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6章 新成员

    我个人对歪果仁没啥好感,并不愿带这两人回家,只有使出杀手锏,一头扎入了密林。

    借助茂盛草木的掩护。我迅速攀上了一棵大树,过了一会,这两个人呼喊着从树下经过。

    我生出一丝恻隐,这两个菜鸟。在林中这样百无禁忌的大声喧哗前行,和送死也没啥两样。

    我拼命告诉自己,心肠一定要硬一点,再硬一点。我转过头。不去看两人仓惶的背影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一转头,我却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一条碧蓝色的蛇,正顺着树枝向我迅速接近。

    单看它扁扁的三角蛇头,就知道这家伙是条毒蛇。若不是我凑巧转了一下头,真的会糊里糊涂死在它嘴里。

    我从后腰拔出消防斧,飞快的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蛇头从树上跌落,无头的蛇身在树枝上痉挛了几下,也随之跌落。

    前面的两人听到动静,回过头,正好看到地上两截的毒蛇。

    他们狐疑的抬头往上看,就看到我那张悻悻的脸。

    两人冲我叫嚷,我飞快的架起猎枪,对准了两人,伸出食指按在嘴唇上。他们的脸色一下子变了,不敢再说话,可怜巴巴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从树上滑下来,大步往前走,两人跟着我走了两步,我转身用枪对准了两人,虽然言语不通,但我的意思他们应该懂了,我并不喜欢他们再继续跟随。

    两人苦着脸停住脚步,焦急的连比划带说,我根本就不鸟他们,扛起枪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刚刚走了几步,我听到石头滚落的声音,抬眼一看,陈丹青和萧宁儿,正在上面的石壁上,艰难的行走着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暖,知道她们并没有在昨晚的坏天气中遭遇意外,一定是看我久久未归,出来寻找我的。

    看到我神出鬼没的从密林里面冒出来,两人惊喜的叫了起来,脸上洋溢着浓浓的欢喜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她们,家里怎么样,大家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结果让我非常满意,狂风根本就无法影响山腹中的房子,只不过淋了一些雨,并无大碍,等到房子真正完工了,就连雨都进不去了。

    我刚刚露出笑容,海滩那边忽然传来几声枪响,不用问,海盗们开始清洗并统治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疑惑的看着我,我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海婆蜜!海婆蜜……”两个学生从密林中跑出来,冲着我们大叫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一头毛色斑斓的猎豹紧追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的身体素质还真是挺好的,居然一边狂奔一边还能呼救。

    “往这边跑!”陈丹青和萧宁儿冲着他们用力挥手,我暗暗叹息一声,知道我不出手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枪响,凌空飞扑的猎豹,腰上冒出一团火光,直接从空中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它落地后不停的打滚,鲜血染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麻蛋,一共才两发子弹,又浪费了一颗……我心疼的咧咧嘴,拎着斧子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短暂的搏杀之后,我开始用海事刀剥豹子皮,陈丹青两人,和两个学生也开始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都是空姐,英文自然不会差,只不过没有苏珊那样厉害罢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走到我身边,告诉我那个男生叫路德,女生叫琳娜……

    我翻了翻白眼,说告诉我这个干嘛!

    陈丹青拧了我一把,继续说,那两个学生,请求我们从海盗的手中,把他们的伙伴救出来。

    陈丹青说,两个学生说我是大英雄,昨晚从无耻的船员手中救了他们,又帮助他们度过了暴风雨,这次也一定可以帮他们的。

    我被气乐了,这特么得有多天真,才能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只是送了顶高帽子,就想让我从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海盗手里去救人?

    我脖子上面的是脑袋,不是屁股……

    再说我就算去了,也和送死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看到我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,路德和琳娜着急的说了起来,琳娜眼泪汪汪的,还拉了拉衣襟,露出一大片雪白。

    陈丹青冲我眨眨眼睛,说琳娜说了,要是我可以帮助他们的话,她愿意做我的女人。

    我翻翻白眼,说你告诉她,我卖艺不卖身。

    看到我拒绝的表情,路德急切的说了一句,陈丹青和萧宁儿露出古怪的表情,忍笑忍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路德说了,他也可以用身体做报酬的……”萧宁儿喘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麻蛋,这句话差点没把我恶心吐了,我挥起斧子,斩下豹子的头颅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告诉他们,我们要回家了,他们敢跟上来,这豹子就是他们的榜样!”

