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0章 拼图猜想

    “呃,苏珊和我出去的时候受了点伤,不过不太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说的面不改色,不过女人们集体露出鄙夷的表情。还是挺让我受伤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脆弱的小心灵,在她们鄙视的目光中千疮百孔,我抱着苏珊坐在火边,轻咳一声:“有一个故事讲给你们听。是关于一位勇敢正直善良的男人,冒险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我把自己进入邮轮,看到男男女女在毒`品中沉沦,然后在海中遇到大乌贼。被卷入漩涡,最后说到那神奇的水,骷髅手中的羊皮卷轴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情,我不但没有丝毫隐瞒,反而在惊险之处颇有夸大。反正能够听得懂中文的,都是我最信任的人,那些外国学生,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苏珊在路上教我的,让我看看陈丹青的反应。

    我一边讲述一边偷眼观察,随着我所经历的危险,陈丹青确实紧张的不得了,不过当她和我目光对上之后,她立刻露出不屑的冷笑,再也没有动容。

    看来,这次真的是把她得罪苦了……我心里暗叹,没精打采的掏出羊皮卷轴,让那些外国学生看看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胖乎乎的,名叫黛丝的女孩,居然真的认识这种文字。

    她说这是诺森伯里亚方言,是古英语的一个分支,英语分为古英语,中古英语,现代英语和美式英语,古英语指从公元450年至公元1150年间的英语,语法和德语比较相近,形态变化很复杂。

    古英语又根据地域,分成四种主要方言,诺森伯里亚方言是其中之一。古英语时期共有四种主要方言,分布在洪伯河以北的区域,不是专门研究英语古文学的专家,是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幸好,她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研究古英语的教授,从小耳染目睹之下,她也对此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是不是陈丹青的翻译出了什么问题,黛丝所谓的非常了解,就是愁眉苦脸的看着羊皮卷轴,长达半个多小时,然后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断断续续的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于是……饮用圣泉,使他成为新一任的破咒者……第九十九个破咒者……死在引导者…………最后一名破咒者的出现……当昔日重来之时……即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翻翻白眼:“没了?”

    苏珊和黛丝交流了一下,冲我摊开双手。

    “她说,这羊皮卷轴很多地方有了破损,字迹模糊不清,她能够读出这些,已经非常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我悻悻的表情,苏珊给我解释道:“所谓的学术研究,并不能还原历史的所有。比如我们中国的甲骨文,最简单的一个人字,之所以念人,是因为权威专家说它念人,可事实上,也有可能,它代表的是另外一个意思,但真相已经淹没在历史的尘烟之中,谁也无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苏珊说的蛮有道理的,可我还是心有不甘,苏珊看到我的样子,嫣然一笑,说道:“你有没有玩过拼图?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我心里一颤,看了陈丹青一眼,曾经在小学时候,我们两个头对着头,拼出了一张很大的世界地图。

    陈丹青似乎也想起来这件事,看了我一眼,我还没来的及看清她眼里的感情,她就飞快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利用已知的一点点线索,拼凑还原出事实的真相,这就是拼图游戏的魅力之所在!”

    苏珊环视大家说道:“我们大家都参与进来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一起来玩这个游戏!嗯,我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上面提到了破咒者,既然有破咒者,那么就会有他所需要破的咒,这个咒是什么呢?会不会就是我们先前推测过的那样,关于龙吸水的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假设一下,龙吸水是一个魔咒,来了的人无法离开,死亡之后,会有新的人补充进来,周而复始,就好像一个圆环。而破咒者,就是破解这个魔咒的,但是很可惜,已经死了九十九个破咒者,下一个破咒者,会不会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盯着我,眉头微蹙:“那句话是,饮用圣泉,就成为了新的破咒者,而你在岩洞里面喝的那种神奇的水,会不会就是……圣泉?”

    我膛目结舌,被苏珊这么一说,似乎还真有点像……

    我……破咒者……咒在哪里?怎么破?

    陈丹青忽然冷笑道:“就他,还破咒者?破烂者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我翻了翻白眼,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好吧……

    苏珊脸色凝重的看着陈丹青:“我知道,你担心陈博的安全,所以本能的抗拒这个推测,但是当天降大任的时候,斯人根本无法选择,只有自强不息。海龟把头缩回壳里,以为那是它想要的安全,却根本就挡不住从天而降的石头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担心他!应该担心他的人,是你吧!”陈丹青冷笑,指了指正在沸腾的茶水。

    “陈博要叫我一声表姐,按我们老家的规矩,你这个兄弟媳妇,要给长辈敬茶的,这里陈博唯一的长辈,就是我!”

    我一看两人要开吵,担心苏珊不好意思,急忙说道:“你说啥呢,怎么就兄弟媳妇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撇撇嘴:“陈博,你敢做不敢认,你是不是个男人?我学过医,难道连她哪里受伤都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怎么把这茬忘了……

    苏珊甩开我阻拦的手,蹒跚的走到茶水锅面前,舀了一碗茶,双手捧着来到陈丹青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嫣然笑着说道:“好,我给你敬茶,你记住,这杯茶,是兄弟媳妇敬给大表姐的。还真是巧了,我们老家那里,曾经有一个规矩,二房是要给大房敬茶的!以后,我等有人再敬回来!”

    陈丹青和苏珊的目光,在空中纠缠碰撞,我仿佛看到了隐隐的火花……

    再看萧宁儿和安琪,都是满脸的惊愕和难受,我忽然很想晕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做梦!”陈丹青接过苏珊手中的茶水,掷地有声的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苏珊淡淡一笑,转回了话题:“我之所以说陈博是破咒者,是因为,他的改变,大家难道没发现吗?他的皮肤,相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说,还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真的觉得陈大哥英俊了好多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和萧宁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苏珊盯着我:“你愿不愿意给大家做个试验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掏出海事刀,在自己手心上横着划了一刀,鲜血立刻洒落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安琪和萧宁儿扑上来,同时按住了我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我冲她们两个笑了笑,示意苏珊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假如陈博是破咒者,那么他就有一个命中注定的宿敌——引导者。”苏珊轻轻说道:“卷轴上说,前面的九十九个破咒者,都死在了引导者的手中,可见两者之间必将有一战。而破咒者,处于劣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担忧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:“陈博说,那个圣泉的水已经消失了,羊皮卷轴上也提到过,最后一名破咒者,是不是意味着,陈博是最后和唯一的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都交给我啦!”我拍拍胸膛,豪气干云的说道:“那个什么引导者,敢来撩拨洒家,我打的他他妈都不认识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喜欢你这样无耻的样子……”苏珊娇笑一声,这句话逗得萧宁儿两人笑了起来,现场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琪攥紧小拳头,说丢:“陈大哥永远是最棒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前面九十九个都……”萧宁儿满眼忧愁的看着我:“陈大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叼的不得了!”我微笑着摊开手掌,刚才那道血淋淋的伤口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……

    几个女孩子瞪圆了眼睛,连连惊叹,好一会,我开口问苏珊:“那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,昔日重来是肿么一回事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