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1章 斗野牛

    苏珊冰凉的小手探入我的衣襟,摩挲着我胸口的肌肉,身体在我肩膀上扭来扭去,不停的刺激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火烧火燎的。终于明白什么叫猴急猴急,我恨不得缩地成寸,一下子就找到安全的区域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沿着密林与岩壁之间的小径奔跑,十几分钟之后。我来到了水帘洞。

    人在这个时候的潜力,真特么是无穷的,我扛着苏珊这么个大活人,居然就以一己之力窜上了石壁。

    进入洞中。外面的炮火也已经停止,我将苏珊平放在地面上,饥/渴的一把拉开她的芭蕉叶上衣。

    一对小白兔弹跳出来,她格格笑着,同样迫不及待的扯开我的上衣,蛇一样的扭动着缠住了我。

    轰隆隆,就在此刻,我感觉身下的地面,震颤了一下,几个小石块从石洞的四壁上跌落下来,落在地上滚动几下,发出轱辘轱辘的响声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我像是被一头冷水浇下,刚刚浑身的火焰消失的无影无踪,推开苏珊,一个鱼跃,从地上弹了起来,她头发散乱,粉面潮红,星眸迷离的看着我,眼里写满了不解,不满的哼哼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地震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着,弯腰抱起了她,大步往外跑,我怕再耽搁,会被活埋在这洞里。

    苏珊也一个激灵,清醒过来,双臂紧紧缠住我的脖子,颤声说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冲出了洞口,这时我才发现,大海那边传来了杂乱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掏出望远镜,向那边望去,立刻惊呆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一幕永生难忘的奇景。

    海面像是煮开了锅一样,海水不停的沸腾着,透出一股隐隐的暗红色光芒。不少奇形怪状的鱼类,纷纷跃出水面,像是下雨一样,落在水面或者沙滩上,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了,上次龙吸水之前,我也见到过很多的鱼跃出海面。但是这次的规模,比起上次要厉害很多倍,天与海之间,像是被那些大鱼交织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。

    不少的大鱼砸在两艘船上,就连那么稳固的船身,都在不停的晃荡着,可想而知这鱼雨的威力有多厉害,若是有人身在其中的话,被砸成肉酱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我记得很清楚,上次看到这种情况之后,紧跟着就是龙吸水的出现,我担心这次也是,于是拉着苏珊,没命的往回跑,当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回了洞天,这才感觉稍微安全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扒着石缝的洞口,用红外线望远镜看着海面,等待龙吸水和暴风雨的出现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的情形有些不同,海面渐渐平静下来,一切重归静谧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就好像有一个人急冲冲的冲进厕所,脸红脖子粗的努力了半天,最后放了个屁就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我和苏珊悄悄往藤屋走的时候,陈丹青和萧宁儿恰在此刻从屋里走了出来,我们四个人差点在门口撞上,她狐疑的打量着我们,我嘿嘿一笑,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海边的日出真美啊!”

    陈丹青撇撇嘴:“你能从这看到海边日出?千里眼啊你。”

    我淡定微笑:“你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一脸怀疑的陈丹青,在石缝洞口那里,用红外线望远镜看了一下,她疑惑的问我这东西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我随口胡扯,说苏珊在海边捡到的,总算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每次我们想做的时候,都会发生意外啊!”

    “好事多磨,好事多磨,今晚我一定把你变成我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神农忽然大声说了两句,我和苏珊浑身一震,刚才我俩小声说的话,不知道为什么被它听到了,还当着众人说出来了,太坏了它。

    陈丹青用古怪的表情看了我们一眼,掉头和萧宁儿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早晚把你炖了汤!”我冲着神农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!”神农这话彻底让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货,都会抢答了……

    吃过了早饭,我留下两个女人和路德看家,带着其他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。

    昨晚在海边见到的鱼雨,虽然并没有龙卷风,但总是让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我记得在书上看到过,动物其实比人类有灵性,很多灾难到来之前,它们都会提前察觉到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我打算储存下大量的物资。沿途我们采摘了很多的蘑菇和木耳,到了先前的那块湿地,我开始分工,有人摘采火棘,有人采摘宽大树叶和藤条,安琪带了两个女人,寻找野生的菍麻。

