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9章 给你我的全部

    在海平面上,出现了一艘船!

    尽管这种情景,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了梦中,期盼突如其来的救援。但是这艘船,却实在让我气馁。

    这艘船,我太特么眼熟了……

    这是海盗的船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又回来了!

    这实在是个天大的坏消息。我背上一口袋海盐,拿上锅碗瓢盆,转身跑进了密林。

    其实我特别想留下来,想办法潜入他们的船只。刺探他们为什么又回来了,他们到底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很遗憾,我特么英文太差劲。就算冒险冲上去,也听不懂他们的话。所以我躲在一棵大树上,眺望着他们,看到他们的船停靠在岸边,看到他们来到甲板上,重新把物资搬运回邮轮,我感觉,他们打算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那些学生,全部都是女生,一个男人都没有,这些女人的身上,没有半点的衣物遮蔽,全部都是一丝不挂的,上面那些斑驳交错的伤痕,以及她们脸上那种痛苦而麻木的表情,让我心里像是堵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用手狠狠的抓了两下头发,强迫自己转过头,不去看那些女人绝望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取下了东西,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辛苦啦!”

    怪腔怪调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,我抬起眼皮,就看到神农趴在萧宁儿的怀里,歪着脑袋,萧宁儿正得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刚才是神农在和我说话,这货的学习能力倒是蛮强的。

    要在以前,我肯定不会吝啬对萧宁儿的夸奖,但是刚才那些女生的惨状,让我实在没心思和她逗贫,我默默点了点头,扛着东西进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萧宁儿抱着神农追了过来,关切的问道:“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其他正在忙碌的女人,听到萧宁儿的话,也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把海盐和锅碗放在地上,叹了口气:“他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?”陈丹青眼睛瞪大了:“海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心事重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!”安琪安慰我:“我们这里这么隐蔽,他们找不到我们啦!”

    “嗯!找不到我们!”我并不想让她们知道那些女人的惨状,有时候蒙在鼓里,比残酷的真相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我随口应了一句,告诉她们不必担心,我会做一些相应的安全措施的,但是最近,不许她们任何人出去。

    叮嘱完之后,我真的感觉很累,一个人默默的去了温泉,噗通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温暖的水流包绕了我的全身,却冲不走我心里的煎熬,我闭上眼睛,心里的两个小人又开始打架。

    一只柔软的小手,忽然摸了摸我的脸,我睁开眼睛一看,苏姗坐在了我的旁边,把两条修长的腿探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事,你没对我们说实话!”苏姗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:“说说看,也许我能帮你打开心结!”

    我知道,以苏姗的聪明,我根本就瞒不过她,而且,我现在非常的郁闷,很需要她帮我做个心理疏导,听听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我把海盗船上受难女生的事情,对她讲了出来,苏姗美眸眨了眨:“你想救她们,却又担心自己出了事,没人照顾我们,所以你非常的为难,你的良心在受到煎熬,对不对!”

    我点头,示意她说得到,苏姗伸手,轻轻抚上我棱角分明的脸,幽幽说道:“我越来越感觉,我这么多年的坚守,没有放纵自己,就是上帝给我的启示,告诉我等待你这样的男人!”

    她的手指停留在我的嘴唇上,微微移动,痒痒的,她凑近我的耳朵,细语道:“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!顾虑太多,你就不是你了!记住,一个人只有坚定了信念,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力,曾经有人问过一个打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,是什么让你超常发挥的。他说,三个字,我想赢!”

    她嘴里热热的气息钻入我的耳朵,我很痒,一把扳过她的头,盯着她说道:“你希望我去?你不担心我的安全?”

    苏姗闭上眼睛,喃喃的说道:“不管我希望还是不希望,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,你现在心里的困惑,其实只是自我保护意识,很快,你的本我就会战胜自我,不管你信不信!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悄悄滑下去,控制了我第二个大脑,微微开启了樱|唇:“在你没有离开之前,请不要留下遗憾!我要给你我的全部!”

    水面反射着辚辚的阳光,她两片微张的湿润红唇间闪耀着雪白的牙齿,雪白如大理石雕琢的脖子仰着,上面沾染着几滴水珠,像是呈露的荷叶,在等待我的采撷。

    不要留下遗憾!我默念着她的话,刚才的纠结一扫而光,整个人一下子通透起来。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,就算我再犹豫,始终还是会决定去的。

    是死是活,至少我尽力了,不会留下遗憾!

    苏姗的手轻轻动了几下,我忍不了啦!伸出颤抖的手,正要撕掉苏姗胸口的芭蕉叶子,忽然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几个女人就围在不远处,表情各异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下|流!”陈丹青铁青着脸,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下|流!”神农怪腔怪调的跟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就是脸皮再厚,也有点讪讪了,我叹了口气,想站起来,可是下边有个零件还不安分着,所以我只有闭上眼睛,躺在水里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真的要去吗?”安琪这话透露了一个讯息,她们居然全部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闷闷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萧宁儿咬着嘴唇,眼泪在眼眶里盈盈打转。

    “虽然可是,但是必须!”我深沉的开启了装逼模式:“若是不去,我永远都无法原谅那个懦弱的自己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陈丹青盯着我:“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说的话!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还有一些应该去做的事情,可惜被你们打断了……我心里吐槽,却听到陈丹青下一句让我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一下子瞪起来了:“大姐,你不要添乱了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什么添乱!”陈丹青瞪着我:“就你小子那蹩脚的英语,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说什么,你不是想找他们为什么回来的原因吗?我就是你的翻译啊!”

    陈丹青的表情很坚决,我对她非常了解,一旦她露出这种表情,那么事情根本没有转圆的余地,就连我大爷她亲爹来了都不行!

    “好!”我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但是到了那里,你必须什么都听我的,绝对不可以擅作主张,否则我就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会的!”陈丹青矜持的点点头,转身回了房子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房子之后,陈丹青已经从木柴中挑出一根粗壮的木棒,正在挥舞比划。我也真是无语了,她以为自己是谁啊……

    整个下午,女人们把我簇拥在屋子里,我受到了此生以来最隆重的对待。

    有的捏肩有的捶腿,还有的唱歌给我听,各种叮咛嘱咐,把我的耳朵都磨出茧子了。

    时光在温柔乡中飞速的流逝,天色渐渐黑暗下来,明灭的篝火把我们的脸孔映的红红的,我站起来,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啦!临走之前,每人给我一个爱的抱抱!”

    萧宁儿第一个扑进我的怀中,胸前萌动的柔软紧紧顶着我,她踮起脚尖,在我脸上印了一个吻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宁儿等你回来!”

    安琪紧随其后,抱住我之后,红着脸在我脸上亲了四下,正好是十字架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安琪……安琪……”她哇的一声哭了,哭的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苏姗抱住我,在我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会帮你开导她的!”

    这个小妖精!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!我在她丰满的翘tun上拧了一把,给了她一个暧昧的眼神。

    然后李美红她们,最后路德挣扎着要起来抱我,我急忙把他按趴下:“你就不用了!”

    我仔细的检查了一遍,没有子弹的猎枪背在身后,斧子别在腰上,海事刀插在鞋上,活动了几下,都很稳固。我对陈丹青招招手:“走啦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照顾好自己!”陈丹青干脆利落的一甩长发,很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身的时候,我一个箭步窜到她的身后,竖手成刀,砍在她的后颈上。

    她软软的倒在我的怀中,我把她交给了苏姗。

    “记得开导她!”

    星光闪耀,林间鸟虫鸣叫,我贴着石壁,朝着沙滩进发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