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5章 助人为乐火烈鸟

    陈丹青前冲的身体,好像忽然卡带的电影,慢动作一格一格的分解,照这个蜗牛般的速度。她到达我们旁边,至少需要一天……

    “游戏规则的制定,属于猎人!野兽只有遵循规则!”古蔺指着陈丹青:“她的死活,在于你点不点头!”

    网吧蛋……我在心里狠狠的诅咒着他。脸上露出苦笑:“别磨蹭了,快点开始游戏吧……人家都等不及啦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我扶起了陈丹青,拉着她捡回消防斧。跌跌撞撞的向河流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鳄鱼,依然石头一样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,我回头看了一眼,古蔺站在树下,手掌平平下压,我怀疑这些鳄鱼不动弹,就是和他有关!

    但是思考这些已经不重要了,总之古蔺现在强大的厉害,我们只有暂时遵循他的游戏规则。向着前面奔逃,寻找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期间有几次,我爬上树梢回头看了看,古蔺表现的很绅士,始终没有动弹。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,确信我们一定逃不过他的搜寻。

    “饿了吗?”我转头看看陈丹青,她皱着眉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饿!”陈丹青问我:“你说,古蔺怎么突然变得跟超人似的!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是超人,是蝙蝠侠!”我叹了口气:“原来我捡到过一枚硬币,后来苏姗告诉我,那是密党的,我怀疑,古蔺就已经变成了吸血鬼!不然怎么解释,他突然就牛笔的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”陈丹青断然摇了摇头:“开始的时候,古蔺那样子还是真吓了我一大跳,确实有点像吸血鬼啊!但是我知道那绝对不可能!你忘记了,我原来是在教会学校上学的!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很清楚,吸血鬼害怕了的东西,大蒜,银器,十字架。因为银会让吸血鬼失去自愈能力。他们看见十字架,会勾起曾经罪恶的回忆,丧失生命;而大蒜的气味会是他们不能正常呼吸。但十字架只对一些地位低的吸血鬼有用,对贵族无效。”陈丹青思索着说道:“但是除了这三样之外,吸血鬼还有最最害怕的一件东西,那就是阳光!”

    “因此,吸血鬼通常都在夜间行动,因为白天的日光和高温都会严重的影响他们的思维和能力。你看,现在青天白日的,刚才古蔺虽然站在树下,可是阳光也能晒到他的部分身体,但他并没有事情!”

    那样的话,就是我想错了!也许古蔺就跟那些武侠小说的主角似的,无意中跌下悬崖,或者钻个山洞什么,就会得到武功秘籍或者稀世奇珍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他现在强大到令我仰视的程度,我只有暂时遵循他的游戏规则,只是暂时……

    我和陈丹青度过河流,深入到了密林,这片区域以前我们从来没有来过,而且我边走还要边抹去身后的痕迹,所以走的很慢。

    这次,我们不敢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,于是走着走着,我们彻底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周围到处是茂盛参天的树木,每一步都是新鲜的,又是似曾相识的,我们盲目的走着,我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丹青问我笑什么,我说现在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古蔺那小子肯定找不到我们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也笑了,笑得挺勉强的。我拉着她,在一棵大树的气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吧!”我递给她几块熊肉。

    陈丹青接过熊肉,我纵身上了树,四下看了看,到处都是绿茫茫的,阳光的光线透过枝叶,散落下来,星星点点的,却根本就看不清太阳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打算吗?”陈丹青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道:“我们必须在日落之前,找到可以居住的地方,否则不用古蔺动手,我们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看不到!”陈丹青仰面看看头顶:“到处都是树叶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深沉:“虽然看不到太阳,但是我们知道,它就在树叶的后面啊,只要我们走出去,它就会出现的,就好像困难压得人抬不起头,但只要咬紧牙关坚持走下去,总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说的蛮有哲理的,自己都感动了一把,可谁知道陈丹青却伸开长腿,不轻不重的给了我一脚。

    “滚,还熬起心灵鸡汤来了,姐姐我用不着你给我做思想工作!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你这样子怎么嫁的出去啊!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机会嫁人吗……”陈丹青轻轻说了一句,默默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我能读懂她的绝望,不顾她的挣扎,扳过了她的脸:“陈丹青,你记住,不管遇到什么,永远都不要放弃!你不要以为这是一句空话废话,要是没有这句话,我早就死在了战场上。不到绝境,不逼自己一把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厉害!”

