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7章 死里逃生

    三个人头,挂在已经折断的桅杆上,随海风摇摇摆摆,鲜血从上面滴落下来。惹得一群苍蝇围着它们嗡嗡飞舞。

    路德的一下子扭曲了,我手疾眼快的一把捂住他的嘴巴,把他的叫嚷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用问,我也知道这三个人头里面有他的同学。或者是基`友。

    我有点后悔带他过来了,本来只是打算找一个壮劳力帮我搬运东西,却没考虑到,海盗会杀人立威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就能知道。海盗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,在这荒岛上,更是肆无忌惮,比这更凶残的事情,他们做出来我都不会奇怪的。

    那些可怜的学生……

    路德在我的控制下拼命挣扎着,我捂住他,咬牙切齿的,表情狰狞,心里有一个带翅膀的小人,和一个头上长角的小人在打架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我狠狠一记手刀,斩在路德的后颈上,他一声不吭的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扛起路德,在密林边缘找了一棵树,把他绑在树冠上,抬手轻轻抽了自己一记耳光,骂了一句傻`B,扛着猎枪,重新回到了海滩。

    终究,还是带着翅膀的小人占据了上风,我决定去海盗船看看,若是方便的话,就顺手救几个人出来好了。

    我趴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,看着几十米之外的两艘船。两艘船与我之间,隔着一大片海滩,没有什么太大的遮蔽物,基本上可以一眼看到头。这种情况下,我必须迅速通过这片区域,还要赌一赌对方没有派出警戒。

    我悄悄活动了一下手脚,正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冲过这片沙滩,忽然看到海盗船上冒出几个人,我急忙又趴下去,屏住呼吸往外看。

    那几个海盗,从船上爬下来,又上了邮轮,十几分钟之后,他们扛着一箱一箱的东西从邮轮上出来,返回了海盗船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在搬运邮轮上的物资。这些家伙兴高采烈的,大声的喧哗着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他们想做什么呢?难道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船还能开动?搜刮物资之后,想出海返航?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这应该很有可能。以他们的性格,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的。

    若我的判断是真的的话,似乎应该抓紧把那些学生救出来。

    海盗们不清楚,我却很清楚,这里是百慕大,只凭一艘千疮百孔的破船,根本就无法闯出去。

    学生们随他们一起出海,只是殉葬品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,怎样才能救他们呢?我正在思索,忽然船上又出来了几个人,看到他们手中提着的东西,我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们拿着电锯,肯定是去伐木的,我现在所处的地方,是他们的必经之路。我吐槽着这些家伙装备还特么挺齐全的,向后翻滚,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密林。

    我解开路德身上长藤的时候,他睁开了眼睛,看他又要说话,我急忙捂住他的嘴巴,扳过他的头,让他看了一眼海滩上冲我们走来海盗们。

    路德愤怒的睁大了眼睛,我冲他比划了几个手势,然而效果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我叹息上帝他老人家为何要划分人种国籍,大家都用中文不是挺好的嘛!

    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就看路德的悟性了。我割了一大截长藤,把路德的双手绑上,冲他挤眉弄眼的提示了一番,然后解开了他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路德瞪大蓝眼睛看着我,一脸蒙圈。

    麻蛋外国人就是悟性太差,我也没时间解释了,抓住猎枪滑下了树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几个海盗已经拎着电锯,来到了密林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们启动了电锯,嗡嗡嗡的声音响起,开始伐树了。

    我已经确定,他们想出海了。他们的船已经搁浅,要想回到海中,只能是用最原始的滚木法,也就是用圆木垫在船下,一点一点的滚回去。

    一棵大树,在电锯的轰鸣中倒下,几个海盗开始修剪树冠,枝叶纷飞中,忽然听到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死刀!不许动!”

