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0章 半夜找刺激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苏珊伸出食指在嘴唇上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走过来挽住了我的胳膊,在我耳边悄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今晚一定会偷偷出去。所以一直坐在这里等你。我猜,你需要一个翻译。”

    这小妖精,简直什么都瞒不过她,我板起脸。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,低声道:“不,我必须自己前往。你乖乖回去睡觉,这是王的命令!”

    苏珊双臂抱紧了我的腰。扬起俏脸看着我,轻柔而坚决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苏珊这次要违背王的命令了,王要怎么惩罚我呢?”

    我扬起手,作势欲打,她闭上眼睛,一副随便我怎样的态度:“但是不管如何,我都要和你一起去的!”

    她难得的如此坚决,我好奇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苏珊用手指在我胸口上不停的划着圈,认真的说道:“因为苏珊想成为你的女人,真正的女人,不止把身体献给你,也要彻底住进你的心里。”

    我能听出来,她说的字字真心,我简直是无比感慨啊……一个像她这样才貌双绝的女人,如果在现实社会中,只怕根本就不会用正眼看我吧!

    她附在我耳边,轻声说道:“就好像陈丹青那样!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我差点没蹦起来,我急忙说道:“话可不能乱说,陈丹青是我表姐,我们两个之间是清清白白的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我承认其实我们并不清白,但是这是打死都不能对任何人承认的,否则陈丹青非得杀了我再自杀不行。

    苏珊轻轻笑了一声:“你在试图挑战我最权威的领域吗?这次回来,陈丹青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,那明显是妻子看丈夫的眼神,我怎能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呢!”

    苏珊的这句话,像是一把锤子砸在我的身上,我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急声问道:“你说什么?你看出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我这才醒悟,自己表现的有点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但是管它呢,我太在意她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边走边说吧!”苏珊整个人都快挂在我身上了,腻声说道:“我一定给你一个让你惊讶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说道:“那可以,但是你必须要一切都听我的,绝对不能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苏珊美目流波的看着我:“我像是不分轻重的人吗?”

    我带着苏珊直奔海边,在路上,她告诉我,女人开始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,有很多种细微的表现,如果留心的话,谁都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比如看到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说话的时候,她的表情会不自然,甚至恍惚。比如吃饭的时候,她会避开男人夹的比较多的那个菜,因为她想要让他多吃一点喜欢的菜……

    苏珊罗列了十几条,每一条都是极其细微的地方,她说这些地方,都是我们这次回来才发生改变的,所以她敢肯定,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放下了一颗心,除了她这么观察入微,其他人也没这道行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要和你同生死共患难,那样的话,你才能真正把我放在心里!”

    苏珊轻轻咬了我的耳垂一口,在我耳边轻轻说道:“如果今晚完成任务的话,我们可以……然后再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月光下,她如丝的媚眼要多撩人就有多撩人,我觉得这要是生在古代,完全就没妲己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荡,反手在她翘tun上拍了一把,嘿嘿笑道:“依你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留意过,你似乎很喜欢拍女人的臀部,你知不知道,从心理学上来讲,这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‘意味着,你是一个征服欲特别强的男人!’苏珊舔舔嘴唇:“我期待被你征服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妖精简直太磨人了,简直让我想把她就地1正法了。不过想到古蔺那强大的力量,我咬牙把心里的那团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们倾心于我,我也要豁出命保护她们的安全,这是男人的责任和义务!