    我削了一些尖尖的树枝,用细藤做了十几个的小陷阱,放置在了河边,我估计肯定也会取到一些作用的。

    然后我爬上了一棵大树,用望远镜四下瞭望。

    我看到成群结队的鸟,在距离我们很远的下游饮水,我看到一只森蚺,缠住了一头野猪,双方正在厮杀,实在让人感慨,只是一个现实社会中寻常可见的望远镜,就可以大大提高我们取食的难易度。

    望远镜最后定格在河流的上游,一群非常大的动物,正在河边吃草。这群动物的形貌,我简直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这动物和家养的牛特别的像,但就是体型要大的多,最小的都超过了两米长,头上那一对弯弯的牛角,看上去也蛮威风的。

    为了再确认一下,我把琳娜背上了树,她瞪着一双蓝眼睛看着我,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转过了她的头,让她用望远镜看看远处的牛群,然后我飞快的扫了下面一眼,果然正如苏珊所说的,陈丹青正在悄悄的窥视着我和琳娜,我们俩的目光对上,她撇撇嘴,高傲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嘿嘿,看来还真是那么回事……我心里美滋滋的,旁边的琳娜抓住我的手,激动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回到地面,招手叫过来陈丹青,虽然苏珊的英语水平更适合当翻译,但是我觉得这样也算对陈丹青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经过陈丹青的翻译,我知道这玩意确实是野牛,而且还是濒临灭绝的美洲野牛。

    这种野牛一般体长都在两米以上,体重一两千公斤,那一对尖角,是它们最厉害的武器,在森林里面,就连狮子都不敢轻易招惹野牛群,曾经有人目睹过一只美洲野牛遇到了狼群,一个单挑了七匹狼,完胜离开。

    我听了也有点咋舌,主要是平时吃的牛肉太多,以为牛都是任人宰割的,没想到野生的牛这么厉害,幸亏我没有贸然前去。

    看起来,现实社会中的牛,被驯养的连祖先一点血性都没有了。人,是不是也这样呢……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有点过于哲学了,当务之急是弄死它们,这样就能获取大量的肉食和牛皮牛油,至于其他的,可以等我啃完了小牛排,剔牙的时候慢慢思考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野牛怕不有二三十头,我怎么对付它们呢?按照琳娜所说的,这些就相当于一百多匹狼,我可不认为能够对付的了它们。

    的确,我有枪,可是这些子弹是我用来对付古蔺的,我并不想浪费。而且野牛的身躯如此庞大,不打到要害部位,很难一击毙命。万一杀不死,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凶性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看我久久沉吟不语,苏珊忽然开口道:“你有没有看过西班牙斗牛?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她,难道要我弄块红布摇啊摇的,然后用刀和它们搏斗?

    “斗牛士都受过训练,如何激怒一头牛,牛这种生物,一旦发怒,就会变得智商负数。”

    苏珊低声说了几句,我的眼睛一亮,召集所有的人,停止手中的工作,浩浩荡荡的朝着野牛群进发了。

    我们在密林的边缘停了下来,开始有条不紊的忙乎。那些野牛察觉到了我们的动静,抬头看了看我们。

    它们是食草动物,对于我们并无兴趣,再加上我们和它们也有一段距离,而且并没有表现出敌意,所以根本就没理会我们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所有的女人都离开了,我站在密林的边缘,举起枪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枪响,一头野牛的脖子上绽开血花,它发出一声雷鸣般的嘶吼,充|血的牛眼死死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再次搂动扳机,又有一头牛的肚子,被打穿了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这下子,迟钝的野牛终于明白,我这个体型远逊于它们的渺小生物,正在挑衅并伤害它们。

    牟……

    野牛发出如同闷雷的吼叫,受伤的两头野牛,最先向我奔跑过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野牛紧随其后,低着头冲向了我。粗大的尖角对准了我,密集的蹄声汇聚成了闷雷一样的声响,就连大地都在微微震颤。

    我斜依着一棵大树,轻佻的冲着野牛勾勾手指,头发被它们带起的风吹动,却并没躲避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一头冲在最前面的野牛已经距离我很近了,我能够清晰的看到它头部长长的鬃毛在飘动,鼻子里喷出的热气似乎都能感觉到,我抬起了手,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倒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