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0章 月黑风高夜

    随着我的行进,漫空星星被乌云遮盖,渐渐隐去,起了风。天与地之间陷入了彻底的漆黑,我感觉这是那些海盗作恶太多,老天爷都在帮我。

    借助这突如其来的黑暗,我蹑手蹑脚的向着邮轮前进。我的脚几乎是平趟着地面滑行的,在风声的掩护下,绝对不可能被人发现的。

    这艘邮轮,我已经悄悄潜入过好几次。所以我轻车熟路的直奔水密舱断层。

    即将接近船体的时候,我忽然闻到一种淡淡的气味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紧张的心脏差点没跳出胸腔。

    那是尼古丁的味道,长年累月烟不离手的男人,身上会有那种味道,他自己不会注意,但是不抽烟的人,对这个味道非常的敏感。

    有人!而且这个人距离我并不远!他就在我的上风头!

    我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动作缓慢的趴在了地上,细细观察着。

    我推测,海盗具有一定的军事素养,他们不像怀森那些人一样,大咧咧的在船上高枕无忧,他们应该是派出了哨卡,隐藏在船只的出口,秘密监视着。

    幸好现在漆黑一片,哨兵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有利有弊,我也看不到他在哪里。

    我深深呼吸,努力平复刚才受到的惊吓,弯腰捡起了一个小石子,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咚……船舱内发出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这一招投石问路,被武侠剧都特么拍烂了,用起来才知道,并无卵用。

    那个人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是睡着了还是他足够冷静呢?我迅速的判断着,心里更倾向于后者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人睡着了,呼吸声会变得大一些,长一些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趴在地上,脑子飞快的转着,想要破解眼前的僵局。

    风刮得更猛了,风声中,忽然夹杂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这声音明显来自于那些女生,我心里更加的焦急,却实在没有办法,判断那个人到底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我听到一声细不可闻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衣物轻轻摩擦的声音,应该是这人一个姿势坐的久了,稍微变换了一下姿势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细微的一个声音,就暴露了他的所在,我已经听出来了,他就在我的右前方。

    那么,就拼了吧!暴风雨不定什么时候会来,闪电会暴露我的身形。

    我把身体调节到最放松,像是蛇一样,悄悄的向前蠕动。

    几米的距离,我缓慢的爬了好几分钟,那股尼古丁的味道,更加的浓厚了。

    我一寸一寸的拔出海事刀,左手握住了打火机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火光骤然亮起,一个健壮的海盗,就靠着舱璧,坐在前面一米之外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骤然亮起的火光,让他脸上显出极度的惊愕,然后这惊愕就永远的定格。

    火光亮起的瞬间,我飞扑了上去,海事刀飞快的划过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鲜血淋了我一脸,我恶心的揪着他的衣服,擦了把脸,迅速的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一把M16,我卸下弹夹清点了一下,弹夹是满的。

    我把枪调成了单发模式,枪法并不是我的强项,我必须要节约子弹。而且这是在船上,能不开枪就要避免开枪,船体都是精钢的,万一打不到人,子弹撞在舱璧上,很容易造成跳弹,到时候弄个自残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收获了匕首一把,打火机,还有一个三角急救包。我重新收拾了一下身体,贴着舱璧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我很快就来到了检查舱门前,我把门推开一条缝,外面只亮着一盏微弱的灯,昏黄的灯光下,过道里面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钻了出去,把耳朵贴在地板上,仔细的听了听。

    有隐隐的响动,从前面转角处传来。我闪身回了检查舱门后面,轻轻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两个海盗有说有笑的从转角走过来,经过了检查舱门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他们打开过道角落的一间屋子,走了进去,嘿嘿的淫}笑声和女人的抽泣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轻轻的推开舱门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没有关死,我轻轻推开一条缝,里面的墙角处,四个女学生被捆在那里,浑身不着寸缕,看着两个海盗,惊恐的抽泣着。

