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4章 船上变故

    “康忙北鼻!”我在水中对苏珊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苏珊格格笑着,像蛇一样潜入水中,下一秒,她从我的身前钻了出来。高高挺起胸膛,胸口的几片芭蕉叶,随着她的动作不停的颤动着。

    她巧笑嫣然,美眸中盛满浓浓情义。痴痴看着我,那充满爱意的目光,反倒令我刚才的炸裂一样的冲动淡了好多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爱怜。

    我轻轻拥她入怀中。抚'摸着她如云的秀发,想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样的你!”苏珊仰起脸看着我,嫣然说道:“这样的你,才配做我第一个男人,也是唯一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?”我说出这三个字就后悔了,恨不得抽自己。

    苏珊却似乎并没放在心上,她的指尖轻轻在我胸口上划着圈圈,幽幽说道:“你一定以为我是个很开放的女人吧……其实,我从来没有过男朋友……因为我一直都是最优秀的,我觉得,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配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承认,像她这种年纪,都已经是心理学博士了,从小到大肯定一直是个学霸。眼光高一点也无可厚非,但是……她跟随古蔺的时候,为什么会没有被他们……

    苏珊简直就是个妖孽,居然轻松的读懂了我的心思,她忽然在我的胸口上,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男人想上我,我和他谈了谈,他萎了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我承认,苏珊确实有这种本事,我心里不禁为那个男人默哀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的男人,一定会是最强的!我的王……”苏珊腻声呢喃着,四肢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住了我,冲着我的耳朵吹了一口气:“你还在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是啊,我特么还在等什么?刚才躺在床上,明明脑子里已经风色幻想了千百遍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我一转头,寻到了苏珊软嫩香滑的唇瓣,含住用力允`吸起来。她发出重重的鼻音,双手在我背上不停的抚`摸,我感觉自己像是引信被点燃的炮仗,再不做点什么,马上就会爆炸了。

    我喉咙间发出一声压抑的嘶吼,抱起苏珊跨出水面,把她推倒在湖边一块平整的石头上,俯身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就在我正要侵略她最后防线的时候,一声闷雷如同在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我吓得浑身一震,抬起头,天空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,闪电在云层中如同银蛇乱舞,轰隆隆的雷声不绝于耳的响起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我欲哭无泪,现在终于明白,浪费时间,真特么会遭雷劈啊。

    我和苏珊贼头贼脑的溜回了藤屋,发现其他几个女人都坐在床上,狐疑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干笑着解释,这不巧了吗,我和苏珊的尿点居然一样,不过没在一个地方解决而已……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冷笑声中,哗哗的大雨降落下来。

    雨水从藤屋的各个墙面钻进来,噼里啪啦的打在地板上。好在我们用鱼皮蒙住了顶子,上面并没有漏雨。

    我们围在壁炉前,外面狂风暴雨,我们身上却是暖暖的,我想起前几夜在雨中的苦逼,不禁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陈丹青狐疑的打量我们,问我们到底干嘛去了,我自然是咬紧牙关不承认我们做了什么,事实上本来就没来的及做什么。

    李美红真是善解人意,岔开了话题,说起房子的后续建造,总算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各抒己见,兴致勃勃的探讨,不知不觉的风歇雨止,我也困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清丽的阳光透过藤屋缝隙照进来,斑斑点点的光束中,细细的微尘自在飞舞,雨后的天空,像是水洗过一样澄澈,我心情大好,翻身而起,外面的几个女人已经开始在忙碌了,有的在编织藤,还有的在做早点。

    我走出去,舀了一木勺菌汤,喝了一口,咋咋嘴巴:“淡了点!”

    做饭的是古蔺那边过来的女人,名字叫做郭晴凝,她解释说,已经把最后一点海盐用光了,还没来的及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心里盘算着,今晚要去弄点海水回来熬盐。盐这个东西,是必不可少的。只不过怀森他们把守着沙滩,白天去会很麻烦,只有夜里偷偷摸摸的去一次了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,本来还打算今晚和苏珊,把昨晚没来得及做得事情做完呢……

