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7章 明天与意外哪个先来

    可能是毒`品让这个女人变得亢奋,她近乎饥渴的拉拽着我那里往敌巢凑,痛的我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想给她的,她又是吸`毒又是群那啥的。万一有病怎么办。我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。

    我腰部一用力,翻身压住了她,抢先一步用手指占据了敌巢。

    手指传来被包裹的感觉,女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。我努力配合着她,同时眼观六路的探查周围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不堪入目的丑态,映入我的眼帘,到了现在。一些实在配不上对的,索性三个四个的搅在一起,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地方。说实话,那情景看的人……挺特么沸腾的。

    海盗们冷静的看着下面,低声交谈着,我已经明白海盗们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让这些人堕落,让他们在毒山欲海中沉沦。这样的话,就算意志再坚强的人,也再也无法掌控自己,只能乖乖的沦为他们的奴隶。道德的底限一旦崩溃,人就会把自己的灵魂交给魔鬼!

    只是,他们到底想要控制这些人做什么呢?

    我有意控制着自己手指的节奏,让这个女人始终在迷醉中徜徉,随着时间的流逝,周围荼靡的人群,一对对的渐渐停止动作,瘫软着喘息,我的手加快了速度,女人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她大叫一声,紧紧抱住我,身体剧烈抖动,发出满足的喘息。

    我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刺痛,估计是被她抓破了,我皱眉把一塌糊涂的手指在她身上抹了抹,静静的躺着积蓄体力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约翰大声叫嚷了几句,所有人都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我随着人群,来到了甲板上,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充斥了我的鼻腔。

    海鱼和虾蟹,在大锅里熬成了浓汤,就是这些人的早餐,那怪异的味道让我一阵阵的反胃,可是所有人都毫无怨言的吃着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也是紧紧皱着眉头,勉强的往下咽。

    我趁人不备,把浓汤倒在一旁,谁知道立刻有人指着我,大声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我,山东捞乡第一个认出来我,飞快的举枪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我眼疾手快的一把拉过旁边一个男人,砰地一声枪响,他的胸前开了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我推开他,挤进人多的地方,海盗毫无顾忌的连连开火,不少人都惨叫着倒下。

    所幸我和海盗还有一段距离,离上甲板的地方更近一些。我迅疾的冲了下去,飞快的窜过了无人的过道,沿着水密舱离开了邮轮。

    如果循原路返回的话,必须经过那段开阔地,被乱枪打中的几率,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,所以我别无选择,只能一头扎入了大海。

    冰冷的海水迅速包裹了我,枪声杂乱的响起,我深深憋住一口气,加快速度向大海深处潜去。

    现在是清晨,正是涨潮的时候,海水故意和我作对,拖着我的身体向海边走,我奋力和海浪搏斗,直到我终于抓到一块礁石。

    我不再随波逐流,但胸腔里面的那口气,渐渐的用完了。我的脑子里面嗡嗡嗡的,意识也有点模糊。但我知道,海盗们多人死在我手里,他们已经恨我入骨,只要我一露头,就会被射杀,这时候,海盗肯定早已经架起了狙击枪。

    要死了吗……我不禁想起苏珊的那句话,明天与意外,真的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。我心里无比的后悔。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傻`b,为什么当初没有满足苏珊,还有陈丹青,安琪,甚至萧宁儿……这应该,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吧……

    如果能够重活一次的话,我不会再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!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感觉自己的脚腕,被什么拉扯了一下,我眯着眼睛,看到海水之中,一条绳索样的东西,缠住了我的脚腕,我估计那应该是乌贼之类的软体动物的腕足。

    据说一只大王乌贼,体长可以达到八十到一百米,或者我应该庆幸,这只缠住我的乌贼没那么恐怖。但是至少也要和我体型相当。

    在水中,我是无法和它角力的,我抓住礁石的手,被它拉的鲜血淋漓的松开,朦朦胧胧中,我看到一个圆圆的家伙挥舞腕足,两只绿色的眼睛闪着幽光。

    劳资和你拼了!

    我借着前冲的势子,拔出海事刀,狠狠刺入它的身体。

    刀锋刺入紧致皮肤的触感传来,我横着一划,在它身上用刀不停的横割。

    随后,我的眼睛传来剧烈的刺痛,浑身的皮肤也变得麻痒无比,永夜一样的黑暗彻底包围了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这是乌贼喷出了保命的墨汁,这东西应该有毒,正在腐蚀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烧灼般的刺痛,让我如同坠入了无间地狱,我痛苦的抽搐着,嘴角咧开无声的狰狞笑容。

    我这样的人,死后应该下地狱吧,在那之前,让我们……同归于尽吧!

