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1章 意外关系

    “这个我暂时还没想到……”苏珊看向众人:“你们大家有什么看法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起摇摇头,不知不觉,苏珊在智商这方面,已经建立了绝对的权威。就连和她不太对付的陈丹青,其实心里应该也承认这一点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……喝茶,用膳……”我干笑两声。感觉生活真特么好玩,怎么糊里糊涂我就成了啥破咒者,其实我更喜欢把咒字换成处字。

    风干了的牛肉,在热水中慢慢还原。褐色的浓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再配上西谷米饭,好吃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我一口气吃了四碗米饭,撑的肚子都圆了,融融月色下,我四仰八叉的瘫在藤椅上,和萧宁儿下着五子棋,安琪在一边斟茶倒水的,神农在不停的呱噪,我感觉古时候的地主老财日子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耍赖耍赖……”萧宁儿跺脚,神农在旁边应和成二重唱,因为我又赢了。

    “快脱!”我笑眯眯的看着萧宁儿:“说好的赢一局脱一件衣服滴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里明明没有那颗棋子的……一定是你偷偷放上去的……”萧宁儿嘟起嘴:“不和你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身跑回藤屋,我邪笑着冲安琪挑挑眉:“琪琪,咱俩来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,你手里藏着黑棋,我都看见了……”安琪娇憨一笑:“陈大哥好坏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:“我要去洗澡睡觉啦,陈大哥乖,坐在这里不许动!不行,我还是把你绑起来吧,我怕你控制不住你记几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样的人吗……”我一脸无辜的抗议。

    “肯定……是!”

    安琪格格娇笑,用她两根长长的秀发,把我的手指绕在藤椅扶手上,还打了两个死结。

    我无力的翻翻白眼,她左右看看,忽然低头,蜻蜓点水般在我嘴唇上轻轻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补偿你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羞红着脸,飞快的跑到了温泉边。

    哗哗的撩水声传来,那声音让我咽了口唾沫。眼巴巴的朝那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愣了。

    温泉的水,冒着氤氲的蒸汽,安琪那白生生的身体,露出半截在水面上,水波托着两颗红樱桃微微颤动,长长的黑发散入水中,一颗颗水柱凝结在她白玉一样的皮肤上,美丽的像是一个童话。

    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,而是……

    我怎么会看到的……

    安琪应该是特意挑选了离我最远的地方,虽然月亮很好了,但是她那个位置,被火山壁的阴影所掩盖,根本就没有光亮。按常理来说,我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她美人出浴啊……
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了,在海底的那个岩洞中,其实也是漆黑的,但是我能模模糊糊的看清,不过没有现在看到的这么清楚罢了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,那个什么劳什子圣泉,和我的身体有一个融合的过程?让我有了夜视能力,而且越来越增强?

    嗯,很有可能啊……

    我翘着二郎腿,心里慢慢盘算着,这特么有点像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啊!

    强大的自愈能力,就是我的天赋技能了,这个夜视的能力,应该算是被动技能吧。

    可是还不够啊……我的攻击技能呢?大招呢?

    我最想得到的技能,肯定是隐身,啧啧,悄悄亲谁一口,都毫无压力啊……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,光顾yy了,安琪不知何时已经洗完了,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,她湿漉漉长发披散着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就好像一朵婷婷玉立的出水芙蓉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怎么笑得那么……猥琐啊!”

    我一脸受伤的看着安琪,她格格一笑,盘膝坐在了我的身边,仰头看着天空圆圆的月亮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喽。”我伸出手,指尖接住安琪头发上滴落的一滴水。

    那滴水在我手上,也映出一个圆圆的月亮。不知道,是不是家乡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人好多啊……”安琪幽幽叹息一声:“我只有爸爸妈妈,他们现在不知道多想我……”

    月亮这个东西,真的是很容易勾起人的思乡之情啊!

    我看着安琪满脸落寞和忧伤,弯腰把她抱起来,让她坐在我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安琪乖巧而安静的坐着,始终望着月亮,两颗大大的泪水,从她的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说,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?”

    我扳过她的头,安琪脸上的泪光和忧伤,让我心里莫名的柔软,我拭去她的泪水,拍了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当然能!你忘记啦,陈大哥可是破咒者呢!叼的飞起的那种!我一定会让你回家的,一定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琪攥紧小拳头,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唱歌给你听吧,我唱的很好听的!”

