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8章 你要如何对我

    我的大河向东流才吹了个开头,陈丹青就发出一声短促的悲鸣,手在那里飞快的一拨,一道亮晶晶的水柱。疑是银河落九天了。

    那几只怪兽看到水柱从天而降,吓了一大跳,飞快的撤到了后面,抬头警惕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哗哗的声音响了好一会才停止。我冲它们呲了呲牙,放下陈丹青,她淡漠的看了我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我感到非常的不对劲。以她的性格,这时候应该是和我拼命才对,怎么突然就这么平静了?难道……

    我心里哆嗦了一下,干笑两声:“事急从权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……我不会想不开的……”陈丹青幽幽的说道:“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踏实了下来:“理解就好,理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陈丹青盯着我,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打算以后怎样对我?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她:“怎样对你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从昨晚到现在,你对我做的这些事情,你没忘记吧!你说,我以后还能坦然面对另外一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呃,好吧,如果别的女人说这个,我只会觉得好笑,这都二十一世纪了,结婚离婚的比什么都快好吧……

    但陈丹青不一样,我们那个大家族的女孩子,从小受到的就是三贞九烈从一而终的教育,她也确实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娶你啊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我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,陈丹青怒视着我:“我特么是你表姐!你居然想上我?”

    我摸着发红的脸,无奈的看着她:“那你到底要我怎样?”

    陈丹青鄙夷的白了我一眼:“你是不是个男人,一定要别人教你怎么做吗?”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她,傻傻的不明白,我到底该怎么做啊……

    陈丹青转过头,淡淡说道:“等你想明白要如何对我以后,再和我说话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真的不再理我,我低头一看,不知何时,那几个怪兽居然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我!”我叮嘱了陈丹青一声,解开长藤跳了下去,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它们出来的洞口,往里一看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我心说此刻不走更待何时,飞快的跑回去,解开了陈丹青,拉着她从岩壁上下来,转身向着来时的洞口而去。

    我们刚跑了两步,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吼声,我转头一看,吓得亡魂大冒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怪兽从另外一个洞口涌出来,向着我们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麻蛋,原来是搬救兵去了,我拉起陈丹青,玩命的奔跑。怪兽嘶吼着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我们慌乱的跑进一个洞口,越跑前面越狭窄,我忽然醒悟,特么的应该是跑错路了。

    怪只怪这里面的洞口太多,长的还差不离。

    眼看前面已经快要没有路了,我只好和刚才一样,跳上了石壁,用长藤固定住身体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我紧紧的挨着,却固执的扭着头,一副真的不打算和我再说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也没空搭理她,下面的怪兽又开始蠢蠢欲动,不停的飞扑向我们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我们落脚点比较高,能够够到我们的还不多,我应付起来并不算太困难。但我毕竟不是铁打的,渐渐的,我的胳膊有点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我咬牙坚持着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我忽然感觉到陈丹青身体在摇晃。

    我侧眼一看,她的眼睛似开似合,是要快睡着了的节奏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急了,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,但是想来至少也是晚上了,从昨天下午开始,我们就在不停的奔逃,昨晚又折腾了一夜,她困了累了都正常。但问题是,她绝对不能睡啊,万一失足掉下去,那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“醒醒醒醒!”我用力推搡她,她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,嘴里吐出让我哭笑不得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别闹……让我睡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睡毛啊睡,醒醒……”我狠狠掐了她胳膊一把。

    她浑身一激灵,睁大了眼睛,瞪了我一眼,很快又把眼睛闭上了,腻声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别闹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是着急又是心疼的看了她一眼,她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她实在是困的狠了,现在,用普通的办法,已经无法阻止她和周公见面了,除非……

    我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一段话,说的是人在什么情况下,最兴奋。

    麻蛋,我拼了……

    我伸出手,粗鲁的握住了陈丹青胸前丰盈的柔软,用力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陈丹青紧紧闭着眼睛,鼻子里发出一声腻死人的哼哼,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我又揉搓了一会,她不安的扭动着,呼吸变得粗重,可是眼睛却一直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看来是……刺激还不够?

