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3章 密党银币

    这黑影的速度太快,仿佛一抹黑烟,乍现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似乎是个人形。但我也不能太肯定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,声音带着几丝颤抖。

    我以为见鬼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回应,我瞪大眼睛看着那棵大树,努力克服心里的恐惧。咬牙攥紧了斧子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在树前面立定,微微弓起身体,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依然没有回应。一股被蔑视的情绪升腾,驱走了我心中的恐惧,我用力一蹬地,如同离弦之箭,瞬间冲到了树旁,斧子高高扬起,却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树后没人,连鬼影都没一只。

    我绕着树转了好几圈,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找了个遍。

    啥都没有,地面和草丛,完全没有被践踏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难道,是我刚才眼花了,或者是最近太累了,产生了幻觉?

    可刚才那种被窥视如芒刺在背的感觉,是如此的清晰,让我始终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我被这件事情,弄得心情低落,也不想再去探索周围了,我拎着斧子往回走,打算回去拿了鳗鱼皮肉,回转洞天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始终高度的警惕着,但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,再没出现。

    我很快回到了悬挂鳗鱼的地方,看到树上的情景,我浑身的血液一下子涌上了脑袋,呆呆的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我记得很清楚,刚才我用鳗鱼皮包裹住了鱼肉,悬吊在树上。可是此刻,鳗鱼皮还在,却全部被打开了,里面的鳗鱼肉都不翼而飞了……

    煦暖的阳光透过林叶间隙,照在我的身上,我却觉得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我用藤系住鱼皮,要想解开而不是直接破坏那些绳扣,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能做到,即便是和人基因相似度最高的黑猩猩!

    联想到刚才那个神出鬼没的黑影,我感觉自己的汗毛都快炸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谨慎的走向鱼皮,草丛中,忽然有一个东西闪了一下光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上前,用脚拨开长草,一个银色的圆圆硬币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我弯腰捡起来,这玩意挺沉,大小类似于常见的一元硬币,可是上面的花纹,却要繁复精美很多。

    这硬币的正面,是一栋建立在山巅的欧式古堡,应该是出于名家之手,连我这艺术细胞缺乏的人,都能从图像上,感觉到建筑的宏大霸气。

    银币的背面是很多繁复的花纹,中间嵌着一行6的飞起的花式英文,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分辨,好像写的是——TheCamarilla。

    我死死盯着银币,它在阳光下反射出灿灿的光芒。我敢肯定,这东西绝对是刚刚才落在这里的,否则雨水侵蚀和风尘,早就把它变得腐朽不堪。

    这难道……是刚才那个黑影遗落下来的?

    这岛上,除了我们和怀森他们,难道还有其他人?

    我反复思考着,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洞天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啦!”萧宁儿第一个发现了我,娇憨的指着前面:“你看!”

    一个好像蝈蝈笼子那样的建筑出现在我的面前,只不过比蝈蝈笼子大很多倍,透过稀疏的洞眼看进去,里面有桌椅和床,看上去满精致的,就是网眼大了点。

    虽然心事重重,我仍然强笑着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,翘起大拇指:“好厉害的样子啊!”

    “虚伪!”陈丹青撇撇嘴:“其实你心里真正的想法是,这东西四面漏风,怎么住啊!”

    我被她说中心思,干笑两声,却发现安琪和李美红一脸憋不住的笑意,我立刻明白了,她们应该还有比较高明的手段没施展,现在我所看到的,只是一个雏形。

    要在以前,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骗出她们的秘密,但现在我真没这个心思,我对苏珊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跟我走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在众人狐疑的目光中,离开众人远远的,我从口袋里掏出那枚银币,问苏珊认识不认识。

