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6章 船上狂欢

    “陈博!”

    陈丹青盯着我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我举起手摆了摆:“安啦,我不会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问你会不会去!”陈丹青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是在说,绝对不许你去!”

    我干笑两声。还没说话,陈丹青一把揪住我的衣襟,拉着我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今晚,你睡我旁边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能半夜偷偷欺负我……”我嘴上和陈丹青开着玩笑。心里却在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陈丹青太了解我了,知道我肯定是想到船上去偷材料,所以今晚要看住我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安琪失望哭泣的样子。一直在我眼前徘徊不去。

    今天夺走了她的初吻,我还她一个喜悦好了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,我小心的侧头,黑暗中,陈丹青眼睛亮亮的,瞬也不瞬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暗暗叹了口气,手悄悄伸过去,触摸到她的手,一把握住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挣扎了一下,我凑过去,在她耳边小声说道:“睡吧,我不走就是,你看,我一直在拉着你,不会放手的。”

    陈丹青的手变换了一下,五指钻入了我的指间,变成了和我十指相扣,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好!”我轻轻说道:“像小时候逛庙会,你也是这样拉着我,怕我走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多久的事了……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幽幽说了一句,就不再言语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的呼吸变得细密悠长,过了大概半小时,我装作无意的翻了个身,手从陈丹青的掌中脱离,她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妥了!我满心欢喜坐了起来,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往外走,走了两步,我回头看了一眼,陈丹青平静的躺着,眼睛亮亮的看着我,眼里盛满了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去尿尿!”我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句,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凉凉的风涌入我的胸怀,陈丹青失望的眼神和安琪哭泣的脸,在我眼前交织不休,我特么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想去就去吧,何苦为难自己!”陈丹青披着衣服,靠在门口上,幽幽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是试探,以我对陈丹青的了解,这绝壁是试探!

    “嗯,我听你的!”我点了点头,一溜烟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陈博你给我回来……魂淡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的声音在后面响起,我头也不回的一阵风加速。

    她以退为进,我就还她个不按常理出牌,我估计,这次是把她得罪苦了……

    我跳下洞天洞口的时候,顺便弄断了藤梯,这样的话,陈丹青就算想追我,也过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沿着岩壁奔跑,我必须争取时间,今晚浪费的时间太多啦,还有一两个小时,黎明就会到来,到时候一切都不好操作了。

    奔跑之中,密林在眼前骤然消失,我错愕了一下,才感慨人多就是力量大,那些人折腾了两天,密林居然缺失了这么一大块。

    他们究竟想做什么,难道想把密林完全弄没了?现代愚公?

    我思索着,站在密林边缘观察了一下,因为他们的砍伐,现在密林与船只之间的开阔地更大了,这也直接增大了我潜入的难度,我不想浪费时间了,决定冒险直接进入邮轮。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把身体调节到了最佳状态,猛地一蹬地,贴着地面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总算运气不错,我非常顺利的到达了邮轮下面。

    来这里我可是轻车熟路了,但是这次情况有点不同,据那个女生说,尼龙防雨布在甲板上的一间工具房里面,要想到达那里,必须穿过整个舱房。

    这就特么有难度了,据我所知,那些新上岛的一百多号人,都在这个舱房里面住着,遇见的几率太大了。

    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放开疑虑,飞快的穿过了水密舱,直接到了检查舱门口那里。

    推开舱门望了望,外面倒是没人,但可以听到清晰的喧哗声。

    我拔出海事刀,藏在袖子里,钻出检查舱门,沿着过道快步而行,我的好运气,也终于用光了,转过一个转角,侧面的门忽然开了,十几个人从门里蜂拥而出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我知道今晚的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,我正要杀出一条血路,夺路而逃,却发现那些人并没有对我表现出敌意。

    我暂停了拔刀,随时警惕着,那些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gogo……”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心说你特么才是狗狗呢。不过我心里倒是蛮高兴的。

