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开水锅的启示(求收藏,求推荐票)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,在我的命令下,所有的人都不再离开洞天。

    我把熟牛油。抹遍了石缝与洞天连接处的那个小洞,让它变得滑不留手,这样的话,除非上面的人放下藤梯。否则就算是我,也不可能再爬上来了。

    我设计了一条让人放下藤梯的暗号,就是用石头敲击出三长七短的声音,告诉她们如果敲不出暗号的话。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,都不允许上来。

    我用比较坚硬的树枝,削成很多根长矛,放置在了洞口,告诉所有的女人,若是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,咬牙往下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也可以使用石块和沸水,总之一句话,这是我们的家园,为了保护它,再残忍的手段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繁星满天的时候,我做完了所有的布置,我们八个人在藤屋里围着壁炉,开了一个会。

    我和陈丹青苏珊,安琪萧宁儿,还有李美红她们三个女人,是除了古蔺以外,飞机上幸存的最后八个人,对面的房子里,居住着路德和另外女生,属于那些邮轮上的幸存者。虽然平时大家一起劳动一起吃饭,但其实我们八个才是更亲近一些,毕竟语言障碍也是一个因素。

    陈丹青很了解我,看我如此煞有其事的布置,问我到底在担心什么。那些海盗已经到了岛上很久,却始终没有探索密林,现在虽然又来了一大批人,可是看那些人的样子,也不像有什么能力对我们造成威胁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们,海盗继承了邮轮的所有物资,数量也许不少,但那是对应他们人数较少的时候而言。现在一下子多了一百多口人,他们那点物资,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海盗可不是慈善家,他们为什么要凭白无故的养着那些人呢?

    我想到两种可能。第一,海盗想要进行一项他们无法独立完成的工作,需要用到很多的人力,这些人就是他们的苦力。那项工作肯定对他们相当重要,所以他们豁出去了大量的物资。

    第二种可能就比较阴暗了,也许海盗抓了那些人,就是想把他们作为食物。海盗或者已经意识到永远无法逃离的宿命,又不想或者不敢进入密林,那他们也许就会未雨绸缪,储存下大量的食物。

    这些新来的人,杀掉之后,用海盐腌制风干,应该可以供他们维持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听了我的第二种分析,几个女人脸色苍白,甚至安琪和萧宁儿不停的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我硬着心肠继续说道:“如果是第二种可能还好一点,证明那些海盗对我们并无影响,假如是第一种可能的话,我预感到这肯定会影响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是第二种……”安琪她们双手合十的祈祷。然后就发现我的脸色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“太没人性了你们……”我开玩笑道:“居然没人可怜那些人吗?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眼睛亮闪闪的盯着我,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们并不是那么自私的人,但是我们也不傻,知道什么才是对我们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琪接口道:“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们早就死在了岛上的某个角落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围着壁炉,衣食无忧。对于我们来说,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比你更重要!”

    “我们很同情那些人,但是我们更知道,同情心并不能让人在这种地方活下去,有你,才有我们,所以,我们不但不劝你去救人,如果你要去的话,我们会一起阻止你的!”

    我环视四周,女人们一个个表情凝重的看着我,缓缓的点头。

    刹那间,我感觉到了肩上沉甸甸的担子。

    一大早起来,我就趴在石缝洞口,用望远镜瞭望海边的动静,两艘船静静的矗立在沙滩上,并无动静。

    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两艘船上没有半个人影露出来,我的心向下坠的厉害。我感觉,我的第二种推测可能成立了。

    我自动脑补出一段影像,鲜血遍地流淌,一具具开膛破肚的无头尸身挂在铁钩上,身上抹着一层厚厚的盐巴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看到了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穿着阿玛尼的男人,步履矫健的出现在海盗船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,紧跟着他,红光满面的,非常的精神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是个兔子女郎,脸色稍微有点苍白,却挂着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人鱼贯而出,聚集在了甲板上,这些应该都是那天晚上的遇难者,看他们的样子,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,甚至看上去状态好的不得了。我简直是纳闷的不行,海盗这是要闹哪样呢……

