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4章 做兄妹吧

    安琪挣扎着,衣下两只小鸽子动荡不休,美眸慌乱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耸肩:“我说了要做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安琪这才把目光投向苏珊。苦苦哀求:“苏珊姐,我错了……你快放开我,我衣服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开了,是这里吗?还是这里?”苏珊用手拨了拨。安琪的衣服本来只是开了一条小缝,结果被她一拨,反而开的更大了。

    安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整个露了出来,晶莹洁白。随着她的扭动,变幻出柔美诱惑的线条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闹了……”我急忙拉开苏珊,实在不能看下去了,很费裤子的……

    安琪俏脸红红的对我道谢,她那娇俏可爱的模样,让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,为了转移注意力,我急忙岔开话题,让她看看救生艇的材质,做热气球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安琪眼睛一下子瞪圆了,说我是个天才,居然连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到。

    我就很纳闷了,这需要很高的智商吗?现在安琪是不是对我有点盲目崇拜了啊……

    安琪兴致勃勃的拖着救生艇上岸丈量,苏珊笑眯眯的看着我:“怎么大灰狼没有吃掉小白兔啊。”

    我挠挠头,干笑两声:“以德服人,以德服人……”

    吊篮和燃火装置是早就有的,安琪只需要再设计施工一个球体就行。救生艇的材料,处理起来比牛皮要简单容易的多,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耗费了两个救生艇,整个热气球就完工了。

    当这个热气球冉冉飞上火山口的时候,下面所有的人都在欢呼。

    吊篮中的火焰熊熊燃烧着,升腾的热气让安琪的笑脸红扑扑的,渗着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安琪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。”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啥求不求的,你的话就是命令嘛!”我爱怜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为它命名!神舟零号什么的,太难听了。”安琪指了指热气球。

    我哑然失笑,多大点事啊!

    “本来就应该设计者命名啊,你打算叫它啥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苏菲!”安琪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名字……嘿嘿,是挺有弹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怪笑起来,我记得好像看过一个姨妈巾广告,似乎就是叫这个名字的。

    安琪很快明白了我在在笑什么,娇嗔道:“陈大哥讨厌啦!苏菲是我导师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脸色黯淡了下来,低声说道:“我的导师叫苏菲,她是世界上顶尖的服装设计师,她说,我是她教过的,最有天赋的学生,所以推荐我去迪拜,在那里,我将会和几个一流的工作室合作,设计一件作品,参加迪拜举行的时装周。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的脸色黯淡下来,应该是想起来那场改变她人生轨迹的空难。

    “老师怎么也不会想到,我的第一件作品,是一个热气球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轻把她搂在怀里,抚`摸她顺滑的秀发,说道:“这个热气球的意义,可比时装的意义大多了,你们设计的时装,只是富人衣橱里面的一件衣服,而这个热气球,承载了我们离开的梦想,你说,哪个更重要一些?”

    安琪想了一会,眉头渐渐舒展,绽开一个甜美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很没诚意的致谢……”我叹息道:“苍白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咬着嘴唇,眼珠转了转,看到我们已经升的很高了,估计下面不会有人看到,这才羞红着脸,嘴唇飞快的在我脸上印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想离开的时候,却被我一把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陈大哥可不是不懂礼貌的人!”

    我凑在她耳边轻轻说着,嘴里的热气钻入她的耳朵,安琪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起来,整个人的骨头似乎都没有了,我毫不怀疑,如果现在我松开她的话,她会瘫软下去。

    我这么正直的人,肯定不会做那种没有人性的事情啦。我更加用力的抱紧安琪,轻轻舔了舔她红玛瑙般的小耳垂。

    “嘤……”安琪的惊呼比小猫还要微弱,她双手死死抓紧我的衣服,胸前剧烈的起伏着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炙热的嘴唇划过她嫩滑的脸颊,停留在她的红唇前面,若即若离的触碰她的红唇。

    安琪紧紧闭着眼睛,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,我忽然发现,有两颗晶莹剔透的泪水,从她的眼角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满腔的火焰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暗骂自己真是有点过火了,安琪这么纯洁的女孩子,大概在此之前,连手都没有和男孩子牵过,我却用了最轻浮的方式来挑`逗她。确实有点过了。

    我放开了安琪,抹去她眼角的泪水,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安琪浑身一震,仰起脸看着我,脸上写满了惊愕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为什么要道歉?”

