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6章 日出时删除记忆

    我撕下一块火烈鸟胸脯上的肉,蘸上海盐递给陈丹青,自己也丢了一块在嘴里。

    油脂和肉汁掺和着,从我的嘴角溢出来。我惊讶的瞪大眼睛,这肉的味道,好吃到爆了。有点类似于鸡肉的鲜嫩,又多了几分雁肉的回味。油而不腻,入口即化,除了有一点海盐的苦涩,简直没有别的缺点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。火烈鸟又叫红鹤,和仙鹤意思差不多吧,又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纯绿色食品,所以味道才这么赞吧。

    我吃饱之后,挖了一个坑,把正在燃烧的木柴扔进去,用土压上去,火焰很快就熄灭了空气中弥漫着烟熏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弄了几张宽大的树叶铺在上面,拍了拍:“大小姐,就寝吧!”

    木柴在被土壤压灭的时候,会把土壤烤热,躺在上面,就好像躺在北方的火炕上。陈丹青试探的躺了下去,舒适的呻`吟一声。美目望定了我,笑眯眯的问道:“你怎么睡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:“我要是说我抱着你睡,你肯定大耳刮子抽我,我就不睡了呗。”

    陈丹青秀眉挑了起来: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呃,总要有站岗的吧!”我摆摆手:“不要说你站岗,不是我打击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就不要说了!”陈丹青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你守上半夜,我来下半夜,明天万一被那个变`态追上,还要靠你扁死他,你一定要保存好体力!”

    “快睡吧你!”我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丹青就不再说了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很快她的呼吸变得细密悠长,我借着火光,看着她平静安详的脸,看的很仔细,我怕我以后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明天,如果真的被古蔺找到的话,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结局已经写好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拖着古蔺同归于尽!那样的话,陈丹青还有一线存活的希望。

    我忽然发现,陈丹青长长的睫毛,在微微颤动着,原来她在装睡。

    我不想打扰她,仰起头,寻找天边的北斗星,分辨方向。

    确定了东南西北之后,我用树枝在地面上记了下来。然后又用带着叶子的树枝,编了两顶简陋的大草帽。

    这时,我忽然听到陈丹青那边,传来一声压抑的呻`吟,我斜眼一看,陈丹青两条大长腿并拢在一起,轻轻的扭动着,一只手伸进短裤里面,在不停的揉搓着。她紧紧闭着眼睛,脸上一片潮红,呼吸也变得急促无比。

    握草,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没想到陈丹青还有这爱好?

    自己安慰自己这没什么,毕竟谁都有个饥渴难耐的时候,问题的关键在于,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做,合适吗?

    不过说真的,陈丹青现在这个样子,实在太性`感了,作为一个生理心理都正常的男人,我的眼珠子一动不动,快要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嘤……”陈丹青居然叫出了声,听的我浑身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,我真想告诉她,我和火烈鸟一样,也是乐于助人滴。

    陈丹青发出声音之后,飞快的转头,想看看我注意到她没有,结果一转头,就对上了我那双凸出来的眼睛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陈丹青的脸在抽抽,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迸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贼眼!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那又有什么用,很多年以前,我就已经修炼到了眼中有码,心中无码的境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陈丹青被我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瞪着我,喉咙里面格格响,竟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就算现在,陈丹青还维持着那种姿势,手还一直停留在裙子里面蠕动着。

    不会是饥渴成这样吧,我急忙问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痒,好痒……”陈丹青的声音像是蚊子哼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给我个火,然后转头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痒啊,也许是蚊虫叮咬吧,我恍然大悟,递给她一根燃烧的木柴,然后乖乖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我的头刚扭过去,陈丹青就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尖叫。我急忙转头,出现在眼前的一幕,让我鼻子一热,浑身都火烧火燎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那一对大长腿,紧紧并拢在一起,短裤撩到了最高,一小片萋萋芳草顽皮的探出了头,在她右腿的根部,高高隆起了一个黑色的大包,那包还在不停的蠕动着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那是一个怪模怪样的虫子,钻进了她的皮肤,在皮下蠕动着,难怪她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我认识这玩意,这是扁虱,这玩意平时只有火柴头大,钻进人或动物体内之后,吸饱了血液,能到指甲盖那么大。这只居然有指肚大小了,这是饭量大还是变种啊……

