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2章 不幸言中

    那头最先冲过来的野牛,忽然前腿一软,硕大的头颅重重磕在地上,泥土飞扬中。它发出连串痛苦的悲鸣。它后蹄不停的刨着地面,却始终无法再站起来。

    地上有一个深深的小洞,正好把它的右前腿陷进去,它的那条腿不正常的扭曲着。明显断掉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谁让它冲的这么快的,等于是冲力加上体重,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腿别断了。

    这头牛的悲惨遭遇。并不能使它头脑简单的同伴警醒,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踏入了我们提前埋好的小坑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野牛,幸运的避过了小坑,咆哮着冲向我。

    我反身向后跑,跟过来的野牛,随我进入密林,树木之间,捆绑着很多条长藤,它们被绊的接连倒地,撞倒了很多的树木。

    所有的野牛都倒了下去,无一幸免,我拔出海事刀,磨刀霍霍的走向它们。

    “加上这个……”苏珊远远的扔过来一根粗树枝,冲我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长一点才好。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把海事刀绑在树枝上,准确的刺入了一头野牛的心脏。

    野牛临死前发出震天的怒吼,眼角居然滑落出了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但我顾不得怜惜它们,因为我们也需要生存。

    我们从上午一直忙乎到了披星戴月,这才完成了野牛的剥皮,切割和运输,主要还是这些野牛太重了,我们只取了牛腰和腿肉这些比较鲜嫩的地方,即便如此,也足足两三千公斤的样子。

    回到洞天,我们都累的瘫在地上,连手指都懒得动了。苏珊冲我做了个促狭的表情,我还她一个苦笑。

    本来约好了今晚要和她再进一步的,可现在我累的都特么不`举了,啥也别想了。

    留守的三个人,赶紧的生活做饭,又洗涮牛肉,开始用烟熏烤,也是忙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一切都结束之后,我们在温泉里泡了一会,疲惫不堪的感觉渐渐淡去,我那种心思就又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偷偷瞄了苏珊一眼,她全身都隐藏在泉水之中,只露出红彤彤的俏脸在外面,她察觉到我灼热的目光,冲我妩媚一笑,轻轻舔了舔嘴唇,我看的眼热心跳的,正要暗示她一下,旁边的萧宁儿忽然移动了一下,把我们两个的视线挡住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道闪电划过天空,潮湿的气息压得人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几乎夜夜有雨,但显然这场雨非同寻常。我向后一仰,苦逼的叹息。看来今晚又泡汤了,这干点正事咋就这么难呢……

    暴风雨来临的时候,我们躲进了藤屋,壁炉里面的篝火熊熊燃烧着,跳跃的火光将屋子里渲染的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狂风刮过火山口,回荡后出了巨大的怪音,宛如恶魔的怒吼,几个女孩子都吓得脸色发白,我张开双臂,说我愿意提供怀抱和勇气哦,结果几个女人谁都不肯过来,只有神农蹦跳了几下,嘎嘎说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屋子里立刻响起银铃般的笑声,狂风带来的恐惧被完全驱走,暴雨就在这一刻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仿佛有人在用力摇晃我们的藤屋,藤条在暴雨的击打下,发出吱呀的声音,我们围在了壁炉前,听着木炭燃烧的声音,开始聊起天。

    我讲了两个鬼故事,吓得安琪和萧宁儿紧紧靠过来,一人抱住了我一条胳膊,连声娇嗔。

    我感受着两人细腻润滑的肌1肤,听着她们的软语甜笑,只觉得心里平安喜乐,外面的世界,似乎距离我们很远很远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子忽然剧烈的摇晃起来,我脸色一变,生怕真的遇到了地震。

    我急忙趴下去,把耳朵贴在地面上,我听到了轰隆隆的怪响,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。

    听起来,似乎不像是地震的样子,只是远处发生了什么,传过来的震动而已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告诉她们不要害怕,拿着望远镜,走入了瓢泼大雨中。

    我穿过雨幕,来到石缝洞口,从望远镜中,我看到了震动的来源。

    是海边!一根粗大的水柱贯穿天地,居然又是龙吸水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龙吸水的规模,比起上次海盗来时,要大上很多,水柱宽广的令人骇异。我盯着那道龙吸水,心里对大自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畏惧感。

    我浑身**的回到了房间,换上一身干燥的麻衣,烤着火,跟她们说起了外面的变故。

    苏珊忽然格格笑道:“明天,岛上不会又多一大批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她,她解释道:“你看,琳娜他们来的时候,我们看到了龙吸水,海盗约翰他们来的时候,我们也看到了龙吸水,这次又有龙吸水,不会是真的来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撇撇嘴:“都是巧合罢了!”

