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3章 为什么脸红

    “他不是银……”山东捞乡满脸恐惧的说道:“他木油,木油雪……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这才明白他说的是啥意思,是说古蔺没有血。要在以前。我肯定不相信他的话,可是现在我信了。

    因为不久之前,我明明捅了古蔺一刀,可是刀上没有半点鲜血。当时我还在纳闷。现在终于在他这里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而且,我自己喝了圣泉,身体的变化就已经用科学无法解释了,那么古蔺没有鲜血还活蹦乱跳的。似乎也只能接受……

    据山东捞乡说,他们和古蔺展开战斗的时候,船上的狙击枪手,潜伏着给了古蔺一黑枪,古蔺的胸口被打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古蔺自己伸手进去,把伤口撑大,把子弹掏了出来,那么恐怖的伤口,却没有一滴血流出了,也正是这个原因,强悍凶狠的海盗都再无斗志,乖乖的顺从了古蔺。

    我问他,知不知道古蔺为什么要他们伐树,他苦笑着说,古蔺怎么可能告诉他们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从他这里也得不到什么更有用的消息了,最后问他,那尼龙防雨布在哪里,他想了一会,才想起来,说上次龙吸水的时候,好像是刮跑了……

    我失望的一拳打昏了他,想了想,终究还是没有杀他。并不是顾念捞乡情,而是我知道,死的人多了,龙吸水就会再补充一些人进来。

    目前这些海盗和那些沦落在毒`品中的人,对我们还没什么威胁,天知道下一批补充进来的是什么人,所以还是维持现状好了。

    找不到尼龙防水布,我有点不甘心的在房间里面继续搜索起来。当我打开一个木箱子的之后,我的眼睛立刻亮了。

    那里面是四个背包大小的东西,上面印着一艘船的图形。我在部队见过这种东西,这是比较高级的救生艇,平时可以折叠压缩起来,使用的时候,只要打开阀门,它就会自动充气。

    我所看中的,是它的材质。这种救生艇采用的材料很轻薄,强度却非常的大,而且防水性和耐火性都是杠杠的,这个东西用来做热气球,比起防水尼龙布应该还要强的多。

    我扔下来刚才搜刮的船钉什么的,扛起木箱,欢欢喜喜的离开了邮轮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从火山口照射进洞天,萧宁儿和陈丹青走出房间,一下子愣住了,温泉上面,漂着四只色彩鲜艳的救生艇,我翘着二郎腿,悠哉悠哉的躺在其中一艘上面,举手朝她们示意。

    “你又去海盗船了!”陈丹青铁青着脸瞪了我一眼:“这么胆大妄为,你是想让苏珊当寡妇吗?”

    我满脸黑线,这算关心我吗?表达方式太特殊了啊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我的感受!”

    苏珊出现在门口,淡定的说道:“他活着,我爱他。他死了,我陪他!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,可是我胸口却激荡的厉害,幸福和感动的情绪交织在一起,让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的目光在空中纠缠碰撞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陈丹青见状,冷哼了一声:“宁儿,我们去练瑜伽,不要在这里做电灯泡了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萧宁儿点点头,却转头看着我:“陈大哥,宁儿希望你以后爱惜自己,你是我们大家的希望!一定要好好的,好不好!”

    这话多暖心啊,我眉开眼笑的冲宁儿点点头:“乖宁儿,我知道啦,么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么,苏珊姐会吃醋的啦!”萧宁儿脸上带着笑,话里却有点酸溜溜的味道,被陈丹青拽走了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离开,苏珊款款走到岸边,在我的帮助下,上了救生艇。

    她幽怨的看着我,嘴唇刚一动,我立刻举起手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以后我会注意安全的!”

    她哑然失笑:“我有说要责怪你吗。你记住,你是我们的王,你所有的决定,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意见,你就是绝对的权威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她说的像是反话,嘿嘿笑道:“什么王不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王!”苏珊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我,凝重的说道:“只是我们这些人还好说一点,但假如一切猜测得到证实的话,这荒岛的危险和奥妙,远远超乎了我们的想象,我预感到,在未来,还会有更多的人,在我们的生命中来了去又走,人性的复杂,你应该也明白,所以,你必须现在就开始培养你王者的气概和荣耀,为了你,更是为了我们!”