    虽然说的凶狠,但陈丹青和萧宁儿两人,却同情心泛滥,一个劲的劝我收留两人,最后磨的我实在没办法,只好带上了两人往回走。

    我们沿着岩壁往回走,途中又经过钓鳗鱼的那块湿地,湿地在昨晚的暴风雨中,也被糟蹋的不轻,树和草凌乱不堪,草地上有很多鸟类的尸体,这也让我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进入湿地,砍了几根长藤,告诉他们,我们多带些鸟回去。

    这些鸟儿都是昨晚被狂风吹下来摔死的,食物安全方面肯定没问题,回去之后烧一锅开水,拔了毛用烟一熏,啧啧,我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咕叽咕叽……地上忽然响起鸟儿的鸣叫声,一只色彩斑斓的大鸟,扑腾了两下,吓了正要去捡它的萧宁儿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只鸟有鸭子那么大,鸟喙是勾状的,身上的羽毛特别艳丽,红黄蓝三色并不相杂,分成三截覆盖在了它的身上。它可能是摔伤了翅膀,虽然对我们恐惧,扑腾两下却飞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货倒是挺机灵的,看到飞不走,居然露出一副可怜相,小眼神很无助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两个学生嘀咕了一句,萧宁儿告诉我,他们说这只鸟学名叫做金刚鹦鹉,是热带雨林盛产的一种鸟类。

    女人天生就对美丽的萌物毫无抵抗力,萧宁儿抱起金刚鹦鹉,求恳的看着我:“陈大哥,我们把它带回去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无辜的摊开手:“本来就是要带回去的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不能吃它,我想……养着它……”萧宁儿拉着我的手,娇憨的说道。

    好吧,这次出门真特么的是收获不菲,带回来两个大活人,还有一个鸟。都是来帮我们分担粮食的。

    让我羡慕嫉妒恨的是,金刚鹦鹉趴在萧宁儿胸口,小脑袋搭在山峰上,享受的不得了……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们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好呢?”萧宁儿兴致勃勃的说道。

    名字……我看看侵占高峰的鹦鹉,撇嘴阴笑了一下:“叫它神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深浓……”萧宁儿蹙眉:“这名字怪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名字只是个代号,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。”我笑眯眯的挥挥手,心里已经决定了,神农尝百草,那么,就让这只鸟担负起同样艰巨的任务吧!以后有不知名的野果,可以让它来试验一下嘛。

    咕叽咕叽,神农仿佛预知到了自己此后悲催的命运,有气无力的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丫就受到了无比盛大的欢迎,几个女人把它围在中间,碰碰摸摸,爱不释手的强势围观。

    可怜我一夜风雨,又经历了这么多的惊险,反倒无人问津……

    我稀里呼噜的吃了几块熊肉,补充一下`体力,然后满脸严肃的召开了全体会议。

    首先,我先警告了路德和琳娜,我们的团队不养闲人,以后必须要参加各项劳动,同时,有什么特长要说出来,便于我分配任务群。

    让我哭笑不得的是,这两人居然是马拉松爱好者,难怪我跑了半天都甩不脱他们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们都是怀森的学生,生物系的,对于一些动植物的研究,比我们要懂得多一些。

    处理完这两人的事情,我把海盗到来的事情说了,主要是告诉她们事情的严重性,那些海盗和怀森他们不同,这些人武器精良,天性喜欢冒险,只怕很快就会探索密林的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比较隐蔽,他们很难找到,但是小心一点还是没错的。从今天开始,除了我和路德,其他人暂时不要离开洞天。

    我会带着路德,负责物资的采购,还有洞天的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散会之后,休息了一会,我带着路德出发了。

    我们要去海边,看一看海盗们有什么下一步的行动,顺便带些海水回来制盐。

    在几个女人千叮咛万嘱咐之下,我扛着只有最后一发子弹的猎枪,和路德一起出发了……

    我们两个很快来到了海边,趴在一块石头后面,看到船上的情景,我们两个全都惊呆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