    两个海盗淫)笑着,边走边解开了裤子,露出毛茸茸的大腿。到了近前,他们用匕首割断了两个女生身上的绳子,一人揪着一个的头发,拉起了女生。

    左边的那个男人,用匕首轻轻蹭着女生的脸,女生吓得紧闭双眼,连连惊叫,这反而激起那个家伙的兴趣,匕首贴着女生的脸滑下,到了胸前的高峰。

    女人的那里受到刺激,雪白山峰上的红葡萄迅速的变大,泛起很多的颗粒,那人坏笑着,粗鲁的把女人翻转了过去,让她背对着自己,用力分开了她的双腿。

    右边的男人比他还要变{态,按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头,强迫她跪在自己的身前,挺动身体向前,想要让这个女人为他那啥。

    女人眼中屈辱的泪水滑落,闭着嘴头拼命摇摆躲避,男人恼羞成怒的说着什么,把匕首放在女人的脸蛋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女人的嘴巴终于张开了,这不是她妥协,而是她发现了如疾风一样扑过来的我。

    我左手一把扳住这个男人的头,右手的匕首平顺的划过他的脖颈,鲜血如同浓雾一样喷了出来,我毫不停留的将匕首刺入另外一个男人的后心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和两个女生,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声,我心里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尽管刚才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,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算因此而暴露,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。

    我拉起四个女人,转身冲出了舱房,一脚踢开对面一间房子的房门,闪身进去,打手势示意她们闭嘴。

    四个女生已经认出了我,也知道我并不是海盗一伙的,她们眼中闪过了惊喜的光芒,紧紧咬住自己的手,不敢发出一点声息。

    我让她们四个躲到转角,自己把匕首咬在嘴里,纵身一跃,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房门的后面,是一个过道,我的身体舒展开,可以用单臂和双脚平平撑在上面。

    我的右手举起枪,从下面房门的间隙,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杂乱的脚步声很快响起,两个海盗叫嚷着推开了房门,看到里面倒在血泊中的同伴,他们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拔枪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,子弹从背后穿入他们的身体,一个脑袋开花,直接扑街。另一个腰上中了一枪,被我补刀一枪杀死。

    我知道,枪声一响,就意味着战斗的打响,我静静的等候着,可是等了好一会,居然再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其他的海盗呢?他们返航搬运物资的时候,我清点过,一共是十七个海盗,刚才我在水密舱杀死一个,现在杀死四个,应该还有十三个海盗,包括我那位山东捞乡在内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们都不在?去了哪里?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反复思量了,冒险的念头占据了上风,我拉出四个女生,示意她们跟我走。

    语言无法交流,四个女生着急的指着过道另一端的房门,叽里呱啦的说着。

    看到我无动于衷,一个女生忽然冲过去,拼命踢着房门。

    那房门居然被她一脚踢开了,女生冲进去,我紧随其后,就见到五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生,被绑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其他的海盗去了哪里,但是我本来就是为了救人而来,现在任务已经达成,我毫不犹豫的带着她们进入了检查舱门。

    我让她们手拉着手,跟着我跑过水密舱,哗哗的雨声,还有闪电闷雷,在水密舱的断裂处出现,外面下着暴雨。

    我们一头冲入了雨水当中,我看到对面的海盗船上,似乎有隐隐的亮光。

    据我猜测,其他人可能去海盗船做什么事情,只留下了五个海盗在这艘船上,全都被我杀了。

    感谢暴雨,让那些人滞留在了海盗船上,同时也完美的掩盖了枪声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就是个火车头,带着九个红果着身体的外国女生,沿着石壁跌跌撞撞的前行,不时有人滑倒,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,但是她们随我前行的步伐,却始终没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洞天的洞口,已经遥遥在望了,我紧绷着的心放了下来,蛮有成就感的回头看着她们,举起双手装逼:“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闪电闪过,亮的要刺瞎眼睛似的,我吓得一缩脖子,难道装逼真的会被雷劈么?

    忽然之间,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回忆刚才闪电亮起一刹那的所见,我脑子里面轰了一声,反手拔出了匕首,贴着石壁一动不敢动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