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2章 独自探索

    虽然我说的豪气干云的,但是除了一把斧子,我们别无他物,想建造一栋房子。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大的问题,还是运输,我们寻找到的洞天,隐蔽是隐蔽了。可是要想把木头运进去,确实相当的困难。

    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运进两根圆木,把我累的差点没尿了血。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几个女人围在我的旁边,都是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她们今天都用芭蕉叶子,把自己的上身遮掩起来,虽然再看不到直接的风光,可是翠绿的叶子掩映之间,红红樱桃若隐若现,反而别有一种诱惑之美。

    “这样子,只怕很久都不能把房子盖起来……”萧宁儿提议道:“不如,我们去前面的岩洞居住吧!”

    我立刻否决:“那个岩洞隐蔽性比较差,别的不说,就是那些小老虎再重来一次,都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安琪嘟起嘴巴:“它们不是怕火吗?我们在洞口生堆火不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火和烟太容易暴露目标,现在这岛上可不是只有我们自己……”苏珊说出了我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大家再次沉默了,过了一会,安琪对我说道:“陈大哥,你能不能帮我采些藤和麻,我想试着为大家编织一些衣服。”

    我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,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丝模模糊糊的念头,我一下子坐了起来,一把扳住安琪的肩头,把她扳过来面对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我瞪大眼睛看着她,吓了她一大跳。

    她怯怯的说道:“我说……编衣服……你不喜欢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不喜欢,他巴不得我们……”陈丹青撇撇嘴。

    我仿佛没听到她们的话,喃喃自语道:“藤甲兵,藤甲兵……我有办法啦!”

    我两眼放光,猛地站起来:“我们不用木头,我们用藤编一个房子!”

    她们惊愕的看着我,陈丹青嘀咕道:“靠不靠谱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靠谱!”我兴致勃勃的说道:“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你们知道吧,为什么诸葛亮用这么狠毒的办法,因为藤甲兵太特么厉害了,刀枪不入啊有木有。”

    “藤甲兵是苗疆荒蛮,那里的气候,和这里属于同一种,他们用藤编衣服,我们用藤造房子……我简直是个天才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也眼睛一亮,李美红连连点头:“这个方法太可行了,我想到一些细节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李美红是一名设计建筑师,国际上拿过奖的那种,我们这架飞机上,坐的大都是社会精英,虽然在野外求生上没人可以和我相比,但他们显然在各自的领域都是出类拔萃的。

    我们烧了几根树枝做炭笔,在地上勾画起来。

    李美红给出了几个设计图纸,她迅速的把握到了这种材质造房子的精髓,轻巧,但是一定要坚固。

    反复协商之后,我们选定了最后一种方案,带点欧式风格的那种。

    所谓的欧式风格,是我们打算贴着石壁建造这所房子,这样在遮蔽风雨方面,能够达成最佳的效果。而且由于头顶的火山洞口是向内收缩的,越是贴着石壁,越是不担心会有落石。整个房子设计有点像那种古堡单独的房间,里面会贴着岩壁,建造一个壁炉。

    我们兴致勃勃的做了决定,立刻开始动工了。藤条的运输就比较简单了,几个女人沿途站好,各自负责一段的运输,很快,小山一样的藤条就堆积在洞天之中。

    在安琪和李美红的指挥下,她们开始编织藤条,我扛起斧子,独自一人前往密林。

    我的任务比较艰巨,我要去狩猎,获取足够多的兽皮,用来蒙在房子屋顶上。

    其实几个女人考虑到这其中的危险性,一致阻止我,但我还是坚持出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光总是比较长远的,我考虑到,我们所储存的熊肉,并不能支持太长时间,而且食品太单一的话,很容易导致免疫功能的下降,在这原始森林里,生了病和等死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除了食物,还有区域的熟悉,既然打算在这一带长久居住,就要对这附近做个了解。就好像我们在城市中搬了新居,也要看看附近哪里有超市哪里有餐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原因,我只能冒险。好在这些天的跋涉奔波,我的丛林生活经验越来越丰富,小心谨慎的行走,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我最需要做的,就是开辟一条取水之路。我们所居住的洞天,什么都好,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水源。