    我不再抗拒,任凭乌贼的腕足把我拉扯向它,我陷入一团柔软之中,我疯狂的用刀刺,用脚蹬,用牙咬,用我一切可以实施的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乌贼的身体如水波一样抖动起来,拉扯着我,向着大海深处而去。我胸中的氧气已经用尽,剧烈的抽痛让我情不自禁的张开嘴,冰冷苦涩的海水灌入我的喉咙,让我渐渐迷失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线。

    随后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飞快的旋转起来,像是被人丢进了洗衣机的甩干桶,强烈的眩晕中,我身体不停的碰撞在坚硬的东西上,但是始终有一层柔软的东西隔开碰撞,让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。

    但是旋转还在加速,我终于抗拒不了那剧烈的眩晕感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朦胧中,我仿佛回到了家乡,躺在我西屋的小床上,身上盖着妈妈做的厚厚棉被,透过窗子,我看到隔壁的陈丹青正爬到树上摘柿子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身上会这么痛,难道是我掏鸟蛋的时候,从树上掉下来了?

    我茫然张开眼睛,眼前一片黑暗,浑身的每一个地方都在疼痛,是那种被扒了皮又撒上盐的剧痛,脑子也是晕乎乎的,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闷棍。

    这里是哪里?我晃晃脑袋,终于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,那么……我是在地狱?传说中看守地狱的三头恶犬在哪里?无边无际的地狱之火呢?

    叮咚……

    我听到了水珠掉落的声音,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,这平时司空见惯的声音竟然显得如此美妙。

    我动弹了一下,疼痛立刻如同潮水淹没了我,胃部被这难以承受的痛苦,刺激的不停抽搐,我喘息着,想要放弃起身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是陈丹青她们的脸孔,在我脑海中不停的翻腾,让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挣扎。

    就算已经身在地狱,我依然想见她们一面。就算用我的灵魂和魔鬼做交易,永世沉沦,我也要完成这个执念!

    我咬着牙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摸索着伸出一只脚,落下的时候,却踏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立刻失去平衡,向前跌出,跌入了一团柔软之中。

    我闻到了刺鼻的海腥气,手抓到了长满吸盘的腕足,我猜想,这应该就是那头乌贼。

    这一跤,也差点把我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决心跌散。就这样放弃挣扎吧……痛苦的抉择中,她们天使般的笑容,在无边的黑暗中,散发出微光,让我咬紧牙关,再次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叮咚……

    滴水的声音再次传来,我吃力的拖着身体,向着发出声响的地方摸索而去。

    滴水的声音,很久才出现一次,正好我这残破不堪的身体,也走不了太快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再次响起的滴水声,仿佛就在我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甚至我感觉到,尘土一样细微的水花,溅在了我的皮肤上,酥酥麻麻的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叮咚……

    水花声再次响起的时候,等待已久的我向着左前方迅速的跨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然后,我的脑袋就重重的撞在一块石头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彻底把我撞蒙圈了,我脑子轰了一声,身体软软摔倒的过程中,我的手胡乱的挥舞,在一汪冰凉的液体中一晃而过,清凉舒适的感觉立刻从那只手上传来。

    我瘫倒在地上,脑子里面还因为碰撞而嗡嗡作响,浑身大大小小伤势一起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让我真的想放弃了。

    喉咙里面传来火烧火燎的刺痛,我下意识的舔了舔刚才摸过水的手。

    潮湿的感觉传递到了舌尖,我的精神莫名振作了好多。刚才撞击的那一下,似乎不那么疼痛了。

    我伸手护住头,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。确定不会在撞到石头后,我开始摸索四周。

    一滴清凉的水滴,就在此刻掉落在我的右手上,冰凉的触感让我的心脏都随之颤抖了一下,我仿佛捧着世界上最宝贵的珍宝,小心翼翼的把那滴水凑到唇边。

    干涸的嘴唇还没感受到水滴的湿润,它已经消失在了舌尖。一股清凉的感觉,仿佛夏日腋下穿过的清风,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我舒适的叹息一声,伸手继续摸索,直到双手探入浅浅的水中,我的眼角湿润了,我感觉,我拥有了整个世界……

    我探过头,喝了几大口水,感觉身上的疼痛在迅速消退着,有什么东西,从我身上不停的脱离掉落,我伸手一摸,立刻愣住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