    白天,我没有再出去,而是用斧子凿出了几个池子用来蓄水。昨天取水的经历让我想起来还心有余悸,这原始丛林中确实是步步危机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白天树木水分蒸腾,夜间降温之后,多多少少的会来一场雨,修好了蓄水池,雨水再用岩石和木炭过滤一下,完全不用再冒着风险出去打水了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依然在加紧编织着藤屋,在我们的忙碌中,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天黑之后,我拎着熊膀胱和斧子打算出发,临走前,我想了想,又顺手背上了那把猎枪。

    我打算怎么也是去海边,不如顺便上去邮轮转上一圈,看看怀森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,如果可能的话,再顺手牵羊一些物资回来,上次的口红眉笔什么的,就让几个女人高兴的不得了,这两天她们编房子这么辛苦,应该慰劳一下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之后,我从岩壁上,居高临下的俯视邮轮,原本灯火通明的邮轮,此刻却一盏灯都没亮着,月光的照耀下,好像一头疲惫不堪的巨兽,默默蹲伏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我猜想,这些人肯定已经意识到,救援难以联系到,所以才开始停止铺张浪费了。

    我顺着上次进入的水密舱,再次进入了邮轮里面,我贴着舱壁摸索前进,忽然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味道我相当的熟悉,这是鲜血的气味。

    我惊疑不定的停顿了一会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我继续前进,走了几步,脚下忽然踢到一个软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脚感,很像是……人体!

    我屏住呼吸,紧张的心都快从腔子里跳出来了,但是并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弯腰摸索了一下,手上沾到了黏糊糊的东西,浓重的血腥味直刺鼻腔。

    是个死人!我惊疑不定的在他身上摸索了一阵,居然找到了一个打火机。

    卡吧一声,昏暗的火光亮了起来,我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脸孔。

    我对这个死人有印象,他应该是一名学生,当初在船上的时候见过他。他的胸口破了一个窟窿,鲜血还未完全凝固,惊恐和愤怒让他的脸孔扭曲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心中涌起强烈的好奇,这船上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这个学生会被枪杀?

    我更加小心的前行,在靠近检查舱门的地方,又发现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的喉咙,几乎被刀完全割断了,脑袋和身体只有薄薄的一层皮肤连接着,所以他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歪头看着我,我看清了这人的脸,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个死人,居然是怀森……

    我敢肯定,船上一定出了极大的变故,就连领导者怀森都被杀死了,那其他人……

    我轻轻推开舱门,外面的过道上,倒是不那么漆黑了,因为有隐隐的光线,从斜对面一间舱房下方的门缝里泄漏出来。

    和光线一起钻出来的,还有啪啪啪的撞击声,肆无忌惮的狂笑,尖声的哭泣……

    我悄悄走上去,把耳朵贴在房门上,里面很乱,有人在叫嚷什么,可惜我听不懂。

    我决定进去看看,身上的那把猎枪,虽然只有两发子弹,却也给了我最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这船上发生了什么变故,我并不清楚,但是这船上那丰厚的物资,值得我冒险搏一搏。

    我用海事刀,撬开了舱门,举起猎枪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情景,看的我当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,各自压着一个赤果的女人,正在拼命冲刺着。

    靠墙的地方,有一圈被五花大绑的人,男人女人都有,嘴里都被塞住了。

    我冲进来的动静,让所有人都惊呆了,那三个男人停止了冲刺,回头错愕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有点印象,这应该是原本邮轮上的船员,被绑在墙边的,则是那些学生,那么事实就很清楚了,学生与船员之间发生了什么,结果人数少的船员反而占据了上风,杀死了怀森,把学生们都控制了。

    我用枪顶着三个船员,让他们相互把自己绑起来,随后我并没有给学生们解绑,而是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语言不通实在是最大的障碍,我们费了好大劲,足足一两个小时那么久,我才终于明白,邮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

    原来,久久不能恢复通讯求救,大家的情绪都变得焦灼起来,船员提议,让大家以后尽量不要浪费资源,却没有得到怀森的同意。

    双方的关系变得有些裂痕。

    真正的导火索是在今天下午,一个船员喝醉了酒,调`戏一名女学生,反而被女生的男友和几个同学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常年浪迹海上的水手,哪有什么好人,他们三个不肯咽不下这口气,再加上以往的摩擦,他们悄悄带着枪,趁着吃饭的时间,忽然暴起,杀死了那个女生的男友,杀死了怀挺,把所有人捆了起来,然后拉了三个垂涎已久的女生……

    就是我现在看到的这一幕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