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1章 无衣夜舞(五百票加更)

    刚才电光一闪,我看了一眼了身后那些女人,当时没觉得异样,可是闪电映出的那一幕。在脑子里回放了一下,却吓出了我的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我记得很清楚,我一共救出了九个女生,她们虽然高矮胖瘦不一。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她们都没穿着衣服的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闪电映照之下,我看到一个穿着衣服的人,站在队伍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当时我光顾为着幸存而高兴了。都没有多想,现在猛地意识过来,立刻明白什么叫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悄悄的混在我们之中,若是他想杀我的话,我糊里糊涂的就会着了道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下开枪的危险性太大,我屏住呼吸,攥紧了匕首,积蓄着全身的力量,等候着下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,下一道闪电终于到来了,闪电映照之下,我扬起匕首,冲着那个站在队伍尾端,穿着衣服的黑影刺去。

    我的匕首刺在了空气之中,用错了力道的我手腕差点脱臼,我借力蹲伏下去,飞快的滚到一边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很快,那些女人惊恐的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,一道电光再次劈下,我正要再次扑击,却惊讶的发现,那个穿着衣服的身影,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雨水冲刷着我身上不停冒出的冷汗,我不敢回去了,我怕把那个鬼魅一样的家伙,带回我们的洞天,于是我冒着雨,随意找到一个山洞,带着她们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山洞里面弥漫着一股潮气,雨水打在洞口,水花不停的溅进来,在低洼的地面上聚集成了小水坑。她们赤着脚泡在水里,咯咯咯牙齿打颤的声音不停的响起。

    闪电划过长空,我看到她们呆呆的蜷缩在一起,表情木然。

    我知道,她们这些学生,遭遇了这段时间非人的摧残,身心肯定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。再加上语言不通,她们并不清楚我要对她们做什么,所以现在她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彷徨无助,我非常的理解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喷嚏,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,嗖嗖的凉。我叹了口气,我尚且感受到寒冷,她们身上都没衣服,肯定更加的寒冷。

    必须要想个办法了,否则缺医少药的我们,即便遇到感冒风寒这样的小病,都有可能被夺走生命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踏破水面的声音,让她们牙齿打颤的声音更响了。

    我拉起一个女人的双臂,牵着僵硬的她,来到另外一个女生的面前,把她们两个的手臂交织在一起,让她们身体紧紧相拥,牵着她们两个来回的走动。

    紧紧相拥,可以锁住身体正面的温度,来回走动,可以始终维持血液循环。这是没有办法中唯一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我依样画葫芦的,把其他几个女生也结了对子,示意她们不停的走动,但女生是单数啊……

    最后剩下一个个子很高的金发女生,孤零零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唉,我只能做这个雷锋啦!

    我抱住这个女生,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看我只是紧紧抱住她,并没有做出别的事情,她渐渐放松下来,试探着反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她的个子几乎和我一样高,冰冷的皮肤蛇一样贴在我身上,胸口的软肉顶着我,随着我们身体的接触,上面的两个点渐渐的变硬。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热热的喷在我的脸上,长长的金发,不时扫过我的脖颈,痒痒的。

    随着她身体的变化,我也有点自然反应了,某个部位在充{}血,她感受到了,轻轻把发烫的脸贴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知道,现在我要了她的话,不但不会遇到阻力,她甚至会非常的配合我。其他的女人,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能!不是我痿,而是那样做的话,我和海盗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稍微离开了她一些,她敏感的察觉我的离去,身体微微一震,似乎非常的恐惧。

    我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,她僵硬的身体渐渐柔软,把头伏在我的肩膀上,有热热的液体滴落在肩膀那里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我们的脚步杂乱,我怀中的女孩子忽然抬起头,在我耳边婉转而歌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居然很好听,带着一丝轻微的沙哑,有点席琳迪翁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她的歌声中,杂乱的脚步渐渐变得整齐起来,闪电亮起的时候,我看到她们在踏着轻盈的舞步,旋转,旋转……

