗前面的苍蝇吗?以为前面是出路。拼命乱撞,可事实上,它永远都出不去……”我苦笑着对安琪说道:“现在,我们就是那两只苍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安琪并不肯去相信,但是我教她如何用手指测算距离之后,她终于明白了,我们两个悬在空中,看似海阔天空,其实已经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我已经做好了安慰安琪的准备,没想到她却并没有表现出惊恐的样子,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会有办法的对吗?”

    我挠挠头:“应该吧!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办法也没关系啊!”安琪抿嘴微笑起来:“能够和陈大哥一起死,一起活着,都是开心的事情呢!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说,我越是感觉心里沉甸甸的,我皱眉苦思冥想,想如何才能解决这种困境。

    在我的思索时间中,热气球继续飞行,木炭一块块的减少,日头也渐渐偏西了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代表荒岛的小黑点,却始终那个样子,大小不增不减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把最后一块木炭丢进去,伸出手,很努力的试图磨平我皱起来的眉头,她看到我的目光转向她,羞涩的冲我笑了笑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想让你吻我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一愣之下,很快就明白过来,安琪大概以为我们必死无疑,所以不再束缚自己了。

    安琪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却迟迟没有等来我嘴唇的降临,她睁开眼睛,困惑的看着我,我把她拥入怀中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好啦!吻啦!乖安琪,让我静静,想想办法!”

    安琪忽然伸出双臂,紧紧抱住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你是不是……生我的气了?”

    “生气?”我诧异的看着她: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“上次……我……说……不想破坏你和苏珊姐……”安琪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!”我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你说的很对啊!苏姗已经是我的女人了,这是真实的!”

    安琪咬着嘴唇,咬得很用力,她忽然攥住我的手,牵引着,按在了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我的掌心传来柔软而弹性的触感,像是一道强大的电流击中了我,我张大嘴巴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要是苏姗做出这种动作,我并不奇怪,主要是平时安琪给我的感觉,就好像一只羞涩的小白兔,没想到她会忽然这么大胆了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满脸红的要滴血,嗫嗫的说道:“我也想……做你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我抽回自己的手,迎着她惊疑的目光,沉声说道:“我们来约定一下吧,若是我能带你回去,你就做我的女人,否则,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算什么男人呢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”安琪着急的说道:“我我我……我现在就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是……我们回不去了!马上就要死了!在临死之前,你不想留下遗憾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说道这里,热气球忽然向下坠了一下,随即便稳住了。

    原来,木炭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了,热气越来越少,热气球距离降落,也相差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搏一把!”我眼睛亮亮的看着安琪,从热气球上面割了一段长藤,分别系在我们两个的腰上,把我们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跳下去!”我细心的整理安琪的救生衣和降落伞,盯着她的眼睛说道:“抛开一切杂念,心里拼命告诉自己,我要活下去!记住没有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已经声色俱厉,安琪惊恐的眨眨眼睛,咬着嘴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捡起仅剩的那只兔子,撕了一半递给安琪。

    “吃下去!不要说你吃不下!塞也要把它塞进肚子里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琪用力点头,撕下一块兔肉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狼吞虎咽的把剩下的半只兔子吃完,安琪已经被噎的满眼泪花,小脸鼓着,努力的伸长脖子往下咽着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样子实在可怜,但我知道,现在并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,我把牛膀胱做成的水囊,仔细的藏在怀里,握紧了海事刀,大声说道:“快吃!不要耽搁!”

    安琪被我吓的哆嗦了一下,大口咽下嘴里的兔肉,却被噎住了,眼睛瞪得远远的,张开小嘴眼泪汪汪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急忙按住她的胸口,给她按摩了几下,虽然手感特别的赞,但是现在也没心思想那些了。

    我拿过她手里的兔肉,飞快的撕成一小条一小条的,喂进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安琪羞得满脸通红,却没有反抗,很努力的配合着我。

    很快,半只兔子进了她的肚子,她一个劲的打着饱嗝,胸口不停的起伏,整个人羞得要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开始跳!”我牵着她的手,轻轻说道:“我喊一二三,你就拉降落伞的绳子。我会暂时放开你,你记住,只是暂时!然后,从此以后,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,好不好!”

    安琪痴痴看着我,用力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永远都不放开!”

    我揽住她的腰,纵身跳出了吊篮,失去我们两个的重量,热气球开始上升,我们两个在空中翻滚着,我猛地把安琪推开。

    等她和我分开了一段距离,我大喊一声一二三。

    色彩艳丽的降落伞在安琪的头顶张开,像是空中盛开了绚丽的花朵。

    我背后的降落伞也同时张开,我们两个相距着十几米的距离,在空中随着降落伞飘摇而下,几分钟后,一起落入了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正好一个浪头打来,把我拍打进了海水之中,我振臂冲了上来,挥动海事刀,把身上的降落伞绳子割断,然后开始用力拉扯腰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安琪坐在一朵浪花上,手舞足蹈的冲向了我,我一把搂住她,割断了她身上的降落伞绳子,指着远处的荒岛说道:“那就是我们的家,我们两个一起游回去!”

    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,都明白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,现在我们距离荒岛太远了。这和陆地不一样,可以歇一会再走,总会走到的。

    在海水中,游泳会消耗人大量的体力,而且已经傍晚了,一旦天黑下来,海水变冷,会迅速带走人身体的热量,很多人落在海中,其实并不是被淹死的,而是被冻死的。

    可是安琪不知道是不清楚这些,还是对我的信心太大了,她丝毫没有怀疑,笑着点了点头:“嗯,我们游回去!”

    夕阳倒映在海面上,像是铺了一层金子,我们划开金黄的波光,向着荒岛奋力游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正是退潮的时候,向前游一米,就会被推回来三米,努力的游了一会,我们反而离岛更远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不能放弃,正如苏姗所说的,在有人需要我守护的时候,我会加倍的努力,这可能就是什么保护欲吧!

    我考虑了一下,我们两个的速度太慢,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在安琪身上,她的体力远远不如我,腰上的绳子,让我们两个形成了一个整体,她向后退,就会带动我的身体,而且海水的阻力也会相应的增大。

    “安琪,你跟在我的身后,身体放松,不要再游,抓紧绳子就好!”

    我吩咐完了安琪,开始拉着她奋力向前游,这次,海水的阻力果然小了一些,虽然潮水的反作用力依然存在,可是毕竟我们还是缓缓的前进了。

    太阳恋恋不舍的坠入了海平面,苍茫的暮色转瞬即逝,黑暗迅速的笼罩了大海。

    天上的点点星光,不甘寂寞的在海面上映出容颜,我们在星光下,努力的游着。

    尽管,荒岛已经再也看不见!

    咯咯咯牙齿打颤的声音,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,我转头一看,安琪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紫色,却倔强的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把她拉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来,趴到我背上!”

    “不!”安琪坚决的摇头:“陈大哥,我可以自己游的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,不代表我允许!”我不由分说,拽着她的肩膀一拉,把她拉到了我的背上,用长藤把她系在我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扭动身体,她胸口的丰满紧紧挤压着我的后背,传来了令人享受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不要浪费体力!你这样挣扎,也是在消耗我的体力!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安琪不敢再动了,她伏在我的背上,低低的抽泣,眼泪一颗颗的掉在我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安琪好没用……只会给陈大哥增加负担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