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2章 荒野大采购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表姐……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还没说完,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巨响,仿佛晴天打雷一样。

    我外出查探了一下,原来是海盗们在对着密林开火。一排排的火炮拉拽出白烟。落在密林中,数不清的鸟儿惊飞,遮蔽了半面天空。很多小动物在惊慌的逃窜着,一株株大树在硝烟中倒下。冒起了黑烟。

    好在距离我们还有很远很远,我们半点波及都受不到。

    我有一刹那的恍惚,这就是人类对自然的侵占和破坏吧,千百年来重复了无数次……

    火炮很快就停止了。被轰击过的地方满目疮痍,原本郁郁葱葱的一块密林,变成了癞痢头,一派凄凉的景象。

    海盗这是在做什么?发现死去的同伴后,拿大自然泄愤?

    “他们在炫耀!炫耀自己的武力!”苏姗说道:“一个人越炫耀什么,其实就是越恐惧什么。他们在害怕!”

    “唔!”我竖起大拇指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!”苏姗掏出一张枯黄的芭蕉叶子,上面划了好多的字迹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哑然失笑,这里面写满了人员和任务分布,还有很多的规章制度,甚至还有不能随地吐痰之类的……看得出苏姗很费心,不过这个有用吗?我们是在荒岛,不是朝九晚五穿着职业装,坐在空调开放的写字楼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没用?”苏姗轻轻说道:“开始的时候,确实没用,但是现在,这是必须的!我们现在已经有接近二十人了!开始的时候,只有我们五个,虽然我们没有直系的血缘关系,但是我们大家都非常爱你!从狭义上来讲,我们四个人组成的,叫做氏族!你是我们的王,你也可以理解成父系氏族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,我们的人数在飞快的扩张,从五个人变成了十九人,我们和另外那些人,并没有直接的关系,只是以地域居住为纽带而已,现在这种情况,叫做社会群体!”

    “祖先有句老话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即便是我,也不可能完全猜到另外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。人都是自私的,有时候为了保护自己,面对选择的时候,很容易就会选择利己,而伤害到集体的利益。只是我们五个的时候,还没有问题,因为我们的爱,就是最强大的规则!可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制定秩序,保障我们的生活机制能够正常的运作,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我们每个人的利益,实现个人价值。其实,这就是法律出现的真正意义!”

    我看看四下无人,粗鲁的把她搂过来,在她脸上亲了几口,她怕痒的左右躲闪,咯咯笑着,伸手摸了摸我粗粝的胡渣。

    “回去我帮你刮刮胡子!现在,你先听我说!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法律,就是王的意志,你是我们的王,你有保护我们的责任,我们也有服从你的义务!我们的生与死,都在你的一念之间,所以,请你务必要照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苏姗,她脸红了一下,小声说道:“我听到那几个女学生交谈,她们迷死你了,争先恐后的要向你献身呢!你可要注意,她们都被海盗那啥过,千万不要被传染了什么病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坏笑一声,捏住苏姗白玉一样的俏脸:“你是不是吃醋了!”

    苏姗仰着脸,媚眼如丝的看着我,挺了挺傲人的胸膛:“就是,怎么样?你能把我怎样?”

    “善妒的女人,要接受惩罚的……”我身体里面的火在燃烧,嗓子很干,我感觉我必须做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我的手弯曲成爪,抓向苏姗挺起来的胸膛,她不但不躲避,反而故意往前迎了迎。

    眼看我的手就要抓住那一对柔软的丰盈,我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咳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还维持着手向前抓出的姿势,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陈丹青皮笑肉不笑的站在后面,看到我转头,她嘿嘿两声,手往前赶苍蝇似的挥了挥:“继续啊!当我不存在好了!”