    这问题问得我无语了,难道是我想多了?

    “我刚才……”我谨慎的措辞着,安琪眼睛圆圆的看着我,我索性就直接摊牌留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想亲你,可你哭了,所以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安琪大眼睛闪烁泪光,亮晶晶的看着我:“其实,你抱我亲我,我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内疚立刻跑的无影无踪,心里那把火又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安琪的小脑袋拼命摇了起来,后退两步,温柔而坚决的说道:“刚才,是最后一次,以后,我们再也不能那样做了,永远永远都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能看出安琪的决心,心里忽然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们不能对不起苏珊姐!”安琪垂下眼睑,轻轻说道:“她们都说,你和苏珊姐那样了……那你们就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夫妻……我们,再那样的话,安琪就会感觉自己是没有廉耻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叹了口气,我把这茬忘了。我们虽然流落在没有道德法律约束的荒岛,但是在人类文明社会从小受到的那些教育,却始终在根深蒂固的影响着安琪。

    她这样想并无不对,而且我也很佩服她的操守。我近乎贪婪的盯着她,把她脸上那因我而起的羞红,深深刻在脑子里。因为我知道,以后不会再去撩拨她了。

    她的选择,我尊重,尽管,心里是那样的不舍,只要,她心之将安!

    很快,我压住正在燃烧的木炭,热气球一点点的向下降落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你是不是生我气了……”安琪怯怯的看着我,嗫嗫说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……”我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: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亲妹子!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急的哭了起来,我正要劝她,吊篮震荡了一下,原来不知不觉的,我们已经平稳着陆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几个女人看到哭泣的安琪,脸上的笑容转为惊讶,陈丹青阴沉着脸,怒道:“陈博,你对她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我心里正难受,根本就没搭理她,跳下了吊篮,我只觉得胸口堵着什么东西,迫不及待的想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我紧跑几步,直冲向了岩壁,抓住一块凸出来的石头,就势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我不停的寻找着下一个落脚点,闪转腾挪的在岩壁上攀升,几个女人在下面大喊,说我是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火山的内部,就好像一个大肚子容器,是凹进去的,我这么爬的危险性太高了,只要有一点差错,就会从上面掉下来摔死。

    可是我忽然发现,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危险的游戏,眼力,瞬间计算能力还有体力和胆量,缺一不可,虽然危险,却刺激的不行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惊呼和哭喊,渐渐被距离消弭,我终于征服了这座岩壁,坐在了火山洞口。

    远远看过去,原始丛林一望无际,大海无边无涯,天空深远空灵,整个世界,是如此的辽阔。

    我仰起头,冲着天空哈哈哈的大笑几声,沿着石壁又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安琪和她们说了什么,几个女人看到我平安无恙的下来,居然谁都没有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我扛着消防斧去了附近的湿地,我在那里的河边布置了一些小陷阱,这次去了一看,运气还不错,抓到两只野兔,还有几只不知名的鸟。

    我拎着这些东西,又采摘了一些宽大的树叶回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吃中午饭的时候,我看了一眼安琪,她的眼睛红肿着,低头躲闪着我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已经想通了,长痛不如短痛,与其让她以后挣扎,不如现在就断了情丝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我把野兔剥皮烤熟,用树叶仔细的包好,又用牛的膀胱,灌满了水,放在了热气球的吊篮上。

    我忙忙碌碌的,令我奇怪的是,始终没有人来问我做什么,那些女人躲在女学生的屋子里,一直没出来,也不知道在忙什么……

    我打算驾驶热气球,出海搜寻一下,万一要是找到出路呢,总比在这里等死要好。

    古蔺那个变`态,还有把他变成变/态的变/态,都让我无法淡定了,再加上安琪的梦想,我们每个人的希望,成了我必须出去寻找出路的理由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东西,仔细的固定在吊篮上面,又检查了一下木炭的数量,然后正要启航,就见到那些女人从女学生房间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博,等一下,有好东西给你……”陈丹青笑眯眯的冲我招了招手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