    我轻轻抽了自己一个小耳光,松开了她胸前弹性惊人的部分,一咬牙,伸进了她的裤子里面。

    一两分钟之后,陈丹青的鼻息开始粗重,俏脸红的像是鸡冠子,红唇微微开启,不停的呻|吟起来。

    她猛地睁开眼睛,目光从上到下,定格在我还停留在她裤子里的手上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冷,目光锐利的像是刀子,嘴里轻描淡写的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手!”

    “呃,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我尴尬的抽出手,感觉黏糊糊的,顺手在身上擦了擦,正要解释,陈丹青忽然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藤条,纵身向下跳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弯腰,险之又险的抓住她的双肩,吃力的往上拉。

    陈丹青一点都不配合,两条大长腿拼命的胡乱蹬踢,我本来就油尽灯枯的力气,眼看就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,一起死好了!”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找到答案了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不能同裘,死也要同命!”

    陈丹青的挣扎停止了,抬头痴痴的看着我,忽然,她旁边的石壁传来哗啦的一声,崩塌了。

    石屑飞扬中,一个洞口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洞口并不大,只能容一个人钻进去,里面黑黝黝的也不知道有多深。

    但对于我们来说,这个洞口就是个完美的庇护所啊,这么小的洞口,怎么都可以守住的!

    我大声告诉陈丹青,让她钻进去。同时拉起她,荡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丹青这次居然很听话,舒展身体,乖乖的钻了进去,我拉起长藤,也顺利的进入了洞穴。

    怪兽们蜂拥过来,但这洞口只能让它们伸进脑袋,一点一点前进,在我斩杀了两头之后,其他的不甘尝试了。

    我把打火机丢给陈丹青,让她找找附近有什么大一点的石头,让我可以把洞口堵起来。

    陈丹青点着了打火机,忽然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也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在我们身后的地面上,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多白森森的骷髅。

    这些骷髅像是人的,但也有些细微的不同,四肢比较纤细,就显得脑袋比较大,有点像是放大了的婴儿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都没有颈椎,头部直接连着胸腔,这正是和人最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一头怪兽又窜进了脑袋,我用力一斧子砍翻了它,趁着它的身体挡住洞口,我跑过去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些骷髅年代应该非常久远了,用手轻轻碰了碰,就变成了渣渣,不过,我在骷髅的中间,发现了两样有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根木棍,最上的一端,有一层厚厚的黑色糊状物,看起来像是大号的火柴。我闻了闻,糊状物散发出油脂的味道。

    木棍旁边的东西,就更有意思了。那是两个片状的石头。

    这个石头可不是普通的石头,这是燧石,也就是平时说的火石。不要小看这石头,这是人类进化中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发现。

    我们常说三皇五帝,可很少有人知道这是啥意思,其实三皇第一位,名字就是燧人氏。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就是因为他第一个发现了燧石可以取火,结束了原始人等雷劈树木才能取火的历史,受到大家的拥戴,才成为三皇之首的。

    我捡起两片燧石,用力敲击了一下,星星点点的火星散落下来,落在木棍的黑色糊状物上。

    刺鼻的白眼冒了起来,我用力吹了一口气,上面有微弱的火苗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,火焰在这个木棍顶端熊熊燃烧起来,我把燃烧的木棍插在洞口,那些怪兽立刻远远的退开。怕火,本来就是动物的天性,人类克服了,才成为了万物之灵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两样东西,出现在这些类人的骷髅之中,就意味着,虽然这些骷髅怪模怪样的,但毫无疑问,他们就是人。

    能够使用工具,也是人和动物本质上的区别。

    陈丹青从惊恐中恢复过来,好奇的问我这些骷髅到底是什么,怎么和人这么相像。

    我肯定的告诉她,这就是人,不过是啥年代的我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狐疑的看着我,但是很快,事实就证明了我所说的话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