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4章 以卵击石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陈丹青忽然指着我,疯狂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贱啊!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,却看到她满脸的泪花。

    我猜想,应该是死里逃生。她的情绪很激动吧!这又哭又笑的,不会精神不正常了吧……

    然而刹那之后,她的脸色忽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我心里忽生警兆。飞快的向前扑出,贴着地面向陈丹青爬去。

    哗哗的水声在我身后响起,我搂住陈丹青,拼命的向前奔跑。身后是泥浆翻滚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暗骂自己刚才心情激荡,居然忘了一个常识。

    鳄鱼和狮子一样,是群居性的动物!

    它们的嗅觉非常的敏感,尤其对于血液的味道。

    刚才杀死的那只鳄鱼,流出了不少的的血,其他的鳄鱼肯定离得不远,闻着味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吧唧吧唧的声音在身后紧追不舍,鳄鱼这种两栖动物,上岸毫无压力,在食物匮乏的时候,它们甚至可以深入密林寻找食物,我跑着跑着回头一看,心脏不由自主的扑腾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已经想过是鳄鱼群在追赶我们,但是我没想到,是这么多的鳄鱼。

    一大片灰黑色的背脊,足足十几米方圆,我感觉我是惹到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扛着陈丹青,拼命奔跑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身后的响声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鳄鱼们全部都停下了追赶,趴在地上,一双双凶残的小眼睛盯着我,却没有再动弹。我有点诧异,难道它们不饿了?

    一阵阴寒的感觉,笼罩了我,我心有所感,转身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影子,从密林的树木中,无声无息的浮现出来,靠着一棵大树,在树的阴影下,静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这黑影很明显是个男人,穿着黑色的风衣,头低垂着,看不到他的脸,但是这衣服我很熟悉,那天我救了几个女生,回来的时候,在闪电的照耀下,我忽然发现队伍中有一个穿着衣服的人,就是这件衣服。

    后来我一直都怀疑那是幻觉,但是此刻,在光线良好的情况下,我震惊的发现。

    这不是幻觉!这衣服是真实存在的!而且穿衣服的人……我太眼熟了!

    古蔺!

    什么情况这是?这小子被我废掉一只手,赶入了密林,居然没有死?

    而且从哪里搞了这么一件衣服穿上了?我记得他离开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,现在这件黑风衣用料考究一尘不染,看上去完全可以直接参加宴会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影缓缓抬起头,果然是古蔺!

    他的脸色很苍白,虽然他原本就是个小白脸,但是两种白是不一样的,以前的还好,现在的白是一种终年不见阳光的苍白,就跟死人的脸似的。

    而他的嘴唇却特别的红,像是涂了金属口红一样,红的发黑,和苍白的脸色相互辉映,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丹青看到古蔺这个样子,吓得尖叫一声,双手紧紧掐住我后背的两块肉。

    我疼的倒吸一口冷气,迅速的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嗨!好久不见!”我举起手,向古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古蔺的声音变了,可能是身处绝地没有希望的关系,以前他说话,总是给人一种焦虑的感觉。但是现在,他的声音不紧不慢,带着一种奇异的自信。

    这小子哪来的自信?我斜眼看了看爬在地上不动的鳄鱼,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可怕的猜测。

    难道这些鳄鱼……是因为害怕古蔺才不动弹的?这想法太扯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最近忙什么?”我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故意和他闲扯,就是因为现在的古蔺,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他的身上,似乎蕴含着一种很强大的力量,在这种力量面前,我如蝼蚁一样,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会妥协的!我在积蓄全身的力量,等待他的进攻!就算打不过,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!

    古蔺看着我,我这才发现,他的眼睛有点奇怪,瞳孔特别的黑,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。

    “别害怕,我暂时不会伤害你的!”古蔺盯着我,沉稳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记住,是暂时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我拖长声音,嘲讽的笑笑,一手消防斧一手海事刀:“别特么跟我吹这个牛笔,来啊!互相伤害啊!”

    古蔺伸手一指,指了指我身后的茫茫丛林:“这是一片永远也走不出去的雨林!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我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这里生活很长很长时间,长到你想象不到的岁月!我已经预感到,那是多么无聊的事情!”古蔺叹息着说道:“那会是如雪寂寞的岁月!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臂,凌空向我一挥,空气中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拳头,重重的打在我的肚子上,这一拳如此的突兀而沉重,我的心胃之间传来疼痛的抽搐,我弯下腰,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他……怎么变得如此强大了?

    我心里泛起极度的恐惧,我知道,他非常的恨我!而且陈丹青以前闲聊的时候说过,古蔺这人心胸非常的狭窄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的!

    我若是死了,陈丹青会落在他的手里……想到这里,我的心抽抽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来玩个游戏吧!”古蔺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,又好像隔着几千里,缥缈而真实。

    “在丛林里面生活,要想活下去,要么,就把自己变成野兽,要么,就把自己变成猎人!现在,我们做游戏,我做猎人,你们是野兽,我给你们……一天的时间!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那条河流。

    “以这条河流为起跑线!你们两个可以任意的选择自己的藏身地点,一天之后,我开始寻找你们!若你们被我找到,我会杀死你!而陈丹青……你永远不会想到我会如何对待她!”

    麻蛋!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拽的二五八万的似的,你以为自己是谁!我凭什么按照你的规则去做!

    我忍住疼痛,支起身子冲他笑了笑:“若你找不到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!”古蔺风度翩翩的笑笑:“我们会进行下一轮的游戏!”

    “下一轮的游戏……”我故作迷惑的看着他,忽然抬手,消防斧带着呜呜的风声,冲着他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的身体化作离弦之箭,握着海事刀扑向了他。

    我和他实力相差太远了,我必须出其不意,一击必杀!

    可是,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奢望。

    古蔺轻描淡写的招了招手,我的消防斧轻飘飘的落入他的手中,我看的满眼恐惧,却已经止不住前冲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拼死一搏了!

    我瞬间冲到了他的面前,海事刀发出破空的呜呜声,直刺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古蔺一动不动,我眼中露出惊喜,海事刀瞬间刺穿他的身体,我的心也如同坠入了冰窖,冰冷彻骨。

    这一刀,明明刺入他的身体,却没有受到半点阻力。下一秒,古蔺的身形出现在我的背后,轻松的提着我的衣领,把我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执刀反手回刺,他随手把我丢在了地上,一脚踏在我的胸口上,我就好像被一块千百斤的大石头压住,不但动弹不得,甚至连呼吸都困难无比。

    “网吧蛋,你放开他!”陈丹青握着匕首,尖叫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大喊,心里像是被浇了热油。

    古蔺嘴角抿了一下,随意的冲着陈丹青挥了挥手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