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9章 你是荆轲我做秦王(求收藏求推荐)

    昨夜有雨,水帘洞外面的小瀑布欢快的哗哗流淌着,我抱着苏珊正要冲上去,她忽然说让我等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还没照过镜子吧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苏珊甜甜一笑。指了指瀑布水帘:“那你自己好好看看喽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火烧火燎的,恨不得立刻就把我的爱用行动告诉她,所以飞快的看了水帘一眼打算应付差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眼,就让我再也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我傻傻的望着水帘中的倒影。发出一声呻`吟。

    这特么……还是我吗?

    水帘簌簌而下,里面的倒影虽然有些模糊,但是依然可以看到我的改变。

    我的脸型没变,还是原来的帅脸。但是皮肤却变得白皙,不是古蔺那种苍白,而是隐隐蕴光,莹洁如玉的那种珍珠一样的白。

    更大的变化是我的眼睛,仿佛两泓秋水,黑白分明澄澈如刚出生的婴儿。

    这些改变,让我的帅气整个提升了好几个档次,秒杀那些当红的小鲜肉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概括起来八个字——英俊潇洒,无双无对。

    “我猜想就是这样的,否则你这么自恋的人,刚才为什么只让我们看你皮肤的变化呢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含笑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,我邪笑着拍了她的丰`臀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挑衅我么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眼波流转:“是又能怎样?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就被我抱着冲入水帘,扔在了先前曾经铺好的地铺上。

    她横陈在棕垫上,随手拉了一下,胸口的衣服微微敞开,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。配上她蛊惑的媚笑,我浑身血液沸腾的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灵巧的在身上游走,衣襟完全敞开了,宛如出自上帝之手的完美曲线,骤然呈现在我的面前,我被震撼的停止了行动。

    “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的声音带上了几丝沙哑,轻轻的对我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我浑身的火焰,随着她这个动作,彻底升腾到了顶点。如饿狼一样扑上去,覆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的唇在她身上流浪,跨过雪山走遍平原,她的呼吸急促,原本雪白的肌`肤泛起淡淡的粉红色,温度仿佛火炭一样,反手勾住了我的脖子,低声说道:“一会,你要轻一点……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停止动作,愣愣的看着她,她闭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,嘴唇紧紧抿着,真的是一副怕到要死的小女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精明厉害,洞悉人心的苏珊吗?

    苏珊嘴唇蠕动,梦呓一样的说道:“我从小就胆子特别小,怕黑,怕痛,更怕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了克服恐惧,我拼命的学习拼命的努力,想要比别人更强,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上,现实中,我也确实这么做的,我要所有的人都怕我,那样的话,就没人发现我其实是个胆小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怜惜的吻吻她的眼皮,轻声道:“那我们……先暂停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苏珊用力搂紧了我的脖子,轻声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,我们坠落到荒岛的那天,你第一次和古蔺起了冲突,当时我为什么站在古蔺的身后?”

    我默默点了点头,其实我一直在困惑这个问题。以苏珊的智慧和眼光,当时应该选择聪明善良正直勇敢坚强英俊的我啊,为什么当时她坚定的站在古蔺那边呢?

    “因为他比你狠!”苏珊幽幽说道:“坠落荒岛那一刻,我立刻就明白了形势,我研究过人性,在这个领域,我有绝对的权威。在这种没有道德法律约束的地方,谁够狠,谁才能活的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你放逐古蔺,把我们带向死亡之途,我才明白,你其实比古蔺更狠,因为他的狠,是那种只为自己自私自利的狠,而你的狠,则是为了你所要守护和坚持的,不惜一切的狠。你和他的区别,就好像荆轲和秦舞阳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我捏住她高挺的鼻子,故意逗她:“那谁是荆轲谁是秦舞阳啊?”