    我已经猜出来了,他们这一百多号人,并不是完全认识的,所以根本就没发现我不是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这就好办多了,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趁机逃走,周围的舱门都开了,男男女女的涌了出来,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我这下傻叉了,被裹在人群中间,随他们涌入了一个很大的舱房。

    这间舱房,正好是我们第一次上船的时候,汉特邀请我们吃午餐的地方,原来应该是个酒吧之类的地方,很宽敞。

    人们聚集在一起,虽然谁都没有说话,但是他们的脸上,带着一种奇异的亢奋表情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看,悄悄的朝着门口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我刚刚走了几步,门开了,几名海盗鱼贯进入,我数了数,一共七个,这正是剩下的全部海盗,其他的都已经被我杀死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低下了头,佝偻着身体往人群后面缩。最后躲在了一个高大白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的山东捞乡,和一个黑人一起,抬着一个木箱子最后进来了,他们一出现,人群立刻发出一声欢呼。

    那声音如此热烈,他们的表情如此愉悦,可见他们对海盗的拥戴,是出于绝对真心的。这让我有点蒙圈,特么海盗也学会了传销洗/脑这一套?

    很快,我的疑惑就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山东捞乡一把揭开木箱,里面是很多的小塑料袋,塑料袋里面,是少量白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的呻`吟了一声,先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,终于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些白色的粉末,是毒/品。海盗正是用这个东西,控制了这一百多号人。

    难怪他们进了邮轮,两天没出来,应该是那两天是毒/品的适应期。现在,看这些人把海盗当亲爹的表情,我也坚信一点,若是我被发现了,只要海盗一声令下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活活撕碎了我。

    红胡子约翰拍了拍手,屋子里静寂下来,只有他慷慨激昂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。他讲话结束之后,人群开始骚动起来,一起振臂喊着什么口号。

    红胡子约翰的双手向下压了压,没有人再出声,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红胡子做了个手势,人群开始分开,排成几个纵队,依次向前,开始领取毒/品。

    他们的秩序性非常强,就好像训练有素的军人,我缩在队伍的最后面,抽个空子闪到了已经领取的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那些得到毒/品的人,迫不及待的把粉末吸入,浪!叫声高歌声立刻充斥了舱房,几个海盗嘴角含住冷笑,大声嚷了一句嗨皮特嘚,人群立刻骚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兔子女郎,被一个高大的黑人扑倒在地,她不但不抗拒,反而格格娇笑着,八爪鱼一样缠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她雪白的身体与黑人的身体很快交融在了一起,令人耳热心跳的呻`吟声,随着黑人的撞击,从她的嘴里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仿佛吹响了号角,人们开始纷纷寻找自己的伴侣。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,男人和男人……抱在一起,倒在地上翻滚纠缠。

    我也不敢怠慢,急忙扑向旁边一个还算不错的白种女人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别人都在地上打滚,我还傻愣愣的戳在原地的话,很快就会被海盗认出来。而且这一百多人里面,女人的比例要比男人少一些,我可不想抱着一个男人在地上打滚,那样我还特么不如去死。

    所以我当机立断,扑向那个还算顺眼的女人,可是旁边却有一个高大的白人小伙,抢先一步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我一看周围已经没有其他女人了,倒是有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,满脸淫`笑的走向我。

    我忍住恶心,悄无声息的贴近那个白人小伙,肩膀用力一扛,他猝不及防之下,被我撞得向后踉跄几步,正好到了猥琐中年男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我搂住白种女人的同时,猥琐中年人也和白人小伙纠缠在了一起,雪特的咒骂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种女人双眼迷离,四肢紧紧缠绕在我的身上,她的身材很高很壮,力气居然也很大,把我的脑袋按在她的胸口,我的嘴巴和鼻子立刻被两团软绵绵的肉堵住了,连呼吸都无法进行了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挣脱出来,却又觉得风吹屁屁凉,原来刚才那一会功夫,裤子已经被她扒下来了。然后,我的那里一紧,被她一把攥住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