    很快,几名海盗出现了,他们拿出来三把电锯,还有一张渔网,交给了那些人,说了几句之后,就自顾回下面舱房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下了船,一个中年男人站出来,指手画脚的把人分成了两组,一组人拿着渔网,去了海边打鱼,除此之外,也有人捡拾海滩上散落的虾蟹,海龟蛋等等,另外一组人带着电锯,直奔密林而来。

    一颗颗大树在电锯的轰鸣中倒下,这些人居然干劲十足,伐木的速度相当不慢。他们我看他们伐木是全方位推进的,并不是只为了开辟道路,而是所过之处,寸草不留的那种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,最令我奇怪的是,在海盗并没有监督的情况下,这些人怎么会如此的自觉,他们在海盗船上这几天,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一双柔软的手臂,抱住了我的腰,不用回头,我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苏珊的俏脸贴在我的肩膀上,轻声问道:“是不是看到些什么困惑的事情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把自己所见讲了出来,问她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苏珊蹙眉想了一会,说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反正这事透着诡异。但是,她提醒我,无论如何也不能像上次拯救女学生那样,悄悄的摸去了。那些人肯定已经和海盗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,否则不可能这么干劲十足的自发劳动。

    我说自己当然不会这么傻,然后转过身,搂住苏珊,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摸来摸去,喘着粗气说,找个时间把事情办了吧。

    苏珊在我粗鲁的侵犯下,很快就变得如同一滩软泥,她用身体揉搓挤压着我,吃吃笑道:“我和你八字不合,恐怕只能想想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指的是每次要做的时候,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意外,我也是恨得牙根痒痒了,每次都让我揭竿而起,败兴而归。总是这样的话,我会留下心理阴影的,面积还会很大。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今晚!今晚就是特么打雷下刀子,我也要把你就`地正法了!”

    苏珊咬着我的耳朵轻轻说道:“每次我也不比你好过多少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你没有一点魅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她说的也蛮愧疚的,举起一只手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今晚,无论如何,不破楼兰终不还!”

    苏珊甜甜笑着,往我耳朵里吹了口气,说要亲手为我做饭去,转身款款离开,我举起望远镜,继续观察那些人的动静,一个熟悉的身影,忽然出现在镜头中。

    是古蔺!他还是穿着那身黑衣服,此刻站在一棵树树顶横生的枝桠上,俯视着正在砍伐树木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古蔺猛地转头,看向了我这个方向。他的目光锐利而森冷,我后退一步,用石壁挡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我心有余悸的等待了一会,古蔺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确切位置,也许他只是感觉到有人窥视而已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他再次注意我,我不再看他们伐木,转身回了里面。

    苏珊真的在为我做饭,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了,咕嘟嘟的冒着泡,苏珊用匕首切割着牛肉,幽幽说道:“小时候,我家门口有一个清真老馆子,那里的卤牛肉简直是一绝,可惜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到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……”我正要安慰她,锅里的热水因为太沸腾,忽然溅射出来一些,有两滴落在我脚面上,痛的我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,陈博,你没事吧……”苏珊关心的抓住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她,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从我脑海中闪过,我略一沉思,问道:“苏珊,你的物理学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珊骄傲的仰起头:“都说了,我当年是学霸。”

    我指着沸腾的水锅,说道:“从那天晚上你预言了之后,我一直在思考,龙吸水的出现,和外来人员的到来,有没有必然的关系。搞清楚这一点,也许有助于我们了解到,我们现在身处于什么样的环境,怎样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看到锅里的水沸腾溅出来,我忽然想到,会不会我们现在就在这样类似于这样一口锅的环境里,锅里的水沸腾,水往外溅,这个过程,就是我们看到的龙吸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挠了挠头:“我记得以前学过类似能量守恒的东西,但那时候没有认真听,也不知道怎么表达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的眼睛亮亮的,抱住我吧嗒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是个天才,能量只能从一种形式变为另一种形式,而无法凭空产生或者是消灭。流入的能量等于流出的能量加上内能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我们从飞机上降落在这里,没有互相残杀的话,会不会邮轮不会到来?如果邮轮上没有人死亡的话,是不是海盗不会来?海盗不被消灭一部分的话,那些人是不是不会出现?”`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