    我端着猎枪,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个海盗出来伐树,自然不会携带武器,对于我突然出现,他们表现的非常愕然,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捞乡,你介是干么哩!”山东汉子干涩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老天爷派来拯救我的翻译啊!我嘿嘿怪笑两声,脸一板:“捞乡,你钱万不要卵动呦。告诉他们,乖乖双手抱头,蹲在地上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我哗啦一声拉响了枪栓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越是凶恶的人,其实越怕死,那些海盗在山东大汉的翻译下,乖乖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,山东汉子还在不停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捞乡,你不要冲动,跟俺们走吧,俺带你去装笔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们出海吗?你们有把握闯出去吗?”我随口一问,同时指着长藤,拼命对路德使眼色。

    路德总算还不太笨,领悟了我的一丝,拿着长藤走上去,开始捆绑海盗。

    英国的年轻人,都受过童子军的训练,他的绳扣打的非常结实,几个海盗被捆在一起,又惊又怒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捞乡,我们……”山东汉子的话没说完,我已经把他的嘴用破布堵上了。

    我示意路德把所有人的嘴巴都堵上,然后用枪顶着他们,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他们身后,向着船上而去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空旷地带,枪声响起,打在我们前面的地面上,沙土飞扬。

    这警告味道的一枪响过之后,一个海盗的脑袋从油桶后面冒出来,举枪对准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心里暗暗庆幸,幸亏刚才没有冒险冲上船,这些海盗果然留有警戒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他们平时坏事做的太多,肯定警惕性比其他人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我掏出山东汉子嘴里的破布,说道:“告诉他,我要交换人质!”

    我并不担心山东汉子在翻译过程中捣鬼,因为这关系着他自己的性命,而且路德也能听懂他们的话,若是他说的太离谱,路德肯定也会有察觉的。

    山东汉子叽里呱啦的冲着船上叫喊,没过一会,红胡子约翰带着手下,出现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他和山东汉子开始对话,我留意了一下路德,他脸上的表情很高兴,看来应该是对方同意我们的要求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隐隐约约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,似乎有什么问题被我疏忽了。

    “捞乡,船长同意交换咧!”山东汉子冲我呲牙笑了笑:“泥说,咋交换?”

    我预想的就是这样,红胡子约翰一定会同意交换的。这不是说他多么义气,而是怕其他手下会寒了心。

    用除了泄`欲之外毫无用处的人质,交换得力的手下,这笔账他拎的清。所以我事先也考虑过交换人质的办法,并且自认为比较稳妥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那一丝不安还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但我没时间考虑了,我正要开口说话,船上的远角处,忽然有一点微弱的光芒,在甲板上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。我立刻明白刚才的不安从何而来,几乎没有半点犹豫,我猛地趴在了地上,一边翻滚,一边抱住路德的双腿,把他绊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我刚才站立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孔洞,木屑纷飞。

    是狙击手!红胡子他们埋伏了一个狙击手。我刚才的不安正是因此而来,因为他们答应的太爽快,一点讨价还价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不是狙击枪的反光镜无意中被我捕捉到,我甚至死了都是个糊涂鬼。

    我抱着路德在甲板上翻滚,密集如雨的枪声响了起来。红胡子他们掏出长枪短炮的,冲着我们开火,那位山东捞乡更夸张,居然一手冲锋一手手枪,双枪齐发。

    好在我开始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站在一块石头的旁边,我左右几个翻滚之后,滚到石头后面,石头被乱飞的子弹打的石屑乱飞,不过我们两个倒是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路德吓得脸色苍白,一个劲的说着买糕的,我心里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他们只需要包抄一下,我们两个就避无可避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趁着他们下船的功夫,赶紧逃跑,冒死冲入密林,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但要命的是,那个狙击手,他才是最大的威胁。以我们之间的空旷距离,我们这样跑出去,和自杀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枪声变得稀疏了,我仔细分辨了一下枪声,感觉他们在接近我们。

    我不能再等下去了,我宁愿被他们用枪打死,也不愿落在他们手中,被割掉脑袋挂在桅杆上。

    我决定冒死逃离,至于路德,语言不通的情况下,我也无法对他说什么,只能是指指自己的鼻子,食指中指飞快交错,做出奔跑的动作,能不能领悟,就看他的悟性了。

    路德懵懂的看着我,我叹息一声,脱下衣服,扬手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彭的一声枪响,紧随密集的枪声,我丢出去的那件衣服,被打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我顺手一拉路德,飞快的朝相反方向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已经打定主意了,若是他的手上传来稍微一丝阻力,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他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,路德比我想象中要机灵,他看到我丢出衣服,立刻往反方向跑,甚至比我还快上一些。

    求生的潜力,在这一刻被我们发挥到了极致,我敢说现在我们的速度,到奥运会上都能拿个名次,清脆的枪声密集如雨,耳边有呼呼的风声,我们两个如闪电一样冲入了密林,身边的路德忽然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鲜血从他肩膀那里渗出来,迅速的扩大,很快就染红了半边衣服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