    来到密林边缘的时候,我告诉苏珊,让她在这里等我,我很快就会回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这是我提前就想好的,毕竟前往海盗船,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,我并不想让她跟我一起去冒险。

    可是苏珊早就料到了我这一步,她一把拉住了我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留我一个人在这里,我会害怕……万一,古蔺把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苏珊的声音都在发抖,无助孱弱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,她现在飙演技的成分很大,但被她这么看着,我发现我狠不下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记住,一会一切听我指挥!”我无奈的带着她,匍匐经过了密林与沙滩之间的空地,迅速的接近了邮轮。

    邮轮和海盗船都静静的矗立在沙滩上,迎接着海潮一波1波的冲刷。两艘船上面都是黑乎乎的,我并不能确定,海盗们现在在哪艘船上,但是我感觉还是在海盗船上的可能性大。

    尽管邮轮的居住环境肯定要好上一些,但上次我潜入邮轮救人,搏杀了五个海盗,他们一定会觉得还是自己的船只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从他们开炮轰击密林的举动可以看出,他们对于同伴的死是多么的愤怒和……恐惧。可想而知,现在船上的戒备,肯定是外松内紧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打着十二万分的小心,在暗处悄悄观察了好一会海盗船,以自己的军事素养反复推断,如果我是海盗的话,会把岗哨或者埋伏设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最后,我锁定了舷梯的转角,那里有一大堆高高摞起的杂物,缆绳油桶什么的,是一个不错的隐身之地。

    在船体的阴影下,我告诉苏珊,让她紧紧贴着船体等着我,一会我用绳子把她拉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,我返回密林,砍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树枝,回到了船边。

    在距离船体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我开始助跑,紧跑几步,树枝一撑地,我整个人腾空而起,接近船体的时候,我松开了树枝,双手伸出,攥紧了栏杆。

    我双臂一用力,借力翻上了船,落地后就势一个滚翻,伏在阴影处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静默了好一会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我伏在地上,身体蛇一样的扭动着,一点一点向前蹭了一段,借着一排油桶的掩护,渐渐的靠近了那堆缆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起了风,靠近我的一个空油桶被刮倒,发出的声音,格外的响亮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脑袋,忽然就从我旁边的油桶里面冒出来,我们两个几乎等于面对面,相差不过七八公分。

    骤出不意,我的心脏差点没从胸腔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也不比我好多少,他的眼睛几乎瞪圆了,嘴巴大大张开,眼看就要发出声音,总算我的反应比他稍稍快上一点,急忙伸出手,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我另只手的海事刀,飞快的抹过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这人的眼睛一下子失去了光彩,一蓬血雾从他喉咙里喷射出来,很快就变成了咕嘟咕嘟的血泡。

    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浑身一阵冰凉,原来那一瞬间,我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我松开了他,他的头软软垂下,嘀嗒嘀嗒的落在油桶平面上。

    我轻轻的放倒了油桶,把他拉了出来,心里一阵后怕。油桶上面,开着一个小小的瞭望窗,这人才是岗哨,我先前所判断的岗哨所在,根本就是错误的,若不是风吹倒油桶,所在的位置,又是他瞭望窗无法观测的地方,只怕我会死在了自己错误的猜测上。

    我收缴了这人手上的AK,并且在他的腰间,发现了两样让我喜出望外的东西,两枚致盲弹和一架红外线望远镜。

    苏珊仰头等着绳索降落,却发现我攀住绳索,从上面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一把拉起她,飞快的朝着密林跑去。

    我们一头扎进了密林,大口的喘着气,苏珊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,我告诉她,任务已经结束,我得到了我所想要的,也就没必要再继续冒险了。

    苏珊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,我还没和你一起出生入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忽然闪过一个促狭的念头,怪笑一声:“好,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枪,对准海盗船,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尖利的枪声划破了夜的宁静,海盗船上的灯火一下子亮了起来,黑色的人影在船上游走,看上去慌乱的不行。

    苏珊嘟起嘴巴:“这也不算出生入死啊!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是了……”我抬手又朝着船上开了一枪,用望远镜瞄了一眼,一拉苏珊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迅速的靠近了岩壁,与此同时,海盗船上的主炮绽放了一团光芒,一溜火光划过天际,落在我们先前站立的地方,密林中的宿鸟惊飞,小动物在林中乱窜,整个密林一下子热闹起来……

    苏珊娇嗔的白了我一眼:“还不算!”

    我啪的拍了她丰`臀一下,拦腰把她抄了起来,扛在了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