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8章 爱要说,爱要做

    那是一些带着疙瘩的皮质,就好像癞蛤蟆的皮肤,挺让人恶心的。

    这玩意从我身上掉落下来的?我有点不敢置信,赶紧摸了摸自己身上其他的地方。我发现,很多地方的皮肤,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那条乌贼,当时它喷出墨汁。我的皮肤和眼睛同时刺痛,会不会就是中了它的毒,身体才会变成这样的?

    难道刚才喝的水……可以解毒?我惊喜之下,急忙趴下去贪婪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。那汪浅浅的水就见了底,我的舌头又舔了一遍平滑的石面,这才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巴。

    随后,我身上那些疙瘩开始掉落,一股充沛的力量,在我的身体里面弥漫,让我觉得活力满满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我的双眼开始麻痒起来,痒的我特别难受,我不禁用手揉起眼睛。

    揉了一会,手上传来黏黏湿湿的感觉,我低头一看,那里有两块黑乎乎的污渍。

    这尼玛什么东西……我心里正在嘀咕,忽然一股狂喜涌上心头,我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尼玛,劳资能看到东西啦!

    我转头四下张望,发现自己现在一个岩洞之中,虽然乌漆吗黑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能勉强看到周围的轮廓。

    在我的面前,有一个带着凹痕的平整石台,形状有点像砚台,下面还有点湿润,很明显,我刚才喝的水,就是这里面的。

    不远处,地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走过去一看,是那个乌贼。

    它浑身到处是凄惨的伤口,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我越过乌贼的尸体,向前走了几步,立刻惊呆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海水!

    我的前面,是洞穴的入口,洞口密布着尖利的石头,外面就是海水。

    这些尖利的石头,似乎以一种诡异的规律分布着,海水流经这些尖利的石头,却被导引出微妙的平衡,变成了不停旋转的漩涡。竟然无法进入这个岩洞。

    我心里慨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奇,同时心里暗暗的庆幸。

    我已经大致推测出到底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我刺伤了乌贼,它疼痛之下,带着我向大海深处逃窜。然后就被这个漩涡卷入这里。幸亏它当时柔软的身体把我全身包裹住,让我并没有受到那些尖利石头的撞击,否则我早就被撞成碎块了。

    而它自己,却被尖利石块加上漩涡,撞成了车祸现场似的,雷锋啊!大海中的雷锋啊!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庆幸了一番,却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,似乎少了什么东西。我思索了一会,终于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少了声音!

    刚才我是被滴水的声音吸引过去的,可是现在,那种滴水声,似乎再也没有响起了。

    那水可是好东西,必须要找到。我转身回到刚才喝水的地方,仰起头向上面寻找。

    一样东西映入我的眼帘,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水滴没找到,但我看到了一具骷髅。就直立在我头顶不远处,它的手里,还放着一个圆棍状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纵身跳上啦岩壁,抓住两块凸起的石头,忽然发现,自己的身手矫健了不少,跳的比从前高多了。

    我近距离的打量骷髅,只能看出这应该是一个成年男子,别的也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我抬手取下了那个圆棍形的东西,展开后才发现,这是一个卷轴,似乎是羊皮之类做成的,打开之后,上面写满了弯弯曲曲的外文。

    我也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,不过直觉告诉我,这地方如此诡异而神奇,这人应该也不是普通人。这羊皮卷上,弄不好有什么秘密,甚至有可能帮助我们离开这座岛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我珍重把羊皮卷揣进怀里,想了想又拿了出来,跑到乌贼的旁边,割下它一块皮,甩干净后,用它把羊皮卷包了起来,珍重的放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我的手指无意中触碰到自己的胸口,那光滑的触感让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胸口那里,曾经有一块刀疤的,那是战场留下的勋章。怎么现在那里却平滑一片?