    我能当她不存在嘛……

    陈丹青拿过我手里的芭蕉叶,看了看苏姗所写的,啧啧点了点头:“还不错,我再加一条!大家最好照顾一下其他人的感受,不要做一些精虫上脑有伤风化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低眉臊眼的回了藤房子,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。

    会上,我宣读了苏姗罗列的条款,总之就是大家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,我的意志就是法律,有意见的,可以主动离开这里。然后是各种卫生制度,不能随地大小便,大姨妈来的时候,不能去温泉里面洗澡,不能随意发生那种关系……

    这一条陈丹青有很合理的解释,岛上可没有妇产医生的,万一有了,那就是一尸两命……

    最后,我说了一下目前我们最需要做的事情,由于人员的增多,资源也变得极度紧张。水源倒是不用担心,我多开凿几个蓄水池就可以。但是食物的问题是迫在眉睫的,除了食物,还有住所。我们现在人太多了,房子已经住不下了,必须要多建造几所房子。

    我带了四个女生,再加上陈丹青和萧宁儿,专门负责食物的采购,剩下的人,由安琪和李美红领导,负责新房子的建造。另外一个男人路德,伤还没好,啥也帮不上了。

    分配好了,我带着她们出发了。一路上,陈丹青始终跟在我的身后,我总担心她在背后打我的闷棍,心里也提防着,可是她就是不出手,一直在后面跟着,弄得我心里那根弦老是紧绷着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这样煎熬,比起直接让她打两下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错了!真错了!”我把她拉到一边,陪着笑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你哪里错了?”陈丹青故作懵懂的看着我:“你会有错?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……”我一脸的沉痛:“我错在太心疼表姐,不想让你遇到危险,我错在低估了表姐强大的实力,以及那颗不畏艰险的赤胆忠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拍马屁!”陈丹青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拍马屁!”萧宁儿怀中的神农怪声应和。

    我算看出来了,这货学说话学的倒是蛮快的,就是好话一句没学。

    这时候,琳娜叫了一声,我顾不得和陈丹青再说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停留在一棵一人多高的小树前面,激动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棵树倒是挺漂亮的,枝繁叶茂,上面结满了红红的指甲盖大小的果实,以前我也有看到过,但是并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吃。

    琳娜说了几句,其他的外国女生纷纷点头,琳娜采摘了几颗红果,掰开后仔细的嗅了嗅,脸上显出困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拿着红果来到我的面前,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宁儿翻译了一下,说琳娜见过这种植物,这种植物叫做火棘,俗名叫做救命粮,果实含有非常丰富的维生素,这么指甲盖大小的一枚果子,里面含有的维生素和营养就可以抵得上一棵苹果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的果实,和她以前见过的,还是有些区别的,所以她并不能肯定,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她所认识的火棘。她担心误导大家,所以只能让我来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嘛!”我拿起一枚果子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塞进了神农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下|流!”神农开始被吓了一大跳,惊魂初定后咂咂嘴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跺脚娇嗔着我,她这才明白,我给鹦鹉起名字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没那么容易死的!”我笑了两声,手托着几枚红果,伸到神农的面前。它眨眨眼睛,低头啄食起来。

    “妥了!它一直生活在这里,如果这果子有毒,它肯定不会再吃啦!”我打了个响指,一指那棵树:“打包!”

    女人们开始采摘果实,我爬上附近的一棵大树,四下瞭望,心里暗暗规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打算更深入一些密林,去猎取大型的动物。

    以前我不敢,因为我只有一把斧子,现在,我有一把M16在手,心就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动物的皮毛,可以做成褥子,肉经过熏制之后,储存期比较长,还有上次的熊油也用完了,其实油这个东西,在野外生存的时候非常的有用,引火,润滑,甚至木材和皮子的处理,都需要用到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事情,我肯定不可能让女人们跟着,我带她们出来,只是让她们初步熟悉一下丛林,步子不能迈的太大。

    我从树上滑下来,看到琳娜又摘了一下火棘的叶子,我问她这叶子有啥用,她说了几句。我的翻译官萧宁儿羞红了脸,在我的追问下,告诉我这玩意对付大姨妈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看起来琳娜她们学的生物还是有点用处的,我带着她们在密林里面转悠了一圈,并没有太深入,但是也找到一些可以食用的野果。还有一种西谷树,据她们说,这个树树干上面的淀粉非常多,经过加工之后,可以做出大米饭一样的效果。但是具体这棵树是不是她们所认为的那种树,还有待考证,毕竟她们只是在书上看到过。

    我大手一挥,说了句实践出真知,砍了一段树干让她们带着,然后护送她们回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我假装撒尿,甩掉了一直监视我的陈丹青,自己扛着枪,朝着密林深处进发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