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2章 交锋

    古蔺傲立在跪拜的海盗之中,仰头看着月亮,远远看过去,还真有那么点潇潇洒洒可以入画的意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他摆了摆手,那些海盗才停止了磕头,依然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古蔺纵身一跃,竟然横空滑出好几米。从船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十几米的高度,他一跃而下,落地后弹身而起,向着我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月色下。他黑色的身形拉出一道魅影,迅速的接近了我。

    他在我前面几米处站定,我知道隐藏不住了,索性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,笑眯眯的冲他扬起手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同时,我另只手握住了一颗致盲弹,毫不犹豫的冲着脚底下一扔。

    虽然我饮了圣泉之后,也算是有点小牛叉了,可是我更知道,古蔺这货远远比我强大的多。

    所以我先发制人,闪光弹在我的脚下绽放出强烈的白光,我早已经提前闭上了双眼,拔出海事刀,迅疾的冲着古蔺的方位刺去。

    刀风霍霍,却没有任何刺到东西的回馈,我心里一凉,还没来的及做出任何反应,肚子上就挨了重重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力气太大了,我感觉自己肠子都被踢断了,我弓着身体,像一只大虾一样向后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古蔺双脚一蹬,凌空追击向我。我的脸不停的抽搐着,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去……死吧……”我嘶声叫着,胸口冒出了一串火光。

    我扔出闪光弹的时候,就已经想到,如果不管用怎么办,所以我随即就握紧了AK,把枪从衣服底下穿了过去,枪口对准了前方。

    古蔺果然没有被致盲弹影响,他追击而来,正中我的下怀,我毫不犹豫的搂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枪口冒出来的火光,立刻灼烧了我的衣服,点点星火落下,皮肤上撩起了一个个水泡,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我无暇顾及这些,死死盯着古蔺,枪口做出微调,扳机一搂到底。

    枪口十字火光的映照下,古蔺前冲的身体,忽然好像被砸了一锤子,突兀的坠落到了地上,他在地上滚翻了几下,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急忙停止射击,身体重重砸在地上,好一会,我咳嗽着爬了起来,握紧枪谨慎的走到了古蔺落地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里黑色的地面上,明显有一个被砸出来的印记,证明刚才古蔺确实落在了这里。可是,那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迹。

    我蹲了下去,用手摸了摸地面,另只手却拧开最后一枚致盲弹,猛地往身后一甩。

    我身后光明大放,亮的宛如白昼,刺目的光华中,一个黑色的影子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古蔺的惊呼声中,我扬起海事刀,反手向后刺去。

    刀锋刺入了古蔺的身体,破开皮肉的快/感让我精神一震,正要横着划刀,在他身上制造更大的伤口,我的屁股上就挨了重重一脚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炮弹一样飞了出去,我身在空中,拼命扭身转头,拔枪准备还击,却发现古蔺的身形正在迅速的远遁。

    安静的旷野中,我粗重的喘息像是老旧的风箱,剧烈的疼痛,让我一阵阵的眩晕。

    我仰面躺在地上,握紧了手中的枪,这样的话,不但可以加快体力回复,而且无论古蔺从哪一个方向出现,我都能第一时间发现,除非这货会土遁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很久,古蔺始终没有再出现,我想起苏珊曾经说过的话,她说古蔺狠,却是对别人狠,反之理解就是他对自己还是蛮爱惜的。估计他已经受了伤,回去养伤去了。但令我不解的是,海事刀明明已经刺入了古蔺的身体,可是刀身上面却没有一滴血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科学啊……

    我也知道,这些事情,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,所以我收起了刀枪,佝偻着身体,向洞天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我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我转身,看向邮轮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邮轮并不太远,刚才的枪声,船上肯定听到了,可是海盗们却根本就没过来,这有点反常啊!

    我眼巴巴的盯了一会邮轮,狠狠一跺脚,特么的,贼不走空,怎么也不能白来一趟!

