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8章 鹿死谁手(打赏过一百加更)

    我撕开了他的衣服,看到他肩膀后面,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,子弹是炸子。穿透力很差,遇到骨头后,会造成更大的伤口,而且弹片会四散。处理起来非常的麻烦。

    以现在岛上这种条件,他最幸运的情况就是肩膀废了,最大的可能是伤口感染而死亡。

    但此刻已经没时间考虑这些了,我撕下他的衣襟。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挥拳把他打昏了。

    刚才我们全神贯注的奔跑逃亡,在这种情况下,他意识不到疼痛,可是现在,剧烈的疼痛会让他痛苦的叫喊或者呻`吟,就会让我们的危险系数成倍增加。

    所以我宁可打昏了他,背着他赶路。

    那些人闯入密林的脚步声响起,但就算他们纵`横七海,可在密林中,根本就和普通人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我轻松的摆脱了他们,若不是有路德这个大累赘的话,我甚至有时间弄几个小陷阱,给他们找找乐子。

    我仔细抹去所有的痕迹,气喘如牛的回到洞天,安琪正在湖边逗神农玩,转头看见我,她错愕的张大了小嘴,哇的一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安琪泫然欲泣的模样,我忽然醒悟,刚才背着路德,他身上的血大部分都流到我身上了,所以看起来我比他伤势都严重似的。

    要是情况不那么紧急的话,我没准会假装晕倒,也许能骗到安琪的人工呼吸什么的,但是现在我实在没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我简单的说了一句,背着路德直接冲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正在编织房子的女人聚拢过来,看到我和路德身上大量的血迹,她们惊慌的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解释了!”我把路德抱到壁炉前面,沉声说道:“我需要热水和干净的布条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把路德翻转过身,让他趴在地上,用长藤把他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琳娜叫嚷起来,虽然听不懂,但意思我明白,我告诉苏姗,让她转告琳娜,我这是在救人。

    我掏出海事刀,在火上翻转烤了几下,在路德的伤口上一划,一股鲜血雾状喷出,喷了我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我用刀子一剜,一块小小的弹片掉了出来,我飞快的切割着,一个个散碎的弹片被我挑出来,路德的伤口越来越大,鲜血哗哗的泉涌而出,正好陈丹青端来了一锅热水,我用布条蘸上水,仔细擦拭他的伤口,路德睁开眼睛惨叫了几声,又疼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确定我再也找不到新的弹片的时候,我抓起旁边的猎枪,把仅剩的那颗子弹退出来,小心的卸掉底壳,把火药均匀的倒在他的伤口上,迅速点燃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,焦臭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开来,路德肩上流不止的鲜血是止住了,他浑身一震,整个身体在地上打了个挺,然后死鱼一样趴着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,他能不能活下去,就要看他自己的运气了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早就扭过头不看了,一切结束之后,她们才焦急的问我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疲惫的摆摆手,走出去把自己浸泡在温泉里面,恢复了一点精力之后,才开始讲述我和路德的遭遇。

    苏姗把一切翻译给了琳娜,想了想,对我说道:“他们为什么会着急离开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想回家啊!你们不想吗?”我觉得她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怪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苏姗摇了摇头:“我看过一片论文,是分析海盗的犯罪心理学的,长期漂流海上,这些人的亲情观念非常的淡薄,你见过会把钱交给家里的海盗吗?他们宁愿把钱花在码头上的女支女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但那又怎样呢?”我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姗皱眉想了一会,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一下。我总感觉,海盗拥有武器,你也说过他们有电锯,这些工具,完全可以让他们对密林进行探索……但他们没有!”

    陈丹青好奇的问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探索荒岛呢?”

    苏姗摊开双手:“我说了,我只是分析而已,我总感觉,他们似乎对于这座荒岛有些恐惧,所以才急急忙忙的想要离开的。要知道,没有仪器的指引,在海上航行非常的危险,他们应该非常清楚这一点,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急着离去呢?”