    我继续往下摸,小时候淘气留下的疤痕,参军后的刀伤枪伤,来到岛上后的各种伤痕,全部都消失不见了。而且我身上的皮肤,摸上去紧致光滑水嫩,仿佛能掐出水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手感简直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摸过这么让人着迷的皮肤,要不是我实在没那能力,我自己都想把自己艹了……

    自恋了好一会,我收敛一下心情,开始考虑出路的问题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我是打算从洞口那里入海回去的,可是我割了一段乌贼的腕足,试探着扔进了漩涡,发现腕足眨眼间被尖利石头粉碎之后,我只能暂时打消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岩洞到底在海底的什么地方,我并不清楚,万一在深海里面,我能不能有方向感,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能不能上去,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我决定暂时先去岩洞的另外一端探索一下,如果实在找不到出路的话,我再来这里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我重新走到骷髅那里,打算再找找那神奇的水滴,可是这次我寻找了好久好久,都再没找到。

    我知道陈丹青她们肯定在担心我,于是不再耽搁,沿着弯弯曲曲的道路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反正肚子饿得要命,奇怪的是,我的精力始终充沛,似乎永远不会感到疲惫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我踩到了一样东西,脚下发出咔嚓的碎裂声。我低头一看,又是一具骷髅。今天特么和骷髅不解之缘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等我看清楚了,我的心很快就被狂喜填满了。

    这骷髅没颈椎!我见过这种的骷髅!上次和陈丹青为了逃避古蔺和穴狮,我们躲入了一个洞穴,那个洞穴中,有很多这样的骷髅,这不会就是那里吧……

    我加快了脚步,沿途骷髅渐渐多了起来。渐渐的,前面有了光亮,转过几个弯,看到那块写满古怪花纹的石板,我满足的长长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特么的,劳资能回去了!

    当我再次出现在洞天石缝的时候,我幸福的想哭。

    然后,我就听到了苏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刀在你的手里,我反抗不了,如果你想离开的话,请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开……你究竟安的什么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珊姐……我们要去找他……你让开嘛……”

    我加快脚步,到了洞天那个入口,仰头一看,就见到一团肉挤压在洞口那里,从勾勒出来的痕迹来看,那应该是女人的翘臀,还在不停的扭动着。

    “把她拉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你们不能去……陈博会没事的……相信我……你们离开,只会让事情更糟糕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的声音透露出她的惶急和用力的挣扎,我自动脑补出画面,她坐在洞口,试图阻止陈丹青和安琪她们,……

    我悄悄的攀上去,用手向上捅了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丰盈柔软的手感,伴随着变调的尖叫声,翘臀消失了,透过圆圆的洞口看上去,苏珊满脸惊恐的向下望着。

    还有陈丹青,安琪,萧宁儿,李美红……

    看到我嬉皮笑脸的冲她们挥挥手,几个女人的尖叫声,差点没把我震聋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们看清楚我之后,集体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    我风`骚的翘起兰花指:“是不是皮肤好好噢!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扑进了我的怀抱,哭的稀里哗啦的:“都怪安琪,要不是我非要做什么热气球……你就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哭啥啊,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!”我笑眯眯的抓起她的,按在我胸膛上:“你摸摸,陈大哥的皮肤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安琪毕竟比较幼稚,立刻被我转移了注意力,她惊讶的瞪大眼睛,小手在我身上抚`摸几下。

    “真的耶……好光滑啊!你们摸摸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,她把羞红的俏脸埋在我怀里,嘤咛着不敢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抚慰了安琪一会,等她安静下来,我离开她,来到苏珊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,转过身不看我。

    我按住了她的双肩,温柔而坚决的把她转过来,双手一拉,她惊呼着跌入我的怀中。

    我双手捧住她的脸,诚挚的说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我真的是无比感激苏珊,若不是她的阻拦,只怕现在陈丹青已经带着其他人出去找我了。

    然后她们就会被海盗抓住,在毒`品的作用下,沦落成和船上女人一样的境地。想到船上的所见,我对苏珊感激的简直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苏珊美目中盛满了如水的温柔,轻声说道:“我什么都不怕,只怕你会怪我没用!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两颗泪滴从眼角滑落,喃喃说道:“我想告诉你,我爱你,我对你的爱,并不比她们任何人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我伸出舌头,舔去了她俏脸上的泪花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爱要说,更要做!”

    “啊!”苏珊浑身一震,猛地张开双眼,看到我眼中跳跃的两朵幽幽火花,聪慧如她,立刻明白我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……”她慌乱的挣扎:“千万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我喉咙像是有火灼烧,沙哑的说丢: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飞快的扫了其他人一眼,我秒懂了她的意思,双手一抄,把她横抱了起来,纵身跳下了洞口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