    安琪那张哭泣的脸,让我毅然决定,再去船上走一遭。就连古蔺那个变|态,都被洒家打跑了,我就这么回去,以后想想都会惋惜的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我再次进入了水密舱,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过道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舱门都禁闭着,一切都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我顺利的来到甲板,那一男一女的尸体已经被收拾了,可是甲板上残留的那一大滩紫黑色的血污,还在提醒着我,刚才这里发生过多么惨绝人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很快找到女学生所说的那个储藏室,门没关,我推开门闪身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东西乱糟糟的,应该是被海盗翻检过,并且拿走了好多的东西。剩下一些他们不要的,胡乱的四下散放着。

    但对于我来说,每一样都是好东西啊!什么发电机之类大型的机械,我也搬不动,再说柴油什么的也没有,我挑了两大盘鱼线,一包船钉,可是女学生所说的防水尼龙布,却并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我继续翻检,忽然看到舱壁上的一样东西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那里横着钉了一块木板,木板上固定着一尊神像。

    这神像长须丹凤眼红脸膛,手拿一把大刀威风凛凛的,所有的中国人都认识他,忠义无双的关二爷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老人家怎么会在这里?明明这是一艘来自欧洲的邮轮啊!

    我正在困惑,轻轻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我急忙闪身缩到了角落,用一捆粗麻绳挡住自己。

    门开了,淡淡的月光混合着手电筒的光芒,从门缝里涌进来。

    山东捞乡提着一个手电筒,闪身进来,立刻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似乎满腹心事,目不旁视的径直走到关二爷的神像前,从怀里取出了一罐罐头,供在了关二爷的神像前。

    “二爷,俺给你上供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恭恭敬敬的给关二爷鞠了三个躬,低声道:“这岛上有妖怪,求二爷保佑,俺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“俺一定天天给您上供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说着,我悄悄走到他的身后,把海事刀轻轻放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山东捞乡浑身一震,正要说话,我压低声音说道:“捞乡,千万别喊,俺认得你是捞乡,这刀子可不认识你是捞乡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山东捞乡的声音带着惊吓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!”我阴森森的说道:“现在回来找你偿命来了!”

    山东捞乡浑身哆嗦着,带着哭腔说道:“捞乡,不是俺杀得你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!就是你开的第一枪!”我手里的海事刀往他脖子上压了压,一丝鲜血从那里缓缓沁出来。

    “捞乡,莫要逗俺咧,你这样厉害滴大英雄,怎么会被俺打死尼!”

    我也明白了,这位山东捞乡,其实也是个精明人,刚才是假装被骗配合我滴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打交道,还是比较省心的,我承诺不杀他,但是他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骗俺?”山东捞乡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你有的选吗?”

    山东捞乡很快明白了这个道理,他苦着脸,把一切告诉了我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上岸之后没多久,古蔺就找了上船。

    古蔺轻松的制服了他们,告诉他们,让他们守在这个沙滩上,以后,还会有遇难者出现。到时候,就要想方设法的控制那些遇难者,让他们伐木,把整片密林砍伐干净。

    等古蔺走了,他们用望远镜一看,这根本就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。就是砍伐到胡子都白了,也特么砍不完这密林。

    可是古蔺所显露出来的强大实力,也让他们明白,他们根本就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。

    他们假装砍伐树木,用滚木法离开了海滩,逃到了大海中。

    虽然任何仪器都失灵了,但是他们身为海盗,操纵船只还是很有一套的,船只在茫茫大海上航行了一天,古蔺忽然出现在了船上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他们被惨无人道的蹂躏之后,乖乖的把船开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次,古蔺破坏了船只的传动机构,才离开了船只。

    无法再离开的海盗,在新的遇难者真的出现之后,只能乖乖的按照古蔺的吩咐,用毒'品控制了那艘船上的所有人,驱赶他们去伐木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那艘船上的一男一女,不满足于每天发放的毒/品数量,想要去偷窃毒/品,谁知道古蔺忽然出现,并且逼迫约翰下令,让其他人撕碎两人……

    然后,就是我看到的那一幕了……

    我又问他,他说这岛上有妖怪,是不是指的古蔺。

    他忙不迭点头。我问他何以见得,他脸色苍白的颤抖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