    苏姗的分析,确实有几分道理,但是我们也清楚,我们不可能得到答案的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的时候,路德发起了高烧,这是非常关键的时刻,发烧是人体对抗感染的自我免疫反应,若是他能撑过去,就算是捡回这条命了,若是撑不过去……

    看起来,他的情况很可能是后者了,傍晚的时候,他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,脸上毫无血色,眼睛没有一点神采,失去焦点的目光,在我们脸上缓缓扫过,嘴唇蠕动了几下,仔细去听,似乎是在说。

    海婆蜜……

    他的呼吸,变得越来越细微,我叹了口气,拎起斧子,离开了洞天。

    我打算去打猎,主要还是想弄点鲜血,现在路德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失血过多。

    如果在文明社会,他可以输血来挽救,可是在这里,我只能试试猎杀野兽,用动物的鲜血来给他补充一下了,

    我的目的是距离最近的那块湿地,因为附近的动物,会来河边喝水,也许就能碰到运气,猎杀一两只。

    我沿着河流,仔细的寻找蛛丝马迹,如动物的脚印或者粪便,走了一段,终于被我发现了几个蹄印。

    这蹄印浅浅的如同梅花盛开,从大小来看,这动物的体型还不错。

    溯水而上,我很快见到了这个动物,只不过,它倒在地上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成年的鹿,头上的角很大,分支很多,我记得以前在动物世界上看到过,这种鹿叫做红鹿,是一种快要绝迹的珍稀动物。

    这种动物虽然是食草的,但是战斗力非常的不俗,它们头上的角就是武器,据说一头成年的红鹿,可以用角顶死一只狼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头鹿就静静的躺在地上,让我奇怪的是,周围的草丛很平顺,这说明这头鹿并没有经过激烈的搏斗就死了。

    我警惕的走过去,用斧子翻转了一下红鹿的尸体。

    它的身体上,没有其他的伤口,唯一的伤口在它的脖颈上,是两个圆珠笔粗细的小孔。

    这个就有点诡异了,只是这么不起眼的两个小伤口,就让这头和水牛一样大小的红鹿死去吗?

    难道是毒蛇?也不应该啊……蛇杀死红鹿,应该是为了进食,可是这头鹿却一样不缺的躺在这里,难道那蛇杀死它,只为了过瘾么……

    我凑近两个小洞仔细观察,忽然发现,伤口的血肉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我压压红鹿的身体,还很软,甚至还有一丝热气,这就说明它死的时间还不长。但是那两个伤口,却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呢?

    想不通为什么,我也不敢取鹿血,万一真是毒蛇咬死的,路德岂不就中毒死翘翘了!

    不过鹿皮我是不会放过的,这玩意应该比熊皮要好很多的。

    我掏出海事刀,刀子轻快的在它肚子上划了一刀,正要开始剥皮,我忽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头鹿……为什么没有血?刀子划开它的肚皮,我忽然浑身一震。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!

    按说刚死去的鹿,身上的鲜血还有很多才对,可是为什么,这只鹿的血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猜想从我心中闪过,我情不自禁的的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难道这鹿,是被……密党杀死的?

    这唯有这个推想,才使一切变得合理起来。

    这头鹿甚至还没搏斗就死了,身上的鲜血不翼而飞,脖子上的伤口……

    我思索的时候,一只兔子探头探脑的从一棵树后面露出来,它大概没见过人类,很呆萌的站在原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手脚,我活捉了这头兔子,拎着它回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几口新鲜的兔子血灌下去,路德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我们的房子正式完工了,藤条编制出精美的花纹,看上去更像艺术品。

    路德的身体也恢复了不少,虽然还非常虚弱,但至少可以撑起精神,和大家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去了一趟海边,因为海盐必须要补充了。

    我发现,那艘海盗船已经不见了,地上遗留着几段原木,显然他们就是用滚木法离开的。

    邮轮倒是还在,可是里面像是被狗熊舔过一样,什么物资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但是我得到了一些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,这些东西也是我们目前稀缺的。要知道,我们现在吃饭还要用手抓……

    反正有这些东西在,我索性在邮轮上升起一顿火,开始炼制海盐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在洞天安居下来,完全可以多储存一些海盐,所以我在船上耽搁的时间长了点,直到夜色降临,我才背起很大一包海盐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我走上沙滩的时候,听到身后有点动静,回头看了一眼,立刻惊呆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