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3章 全乱了

    我飞快的溜出洞天,小跑了一会,站在密林的边缘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海事刀,消防斧。M16,有这三样法宝,我自信就算是遇到再凶狠的猛兽,至少也能全身而退了。

    检查完之后。我解开裤子,痛快淋漓的撒起尿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尿频啊!”陈丹青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,吓得我手一抖,差点没尿裤子上。

    我慌乱的抖了抖。塞回去,回头幽怨的看着她:“陈丹青,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把人吓出毛病来,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就毁你手里了!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你,就凭你这尿频的毛病,你也幸福不起来!”陈丹青拔出一把匕首,笑吟吟的看着我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这把匕首,是我从海盗手里夺来,临走留下给她们防身的,陈丹青居然悄悄拿了出来,那不用问,她其实早就猜出来,我打算偷偷去打猎的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我假装撒尿,贼头贼脑溜走的样子。肯定被她全看在眼里,那样子不定多傻}B呢,也不知道把她肚子笑破没……

    我也清楚,这时候我再说什么,陈丹青也不可能回去了,我也就省的再费吐沫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割断一条长藤,让她捆在腰上,告诉她这个叫安全绳,遇到猛兽的时候,我会用这个长藤把她捆在树上。同时不停的叮嘱她,必须紧紧跟在我的身后,我不管说什么,她都必须要无条件的执行,同时自己也要随时警惕,我能为她遮挡的,只是前方和两侧的危险,我后背的安全,全在于她!

    陈丹青知道这可不是开玩笑,并没有反驳,认真的听着,最后还给我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用斧子开路,向着正南方前进。

    我在树上的时候已经观察过,距离我们一两公里的地方,有一个很大型的湿地,那里也有一条河,河水很宽广,比起我们见过的任何一个湿地都要大很多,我还看到几只原鸡在河边飞快的跑过,我感觉那里的环境相当不错,应该会有所收获的。

    而且那里距离我们的洞天不算太远,方向也比较好分辨,如果开辟出一条道路的话,以后是个不错的食物提供地。而且看上去危险性很小,所以我才带着陈丹青过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不太远,但是要用斧子一路砍过来,也是挺耗费时间的。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我们两个才到达了湿地。

    “好大啊!”陈丹青张开双臂,惊叹的看着眼前宽旷的一切。

    在近乎幽闭的热带雨林中行走了半天,这种开阔的地方,就会让人觉得心情很愉悦。她轻盈的旋转一圈,长长的秀发扫过我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就纳闷了,你们也没洗发水,怎么头发还这么顺溜啊!”我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丹青笑眯眯的一抿嘴:“秘密!”

    “密你个头!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用石粉和木炭洗头啊!”我怪笑一声:“我就是看你说不说实话!”

    陈丹青瞪起眼睛:“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!”

    “好痒!”我贱贱的扭扭身体,她噗嗤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吵闹,从我们懂事开始,一直到现在,已经重复了无数次,伴随我们两个整个人生轨迹。

    我了解她,正如她明白我,甚至有时候我在想,陈丹青其实长得很美,两条大长腿更是比腿模还腿模,但是我从最容易冲动的少年开始,一直到尝过那种滋味,从来都没对她起过邪念,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太熟悉了,就好像左手和右手的关系一样,根本就起不来那种心思。

    咕咕咕的鸣叫声,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,我看到几只色彩斑斓的原鸡,从天空扑棱扑棱的落下来,小碎步冲到河边,低头饮水。

    陈丹青瞪圆眼睛,凑在我的耳边小声说道:“这是鸡?”

    “原鸡!”我取下M16,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,子弹真是很宝贵的东西,浪费在鸡的身上,确实奢侈了点。但是不用枪的话,还真难以弄死它们。

    如果给我时间的话,我会在河边设置一些小陷阱,过个一两天再过来,应该就不会落空的。

    “原鸡是啥?怎么跟鸟似的飞这么高?”陈丹青好奇的不得了,毕竟原鸡和家里的鸡长得基本一样,尤其是那鸡冠子,就是体型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原鸡就是家鸡的老祖宗!被人类驯养了几千年,也就不会飞了……”我咽了口唾沫,还是举起了枪。毕竟鸡肉的味道,已经好久没尝过了。这要是再放点晒干的蘑菇,熬上一锅,啧啧……

    砰的一声,枪声划破了湿地的平静。那群正在低头饮水的原鸡,发出惊慌的鸣叫,扑棱着一飞冲天,最大的那只,歪歪扭扭的飞了几下,噗通一声落了下来,正好落在岸边,半个身子浸在水中,鲜血在水中随着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!”陈丹青笑眯眯的冲我伸了伸大拇指,快步跑向那只原鸡。

    她腿长,跑的挺快的,不一会到了水边,正要弯腰去捡原鸡,水面忽然翻涌起水花,一个丑陋的血盆大口,在水花中突兀的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丹青吓得尖叫一声,还维持着那个弯腰的动作,那个血盆大口一口吞入了原鸡,仍不满足,继续向前,冲向近在咫尺的陈丹青。

    我急忙举起枪,又怕伤到陈丹青,正在犹豫的时候,陈丹青的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张血盆大口几乎是贴着陈丹青的手臂擦过去的,庞大的身躯带着水花窜上了岸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小牛犊长短的巨大鳄鱼,枯木头一样的身躯上,还挂着一些水槽,它的身体紧紧贴着陈丹青,把她蹭的向一侧歪倒,鳄鱼向前滑行一段,停了下来,飞快的扭身。

    陈丹青早就吓傻了,身体在地上无意识的胡乱挣扎,巨大鳄鱼调整了方向,再次向她扑来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我拼命向前冲着,枪口冒出火光,子弹什么的我也不在乎了,鳄鱼的身上接二连三的冒出血花,它愤怒的咆哮像是闷雷一样,陈丹青反而被这声音惊醒,连滚带爬的朝前跑,与鳄鱼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鳄鱼肯定不愿意让煮熟的鸭子飞了,锲而不舍的向前追赶,但是迎头而来的子弹的冲力,减缓了它的速度,我如闪电一样冲到陈丹青的身边,一把捞住她的腰,向着侧方翻滚几周,我将她松开,伏地出枪。

    鳄鱼紧紧追赶而来,巨大的嘴巴张开,还在不停的嘶吼,我的枪口冒出十字形的火光,哒哒哒的巨响声中,一串子弹钻入了鳄鱼大张的嘴巴。

    鳄鱼猛冲而来,瞬间到了我的前面,我甚至闻到它嘴里难闻的臭气,我的手紧紧搂住扳机,几乎顶着它的嘴巴在射击,所有的子弹打光了,它的动作忽然放缓了,鲜血从它的鼻孔,眼睛,嘴巴冒了出来,它的小眼睛盯着我,渐渐失去了生气……

    “麻蛋!特么的你再玩偷袭!”我狠狠的用枪托砸它的脑袋,砸到枪都变了形。

    反正这枪没有了子弹,还不如一把匕首。没有人知道,刚才陈丹青生死一瞬的时候,我的心脏受到何等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真的连气都喘不上来了。我甚至不敢想象,没有了陈丹青,我活下去还有意义吗?

    人不快乐,死了算了!

    一切安静下来,我大口的喘着气调息体力,同时也费力的剖析自己的心理。

    这尼玛什么情况?我为什么会对陈丹青有一种同生共死的冲动呢?这特么绝对不是爱情,可是亲情,是这个样子吗?

    没听说哪个姐姐死了,弟弟哭着喊着自杀的吧……

    我呻|吟着,手插进头发,乱了……全特么乱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