    月子弯弯照九州,

    几家欢乐几家忧,

    几家高楼饮美酒,

    几家飘零在外头……

    安琪唱着唱着,声音越来越微弱,脸上斑驳着泪痕,在我怀里静静的睡去。

    我抱着她,回到了屋子里,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,擦掉她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忽然心有所感,我转头一看,陈丹青睁着眼睛,静静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们的目光相对,她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,轻声说道:“又祸害了一个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转身离开了房子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我从岩壁一个隐蔽的石缝中,取出了藏在里面的AK和两颗闪光弹,离开了洞天。

    我要去海边的邮轮,去找尼龙防水布,我要制成热气球,带她们离开这里!

    什么破咒者见鬼去吧!谁特么爱破谁破!安琪忧伤的泪水像是催化剂,加速了我离开这里的执念。

    我估计,海盗们没准以为我已经葬身大海,那他们就会放松警惕,再说我现在可不是从前的我了,天赋和主动技能都有,虽然没啥攻击技能,但我不是有枪嘛。

    心里有底,我雄赳赳气昂昂的直奔邮轮。沿途发现,那些人的速度还真是快,密林被他们折腾的又空了一大块,原本密林下的土地,是落叶化成的腐质,踩上去软软的,随着失去树叶的遮蔽,被阳光暴晒后,变成细细的微尘,踩上去就腾出烟雾。

    蛇和鸟,还有其他小动物的尸体,在地上随处可见,散发着难闻的怪味。

    但是我坚信,若是那些人不在了,草木很快就会把种子播散过来,一片新的雨林会再次繁育,郁郁葱葱的生长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海盗们到底想干什么,就算他们这样拼命的砍伐,也伤不了密林的九牛一毛,只要站在高处瞭望一眼,他们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的毒`品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,那些人失去了毒`品的刺激,很快会变成废人或者死去,海盗们打的什么算盘,还真是让人费解啊……

    我思考着,趴在地上瞭望了一会。同时对自己的视力,有了更深刻的了解。

    我现在距离邮轮/大概有一百多米的距离,一个视力良好的人,借助月光,大概能够清楚的看到十到十五米范围内的不发光物体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邮轮甲板上缆绳的纹路,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6的不行,信心百倍的加快速度,朝着邮轮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跑了几步,我就看到邮轮甲板上出现了两个人,而且正是面朝着我的方向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我急忙向前扑倒,伏在地上,大气不敢出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是一男和一女,两人面对着我,似乎在交谈,我很快醒过味来,我和他们距离这么远,他们并没有我这么强悍的视力,根本就看不到我,我是过于小心了。

    我改成了匍匐前进,贴着地快速的接近邮轮,同时警惕的盯着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始终在商议着什么,并没有注意到我,就在我距离邮轮七八十米的时候,我忽然看到,一条黑影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两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的心差点没从胸腔里跳出来。我紧紧屏住呼吸,缓缓打了个滚,让黑色的泥土沾染了全身,顺手抹了一把脸,浑身黑漆漆的趴着,仰头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,后来出现的这个人,居然是古蔺!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艘船上?是和海盗早有勾搭,还是和我一样,想去船上做什么事情?

    那两个人并没有发现古蔺的存在,依然在说着什么,古蔺悄无声息的贴近两人,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。

    两人吓得浑身一震,那个女人立刻发出一声尖叫,男人挥起拳头,砸向古蔺。

    古蔺轻松的捏住这人的拳头,随手一拧,男人的胳膊变成反关节,惨呼声划破夜空,听的人心里慎得慌。

    古蔺双手齐出,拎着两人的衣领,把他们提了起来,在他身后,一大群人跑了上了,其中就包括我的山东捞乡和红胡子约翰。

    古蔺始终背对着那些人,随手把手里的一男一女扔在甲板上,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红胡子约翰振臂一呼,那些人立刻冲了上去,围住一男一女,不停的拳打脚踢,古蔺又说了句什么,人群更骚动了,有人趴下去,再站起来的时候,嘴里已经多了一块血淋淋的肉……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癫狂着,撕咬这一男一女,当红胡子把这些人都赶下船舱之后,甲板上的两人,已经变成两具带血的骷髅……

    甲板上到处是粘稠的鲜血印记,被碾烂的内脏渣沫……我的胃一阵抽搐,忽然感觉,视力太好,也不是什么好事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甲板上只剩下古蔺和那几名海盗,古蔺淡淡的说了一句,海盗们立刻全都跪在地上,不停的磕起头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