    好在她们洗澡的那条河流,距离洞天并不太远,我用斧子砍掉沿途的杂草灌木,清理出了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沿途我采摘了一些木耳和蘑菇,一路到了河边,我放下斧子,打算洗洗脸。

    鞠水撩在脸上,清凉的感觉遍布全身,我舒服的叹息一声,把鞋脱下来伸入水中,打算洗洗脚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巨大的力量,从我的脚开始,迅速传递到了全身,我整个人一下子弹了起来,直挺挺的仰面倒在岸边,浑身发麻,就连动个小指都不行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震惊的躺在地上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我才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,虽然还是麻木酸疼的不行,但总算可以动弹了。

    我吃力的坐起来,却看到河对岸的草丛中,悄无声息的钻出来一头豹子。

    我心里亡魂大冒,现在的我,只是勉强可以活动,就是来一只侏儒小老虎,我都够呛打的过,更不要说这头凶猛的成年豹子了……

    我屏住呼吸,心里默念着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……

    但是我这样拉风的男人,终究有难以掩盖的光彩,豹子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存在,停住脚步,和我隔河对望。

    估计这货也从来没见过人类,正在考虑这东西好不好吃,能不能吃到嘴里。

    很快它就做了决定,身体一弓一弹,如急电一样冲进了河中。

    它飞快的泅渡,水花在它斑斓的毛色间飞溅,倒映着七彩阳光,就好像死神对我露出的灿烂微笑。

    我吃力的用双臂支撑身体,想要站起来,就算死,也选择尊严体面的去死。

    可是我的身体却一点也不争气,平时可以做上几百俯卧撑,现在却连自己都撑不起来。

    绝望的阴影笼罩了我的心,豹子在水中蓄力,迅疾的窜出水面,身后带起一蓬绚烂无比的七彩水雾。

    然后,它直挺挺的掉落下去,重重的砸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水花翻起,豹子迅速的沉下水,一连串气泡升起后,再没动静了……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什么情况这是……我一脸蒙圈的看着水里。豹子始终没上来,我的体力倒是慢慢回来了。

    水中忽然冒起了一丝血花,迅速的稀释了,几缕豹子的毛发打着旋,很快飘远,我若有所思的盯着平静的河水,好像明白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,打开后,里面有几枚锋利的鱼钩,鱼线上次被我设了埋伏,但是没关系,这密林中有的是长藤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我捉到一只热带雨林独有的动物,鼠狐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和老鼠一样大,尾巴却像狐狸,毛茸茸的挺可爱。

    我用长藤把它捆住,身上别上鱼钩,把它扔进了水中。

    鼠狐在水面蹦哒了一下,迅速的沉了底。

    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,我静静的等候着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我手中的长藤忽然一紧,我用力一拽,水花噗啦啦四溅,一条奇形怪状的大鱼被我拉出水面,只看它那又宽又长的身体,我就能断定,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电鳗!

    我先前无声无息的被攻击,以及那头豹子的离奇暴毙,都是这条鱼捣的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由一阵后怕,上次几个女人在这里洗澡的时候,幸亏被那条蛇吓了上来,若不然,只怕现在她们已经成了鱼食了。

    那条巨大的电鳗被我拉到了岸上,还在拼命的扑腾,只不过它在水里很牛`逼,到了岸上,就任我宰割了。

    我用木棍把它敲死,又用同样的办法,钓上来七八条,看来这段河流,已经被它们承包了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都有一人多长,扁宽而长,我估摸着,它们的皮比起兽皮还要适合做屋顶,至少防水性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鳗鱼的肉,我知道日本人特别喜欢吃,想来也应该没什么危险性。

    我切割了大量的鳗鱼肉,用鱼皮包好,系在一棵树上,然后扛着斧子向前继续探索。

    有了刚才的教训,我前进的更加小心翼翼,沿着河流向上溯源了一会,我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我忽然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就好像被不怀好意的人在背后跟踪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我停下脚步,往后看了看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我继续向前,走了一会,那种被人跟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让我如芒刺在背。我不动声色的掏出海事刀,把铮亮的刀身当成镜子,向后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刀身倒映出一个黑影,迅捷的闪入一棵大树后面,快的如同鬼魅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