    怀里的女生带动着我的脚步,渐渐跟上了拍子,舞步飞旋间,我们和旁边两个女孩一个交错,怀里的女生推开了我,我正在愕然,另外一个身体紧紧拥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女孩的歌声停止,换上现在怀中的女孩开始歌唱,我们脚步不停,摩擦摩擦,似魔鬼的步伐,我不停的被她们交换着,不知何时,风停雨歇,潮湿而清新的空气进入山洞,我们停止了舞蹈。

    星星在水洗过的天空,愉快的眨着眼睛,草木露出隐约的轮廓,树叶上的积水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,空灵悠远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们,开始向洞天进发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我像是神经质一样,走着走着就是一个猛回头,时不时的掏出匕首,映照一下身后。

    但是后面一直安静,甚至让我怀疑,昨夜那个穿着衣服的人影,是不是特么的过度紧张产生的幻觉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们进了洞天外层的山洞,谨慎的回头观察了很久,也没发现什么,这才带着她们来到了洞天的入口。

    我看到安琪和萧宁儿两张小脸蛋,就在洞口那里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发现我的身影,两人欢呼一声,把藤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先让她们把几个女生拉上去,然后自己才开始往上爬,快要到达洞口的时候,我停下攀爬,小声问道:“陈丹青醒了没有?”

    安琪和萧宁儿拼命的冲我眨眼睛,我心知不妙,陈丹青阴测测的声音在头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!乖表弟,快上来,姐姐好好疼你!”

    “疼你,疼你……”神农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一边应和。

    我很了解陈丹青,她用这种口气说话,就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,我要上去,她不得把我扒了皮啊!

    这个苏姗,不是说好了帮我好好开导开导陈丹青嘛!怎么就没办好呢?

    “上来吧!逃避解决不了问题的!”苏姗笑吟吟的脸孔从洞口出现,对我不停的使眼色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,是让我放心的意思,我这才踏实了一些,干笑道:“谁逃避了?我为啥要逃避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上来!”陈丹青悻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来就上来!”我嘴硬的说了一句,忽然伸手一指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几个人急忙抬头,我趁着这功夫,蹭的一声窜了上去。

    结果我发现自己白担心了,人家陈丹青正给那些女生发衣服呢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安琪抽空设计制造了好多的草裙,用芭蕉叶和麻还有藤什么的,稍微粗糙了点,但是也别有一种野性的风情。

    藤屋里面的火焰熊熊燃烧,蘑菇肉汤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女生们和琳娜还有路德紧紧拥抱在一起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她们毕竟还只是一群未经世事的孩子,这次出来旅游,大部分的同学老师都死在那次海难里面,幸存的这些人,又遭遇了海盗,现在仅剩她们十一个人,还都是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。

    当她们平静一些之后,陈丹青招呼她们快点去喝汤,滚烫的肉汤渐渐舒缓了她们的情绪,苏姗在一边和她们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苏姗的智商和谈话技巧,很轻松的让这些女生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首先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,海盗们当初为什么要离开,后来为什么要回来。

    那些女生对这个问题,也不太清楚,只有一个女生说,她似乎听海盗交谈过,说过恶魔岛这个词。

    她们被海盗囚禁起来,作为xing奴,而那些男生,都不知所踪了。海盗带着她们,还有邮轮上的物资,逃命似的离开了荒岛,她们感受到船舶的晃动,知道重新到了海上。

    海盗们只是把她们当做了泄{欲的工具,不可能对她们说什么的,她们也没感受到什么异常,就是有一天忽然得知,她们又重新回到了这座荒岛上。

    然后海盗们似乎都变得很狂躁,对待她们更加的凶残,有一个女生,就是被他们做那种事情的时候,活活虐杀的。

    她们心惊肉跳的活着,本来以为谁也逃不过悲惨的命运,没想到在这个漆黑的雨夜,我像是战胜恶龙的王子,把她们从海盗手中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着,几个女生用异常崇拜的目光看着我,我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轻的要飘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陈丹青冷笑着看了我一眼,她的目光寒彻如冰,让我菊花一紧,重新回到了现实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