    苏珊笑笑没说话,我们都被苏珊的话弄得心情有点沉重,很快就各自散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被萧宁儿摇醒了,她手里拿着望远镜,连连推我:“你快去看……真的是……真的是龙吸水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她小脸通红,有点语无伦次,我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你先转过身,我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我昨晚梦到了那种事,又是苏珊又是陈丹青的,现在那个地方还在昂扬着,磨蹭了好一会,好容易消了肿,我才跟着萧宁儿来到石缝洞口。

    我举起望远镜一看,嘴巴立刻张开了老大,不由自主的呻`吟了一声,这尼玛,还真让苏珊说中了,岛上又来了新成员,只是,这新成员也未免太多了点吧。

    最少上百号人,大部分穿的都是衣冠楚楚的,一看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人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,穿着制式的马甲和衬衣,一看就是侍者,另外一些穿着暴露的女人,让我把他们这些人的来历,猜了个八`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都穿着比基尼,头上带着长耳朵头饰。看来,他们遇难之前应该是在一所服务性的场所,比如,赌船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有的时候,赌徒为了逃避警方,会把船开上公海,在无人管的地方进行赌博,有可能这些人就来自那样一艘船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我只看到一些救生艇的残骸,应该是这些人的船只遇难,他们坐救生艇逃生,却被带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些人像我们刚来的时候一样,茫然的打量着新环境,有的人开始哭泣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比我们的运气要差的多了,至少我们来的时候岛上并没有其他人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人群把目光落在邮轮和海盗船上,似乎经过了商议,有几个年轻的男人,分成两队,一队进入了海盗船,还有一队进了邮轮。

    很快,进入海盗船的那队人,就被人用枪顶着,出现在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我开始还在纳闷,海盗们为何反应如此迟钝,现在才出现,想了想,我感觉应该是他们被昨晚的暴风雨吓怕了,一直躲在舱底,被这些人惊动了才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红胡子约翰和山东捞乡,几天不见,他们显得憔悴了很多,想来应该是担惊受怕所致。

    红胡子约翰挥舞着手臂,对那些人说着什么,人群很快骚乱起来。一些男人走到最前面,激动的讲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黑人海盗忽然举起了枪,对准人群开了几枪,最前面的几个男人倒在血泊中,剩下的人有的在尖叫有的后退,还有人直接晕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活着的人双手抱头,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虽然这批人人数众多,可是没有武器的话,只能成为任凭海盗宰割的羔羊。

    海盗中走出两人,开始对这些人进行搜身,我注意到,海盗并没有搜刮这些人的钱财,很多的钱包1皮夹都被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细节让我有点困惑,因为这并不符合海盗的职业操守,难道海盗们也清晰的认知到,已经身在一个永远出不去的地方,所以才视钱才如粪土么。

    那么,他们又是从何得知的呢?

    那些人在枪口下,鱼贯进入了邮轮,原本拥挤的海滩,重新变得冷清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等待这些人的命运肯定不那么美妙,海盗不可能有那么好心收留他们,他们自己的资源,也属于坐吃山空类型的,不会留这些人浪费粮食。

    我告诉自己,这次千万不要再淌浑水了,这一百多人,根本就是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我做不到海盗那样的干脆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,而这一百多号人,不但救济起来让人崩溃,就算物资充足的情况下,也要考虑到人心的复杂性。

    在这孤悬海外的荒岛中,做任何事都不比担心法律的制裁,这种情况下,人心中的罪恶,就会被无限的放大,做出任何扭曲的事情,我都不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我身边有太多我所在乎的人,她们每一个的死去,都是我绝不愿意看到的,所以为了把意外出现风险性降到最低,我只有默默祝福他们好运了。

    很快,喧嚣的海滩清净了下来,那些人全部进入了邮轮,我赶紧回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我把刚才的所见,告诉了其他的女人,她们的脸色都很难看,就算再天真的人,都已经意识到,这座岛上,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,否则,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事呢……`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