    顾不得多想,我飞快的低下头,嘴巴含住那块皮肤,用力的往外吸,同时用手不停的挤压那里。

    我闻到那里淡淡的味道,有点像大海的味道,再加上她发出蚀骨消|魂的声音,我的胸口里面像是引燃了一把火,烧得我呼吸都带着岩浆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我的大力允`吸之下,扁虱啵的一声从里面吸出来了,我随手把它扔进火堆处以极刑,然后低下头,继续吸陈丹青腿上的伤口,腥咸的血液进入我的口腔,她推了推我的头。

    “干嘛还吸啊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我扭头吐出一口血:“你以为我愿意啊,扁虱会带来传染病,如莱姆病、Q热、科罗拉多蜱热等等,我这是怕你感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陈丹青羞涩的说道:“闭上眼,不许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闭上眼我能看见伤口吗我……”我刚说到这里,忽然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,定睛一看,她的短裤上,有一块很明显的湿痕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不是尿裤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句话一问,陈丹青眼睛一翻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呃……好像这个玩笑开大了……

    “陈丹青……陈丹青……”

    我小声叫了她两句,她无声无息的。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能人工呼吸了。

    我捏着她的翘鼻子,她无意识的张开了小嘴。

    我的嘴巴覆盖了上去,开始用力吹气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又软又滑,像是抹了香水的软玉,我情不自禁把舌头伸了进去,轻触她的舌尖,贪婪的享受着这美妙的触感,直到她茫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心知不妙,还没来的及撤离,嘴唇上就传来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我痛的大叫一声,用手一摸,嘴唇已经肿了,上面有一排深深的牙印。

    “禽`兽!”陈丹青怒视着我:“我是你表姐啊!你就不怕雷劈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晕过去了吗,我这是人工呼吸……”我的辩解有点心虚,毕竟到了后来,我就有点把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傻子啊!你分明……分明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指着我,指尖在不停的颤抖,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一道闪电划过长空,把整个天地照的宛如白昼,紧跟着,串串炸雷如同在耳边响起,我吓得浑身一激灵,这特么不是真的要劈我吧。

    暴雨倾盆而下,我暗暗叫苦,真特么怕什么来什么,这种天气,还不能跑到树林避雨,否则真的会被雷劈的。

    我急忙把刚才编好的草帽扣在陈丹青的头上,她气呼呼的一把摘下来,摔在地上,倔强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觉得恶心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把草帽重新扣在她的头上,沉声说道: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敢摘下来,我会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”

    正如我所料,陈丹青就是吃软不吃硬的臭脾气,她飞快的摘下草帽,丢的远远的,挑衅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我像豹子一样扑上去,把她扑倒在地,整个身体完全覆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魂淡……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疯狂的挣扎,但是完全无济于事,她只有破口大骂,听的我烦了,直接用嘴堵上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她瞪圆了眼睛,挣扎了几下完全没有作用,于是故计重试,狠狠的咬住了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我毫不动容,闭上眼睛,任凭她用力的咬。

    雨水哗哗砸在我的背上,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冰寒彻骨,所幸陈丹青的身上,传来一丝暖意,让我无比慰藉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陈丹青停止了挣扎,两条手臂圈转过来,紧紧搂住了我,她的脸扭曲着,像是在哭泣,可是雨水让我看不到她的泪。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给我挡雨才……”她哽咽着声音在我耳边呢喃,忽然,她抬头寻觅到了我的嘴唇,轻轻的舔着我嘴唇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暴雨很快停歇,又大又圆的月亮,把皎洁的月光洒在我们身上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燃起了一堆火,只是白烟太多,呛得人难受。

    但我们已经顾不了这些了,我把自己脱的赤条条的,拧干衣服开始烤火。出乎我预料的是,陈丹青并没有避讳我,她自己也脱干净了,学着我的样子,把衣服架在火旁边的树枝上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不敢看,她轻轻的托起了我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下,她轻盈的转身,把全身的每一寸都完美的展示给我,幽幽的声音落地生根。

    “今晚,无论你对我怎样都可以,但是你要记住,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,你把今晚所有的记忆都删除!因为,我是你表姐!”`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