    之所以只和她一个人说,是因为她的智商让我比较服气,而且那个黑影太诡异了,我也不愿所有人都知道,引起大家的恐慌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!”苏珊看着正面的城堡图案,赞不绝口的称赞,可是当她把银币转过去,看到背面那一行英文之后,她的脸色变得错愕而惊讶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这东西,你从哪里找到的?”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杀死鳗鱼,一直到发现这枚银币的所有经过,事无巨细的全都告诉了她,试图借助她的智慧,发现一些我无法想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TheCamarilla,是密党的意思。”苏珊把她的手放入我的掌心,我感受到她纤细手指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密党?”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,却一时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该隐因为犯下杀害亲兄弟的重罪,遭到神的放逐而成为第一代血族。该隐有十三人孙子,据说这十三名第三代的血族正是当代十三个氏族的源头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说到这里,声音颤抖的厉害,我一下子想起来了,密党是……

    “十四世纪左右,天主教廷宗教审`判所确知血族的存在,随即大肆进行捕杀。虽然血族拥有异能,但是任何一名血族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全作威胁。血族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。为了适应恶劣的局势,当时的几个血族氏族不得不进行结盟,于是产生了密党盟派。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,也是吸血鬼至今较大的盟派……”

    苏珊说不下去了,娇躯颤抖的厉害,她向前一步,投入我的怀抱中,柔若无骨的双臂紧紧勒住了我的腰。把她的恐惧毫无保留的传递给我。

    女人的孱弱,反而会激起男人强大的保护欲,我搂着她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安慰道:“那只是一个传说,像这种银币,任何一个小作坊都能做出来,也许只是有人和我们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而已!”

    “吸血鬼是真的存在的……”苏珊恐惧的说道:“我在美国的时候,我们学校真的出现过一个吸血鬼,后来被政府秘密杀死,消息也封锁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苏珊对这件事为什么表现的这样激烈,我搂着她,柔声说道:“你说过,我是你的王,若真的有危险,我也会挡在你面前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珊小猫一样蜷缩在我怀里,在我的胸膛上蹭了蹭眼泪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在干嘛?”陈丹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我们两个急忙从大石头后面闪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晚,我在这里等你!我的王!”苏珊暧昧的摸了摸我的胸肌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晚上在这里等我……难道……我赶紧跑到温泉里面,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日头似乎和我作对,走的很慢很慢,我闲着也是闲着,找了一块大小合适的石头,用消防斧上面的尖端,凿了一口粗砺的石锅。

    暮色终于降临,石锅周围的篝火,欢快的跳跃着,里面的汤汁在沸腾,蘑菇和熊肉块上下翻滚,散发出鲜美的味道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着,我也听出一点端倪,她们编织这个房子,外形和功能设计,是李美红的主意,具体的编织手法,则出自于安琪的构思。

    据她说,她采用一种columbia防水布料的编织排序方式,可以最大程度的锁水透气。

    具体的专业数据我也听不懂,反正听起来就是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整个房子的完工,还需要两天时间,我按照安琪的指挥,把鳗鱼皮均匀的铺在屋顶上,她们用藤条编织,把鱼皮压在中间,我们便正式的搬入了新房子。

    清风透过房子间隙,徐徐而来,壁炉里面的木炭哔噜作响,从推开的窗子看出去,星空像是嵌上钻石的天鹅绒,美丽而静谧。

    我侧过头,看了看隔着萧宁儿的苏珊,她冲我暧昧的挤挤眼睛,我胸口的一团火一下子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盼望着,盼望着,好不容易女人们叽喳的声音消失,细密悠长的呼吸声此起彼伏。苏珊无声无息的坐起来,侧头冲我魅惑一笑,蹑手蹑脚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倚着门框,身体扭曲出来夸张的s型,伸手撩了撩头发,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。转身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我浑身的兽血一下子沸腾了,我连衣服都懒得穿了,蹬上鞋子,追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星月光辉洒满地,不远处的温泉中,水波轻轻荡漾,苏珊坐在岸边,双脚没入水中,随手把长发披散开,像是一条美人鱼,笑吟吟的向我招手……

    我三步并做两步,瞬移一样出现在她的前面,噗通跳下了温泉……`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