    我扛起斧子,一把把她拉起来:“走!从现在开始,给我打起精神来!”

    我们继续向前走了很久,陈丹青虽然是个女人,骨子里也有我们家血脉中那种倔犟劲头,尽管她已经汗出如雨,尽管她的双腿都被草木划的到处都是口子,她却一声不吭的咬着牙,跟我跌跌撞撞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的黯淡下来,我估算了一下,因为树叶的遮蔽,林中黑暗的时间,比起旷野要早上一两个小时,这也就是属于我们的最后时间,如果等到变得伸手不见五指,我们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露宿的话,就只能冒险在树上凑活一晚了。

    树上并不安全,除了毒蛇之外,蜘蛛树蛙毒虫等等,都是致命的威胁。

    从前面的地形判断0,我相信林间会有断裂带,这是自然规律,可是,这片密集区域有多大,我们要走多久才能走到断裂带,这就全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现在我们地形不熟悉,也没有一点方向感,就算真的有断裂带的存在,也许我们的方向有偏差,就不知不觉的错过去了。要怎么样才能避免这种情况呢?

    就在我琢磨的时候,我听到呼啦啦的声音,从头顶响起,这声音很大,整个林中的光线,忽然迅速消失,变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啊!”出其不意之下,陈丹青惊叫了一声,不由自主的从侧面紧紧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侧耳倾听,片刻后,我兴奋的抱起陈丹青,原地旋转了几圈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到出路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陈丹青惊讶的瞪大了眼睛:“你怎么找到的?你看得到?”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起来:“我看不到,但是我听得到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声音?那是大群鸟类飞过,拍打翅膀的声音!”

    我说话的功夫,刚才那彻底的黑暗消失了,虽然能视度还是比较差,但是至少已经能够看清一些树木轮廓了。

    我拉着陈丹青往前走,给她解释道:“这么大群的鸟类,不可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,它们很可能在集体迁徙。”

    陈丹青困惑的看着我,我兴奋的说道:“鸟类晚上也要休息,它们的数量很多,肯定会找一个空旷的地方栖息,更重要的是,那里一定有水源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加快速度,循着鸟类振翅的声音而行,十几分钟之后,我们的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眼前突然出现的美景,让我们根本就无法言语,呆呆的站在原地,贪婪的看着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连绵的岩石断层,这些断层样式各异,有点类似于那种美国国家地理公园的,让人由衷的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    岩层的中间,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湖,湖水绿油油的似乎很深。

    没有了树木的遮盖,我们看到了即将落山的夕阳,红红的像个腌鸭蛋黄,瑟瑟的余晖铺满半个湖面,再加上远处树木层叠的掩映,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画家,都无法绘出这样令人心灵震撼的画卷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红色的大鸟,聚集在湖边,像是岸边燃烧着熊熊的火焰。

    火烈鸟!

    就是这些迁徙火烈鸟,带着我们找到了栖息之地,我恭恭敬敬的冲它们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然后,我返回密林边缘,砍了一大堆树枝回来。

    我燃起了熊熊的火焰,陈丹青好奇的问我,这一大堆树枝太多啦,是不是想放火。

    我用斧子把一根根的树枝削成标枪的形状,笑眯眯的举起来,用力一甩。

    五六支树枝呼啸着划过长空,直奔岸边的火烈鸟群,笔直的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扑棱扑棱,一群火烈鸟被惊飞,有两只倒霉的,被树枝穿透身体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抓起另外一把树枝,换了个方向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我提着五只火烈鸟,在湖边开膛破肚,清洗干净,回到了火边。

    我不停翻转着串着火烈鸟的树枝,不时有油脂流淌进火焰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火焰因此明灭,把陈丹青的脸映的像个大苹果,她坐在旁边,单手托腮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刚才还给人火烈鸟鞠躬来着,转眼就把它架在火上烤,是不是男人都这样翻脸无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助人为乐,帮人帮到底嘛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