    我冲苏珊挑起大拇指,她只凭推测,就能说出这么多未雨绸缪的事情,确实聪慧。我把昨夜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讲给苏珊听,问她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当听到古蔺没有血液的时候去,苏珊浑身剧烈颤抖起来,紧紧抱住了我的腰,她告诉我,她们学校曾经出现过的那个吸血鬼,也是没有血液的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古蔺已经变成吸血鬼,似乎是确凿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,吸血鬼是不能见阳光的,为什么古蔺可以呢,上次苏珊说了一句日行者,也没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苏珊告诉我,吸血鬼只是一个统称,其实还分为十三个氏族三大联盟势力,密党魔党和中立党。

    这是根据家族划分的,如果按照职位划分的话,则分为普通吸血鬼,公侯伯子男爵,领主,长老,亲王。

    按照性格和能力来划分的话,又有很多种说法,如长寿者叛逆者等等,日行者,就是所有吸血鬼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日行者就是可以在日光下行走的吸血鬼,这是无数其他吸血鬼最嫉妒的一点,当然成为侯爵以上的吸血鬼,也可以在日光下行走,却绝对不如日行者这样,连普通吸血鬼都可以沐浴日光。

    我问苏珊,从她话里的意思判断,她更倾向于,古蔺是一个普通的日行者,为什么不可能是侯爵以上的吸血鬼呢?

    苏珊告诉我,这个是最好分辨的。普通吸血鬼的眼睛,是黑色的,厉害的吸血鬼,眼睛是红色的,最强大的吸血鬼,眼睛是紫金色的,所以古蔺只是一个最低级的吸血鬼,如果他的眼睛是红色话,昨晚我就不可能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暗暗咋舌,一个普通吸血鬼都这么牛叉,那高级一点的还不要逆天啊……

    “吸血鬼不会平白出现的,假如古蔺真的是变成了吸血鬼,那么这岛上,必定还有一个给他初拥的吸血鬼,很有可能是……高级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苏珊这句话,我的脸一下子垮了,麻蛋,还让不让人活了,一个古蔺就特么差点弄死我,再来一个高级的,我不是连还手之力都木有哇……

    “但是我相信,不管多厉害的敌人,都伤害不到我们的,因为我们有你。”苏珊的手在我胸膛上轻轻抚`摸,甜甜说道:“你自己都不会清楚,为了你要保护的人,你在绝境之中,能够爆发多大的力量。就算是神,也要在你的执念面前颤抖吧。”

    我被她说的飘飘然的,大清早的本来火气就大,她的手这么一摸,我感觉某处开始抬头示威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左右无人,伸手握住了苏珊胸前丰盈柔软的地方,嘿嘿说道:“我们去水帘洞开`房吧!”

    “我那里……还是很痛……”苏珊娇柔的看着我,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找个人和我一起分担了,你觉得陈丹青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想到和陈丹青的那次逃亡,心里无比的惆怅,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安琪和萧宁儿,你想先宠幸哪一个?”苏珊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建议是萧宁儿,把她拿下的话,陈丹青那里就会变得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轻咳一声:“你在说什么啊!我是一个纯粹的,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!”

    苏珊满脸通红,媚眼如丝的看着我:“纯粹的人,求你把手拿开好吗?我怕我忍不住叫出声来,被她们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我非但没有把手拿开,反而加重力道摩擦了两下,坏笑道:“你叫我一声好听的,我就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安琪的声音忽然从后面响起来,吓了我一大跳。

    我慌忙松开了苏珊,转回头,换上了无邪的笑容:“安琪,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啊?”安琪忽然惊呼一声:“啊……苏珊姐,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,是不是发烧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安琪语气挺惊讶的,可是她眼里却闪过一丝促狭的光芒,我都看出来了,更不要说苏珊了。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苏珊却虚弱的嗯了一声:“可能有点……安琪,你帮我摸摸额头,烫不烫。”

    此刻,我和苏珊在船上,安琪站在温泉边,她向前探身,伸手去摸苏珊的额头。

    苏珊忽然抓住她的手,用力一拉,安琪惊呼一声,身不由己的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苏珊双手按住挣扎的安琪,笑眯眯的说道:“想知道我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吗,让你陈大哥告诉你吧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