    苏珊咬住嘴唇,手滑了下去,握住了我斗志昂扬的地方,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是荆轲,请把我当做秦王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觉这世间,再无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邀请,在她炙热融化一切的目光中,我腰部一挺,和她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苏珊惨叫一声,死死抓住我的后背,尖锐的刺痛让我暂时清醒,想要鸣金收兵,却被她双腿紧紧的勾住了腰。

    哗哗流淌的水帘,遮盖了我们忘情的纠缠,苏珊在一阵剧烈的喘息中双眼翻白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离开了她,人工呼吸把她弄醒。

    “还不行吗……”她虚弱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点点头,心里也在暗暗纳闷,我也不是第一次了,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时间实在太长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你太强了……我一个人,是满足不了你的……”苏珊擦了擦我额头的汗水,歉意的说道:“我真的受不了了,要不,我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……”我忍住无法释放的激/情,安慰她道:“我感觉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迷离的目光忽然定格,看着她为我擦汗的手,脸色变得惶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血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上,十指指尖都红了,我心知肚明,那是刚才她疼痛之下,指甲抓破了我的后背染红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我笑笑:“睡一会吧,你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转过去,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我转过了身,苏珊抚!摸我的后背,抽泣起来,后背传来一阵阵的刺痛,虽然看不见,但我明白那里应该是血肉模糊了。

    我转身抱紧了她,在她耳边说着温柔的情话安慰她,苏珊也实在太累了,很快就躺在我怀中睡去。

    我抱着她柔若无骨的娇躯,听着水帘哗哗的鸣奏,只觉得心中平安喜乐,闭上眼睛,也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梦中,乡间的田野忽然下起了沾衣欲湿的杏花`雨,芬芳的花瓣合着雨丝,打在我的脸上,痒痒的,香香的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苏珊的红唇轻轻在我脸上游弋,明亮的眼睛中满溢着爱意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夕阳的余晖反射在水帘上,将水帘渲染成了金黄色,如都市霓虹一样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我翻身将苏珊压在下面,狞笑道:“你可知撩拨洒家的下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珊吓得脸都白了,拨浪鼓一样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行了……很痛……一动就痛……”

    我怜惜的亲了亲她的额头:“逗你的,小傻瓜!”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个说我傻瓜的人……”苏珊轻轻抚`摸我的后背,柔声说道:“我也只愿意为你一个人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脸色忽然变了,连声催促我转过身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转过去,她看了看我后背,惊呼失声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我后背上面的伤,全没了。

    刚才她忘情的时候,把我的后背抓得乱糟糟的,虽然只是皮肉伤,看上去也挺吓人的。可是现在,那里光洁如初,再看不到半点受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问我这是怎么回事,开始我也愣了,然后忽然想起海底岩洞中的事情还没和苏珊说,急忙把一切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有可能是那些水的缘故,可是这世间,真的有那样神奇的东西吗?”苏珊蹙眉说道:“那个羊皮卷轴呢,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在地上翻找了一下,刚才实在太激`情了,衣服什么的都是随手乱丢的,终于在一个角落,找到了那个羊皮卷轴。

    苏珊打开看了看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英文啊……可是为什么我一个字都看不懂呢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上面,我愕然发现,好多字迹竟然脱落了。

    当时因为看不懂,我也没细看,也不知道是本来就如此,还是我跋山涉水的回来,让这古老的东西受到了磨损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这应该是一个很关键的东西。”苏珊小心翼翼的卷起卷轴,说道:“拿回去让那些曼彻斯特大学的学生看看,也许他们能够看得懂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珊撑起身体,刚刚站起来,却两腿一软,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我急忙一把搀住她,她秀眉微蹙,娇嗔的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坏蛋,都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里荡的不行,嘶哑的说道:“要不,我们今晚别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珊用食指点点我的额头:“坏蛋,如果今晚不回去,陈丹青她们会恨死我的!以后,我会被孤立起来,很难做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我的手摇了摇:“快回去吧,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,以后,我们随时都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我带着苏珊回到了洞天,几个女人就坐在藤屋外面,围着一堆篝火。

    火上架着一口大锅,锅里面有一些青翠的树叶在翻滚,散发出清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学生发现的,可以代替茶叶的叶片,经过神农的验证之后,确实可以喝,而且女人们很喜欢这种清香微苦的味道,这不禁让人感慨,女人这种生物,天生就是喜欢享受的,这刚刚有吃有穿了,就又开始琢磨别的了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她们一起转过头,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我和我怀里横抱着的苏珊身上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